【凌李】猫与白鸽14

14


“李熏然,我等你好久。”

如果唐川看到这一幕,不知会是怎样的心情。

这是李熏然醒来时的第一个念头。

唐征云教授,心理学研究所副所长,唐川的父亲,亲切和蔼的唐叔叔,面无表情地站在他面前。

 

李熏然想问些什么,可他发不出声。他被锁在白色的病床上,浑身贴满贴片,有一根金属管插在他的喉咙里。

唐征云手里捏着注射器,表情却无比平静。

“熏然,我很难过,居然是你。”

床边的仪器屏幕上曲线颤动,唐征云瞟了一眼:“想知道为什么?”

曲线疯狂跳跃。

“我在六十岁的时候,突然发现我存在的世界是虚拟的。”唐征云从喉咙里冒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咕噜,“我发现我的记忆是被灌输的,不是我真正活过来的,也就是说,当我存在的时候我就已经是60岁了,创造我的人给了我六十年的记忆,可那不属于我。但这件事没有人会相信,连我自己也不敢接受。”

“这个世界,自存在之日起就已经是现在这样,我们以为的记忆、历史、感情、科学、文化、道德,全都是在某一瞬间被创造出来的,我们所了解的一切全都是假的,那些东西被强行灌输进我们的脑海,使我们深信不疑。”

“包括我发现这件事,也是那个‘创造者’要我发现的,我说这些话,也是那个‘创造者’要我说的。”

“熏然啊,你相信吗?”

唐征云苦笑一声,将李熏然喉咙中的插管拔出来:“喏,这个动作,是那个‘创造者’让我做的,因为他需要你的发言。”

李熏然艰难地清了清喉咙,嗓音沙哑得像被拖在地上摩擦过:“心研实验,绑架杀人,艾瑞克,都是你?”

“是。”

“那我,是什么?”

“你是这个世界的主人公,如果没有你,这个世界就不会存在。”唐征云又拿起了注射器,“我找了很久,研究了很多人,也杀了很多人。什么心研实验,其实是我分辨主人公的过程。我找了一年,从来没想过你,你太普通了,我没想到,没想到。”

李熏然看着他,内心竟是一片平静,好像这个答案早就存在在他心里,只是终于有人将它说了出来。

“太可笑,我碌碌半生,可连这杀人如麻的一年,也都是假的。我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在这一刻找到你,对你说这些话。李熏然,如果我杀了你,这个虚假的世界还会继续存在吗?”

李熏然冷冷地反问:“如果这个世界因我而存在,那个创造者会允许你杀了我吗?”

唐征云凄厉地大笑起来:“你说对了,他当然不会,可笑吗?你的生死不因自然决定,不因你自己决定,只因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创造者决定,他可以随时让你死去,随时让你背叛你一生的信仰,随时让你拥有一切又失去一切。我研究了大半辈子的东西,细想起来什么都没有,我坚守了六十年的品质,一夕之间碎成齑粉,我是个疯子了,可你以为你是幸运者吗?哼,这个世界只是一张纸,创造者要画什么,这世界就是什么,我们?不过是一滴愚蠢无知的墨水。”

李熏然看着几乎癫狂的唐教授,叹了一口气:“我很抱歉,这样说也许不合适,我代那位创造者对你说,我很抱歉。你刚刚说得没错,这个世界只是一张纸,创造者将他的想法和情感画在上面,创造了我们,我们无法控制自己的言行生死,我们代表着创造者的某一种观念和情感。你代表着信仰破碎之后悲伤乃至于癫狂的那一类人,而我现在仍然坚守着我的信仰。哪怕你现在在这里杀了我,世界就此坍塌,我仍然记得这个虚假世界里的每一个人给我带来的幸福感,我仍然相信正义,相信爱,相信在创造者真正存在的世界里有着一切我信仰的美好。”

唐征云冷笑着,却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这个世界不需要他再说什么。

“我不知道这个创造者为什么要因为我而创造这个世界,但我很高兴,我很高兴能这样‘活’一次,哪怕是假的。即使这一切都是虚假的,至少创造者创造世界时付诸的心血,情感,思想,都是真的。”

李熏然缓缓地——完全不符合逻辑地——挣脱了刚刚还紧锁着的手铐,将身上的贴片和插管都拔出来,站起身来:“唐叔叔,我记得你跟我说过多重人格的思想世界,我们的世界可能比那更虚幻一点,也许只是一个很短的故事,甚至只是一个梦。我知道,这个世界即将走到尽头了,可我仍然希望你能有个你所希望的好结局。”

脚步声渐渐近了,唐征云的实验室的指纹锁被轻易地解开,季白、明诚、唐川的身影出现在门后。

唐川从季白手里拿过手铐,亲手给他年迈的父亲戴上:“爸,走吧。”

有些问题看起来很简单,却难以解答,有时花掉一生的时间也不够。爸,你学心理,我学物理,我们研究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想要探寻真理。可当我们最终发现,我们所研究的一切都不存在的时候,我们应该用怎样的心情去面对?怨愤还是绝望?

在另一个世界里,有着将我们作为影子的更伟大的人,能代表他们,我很高兴。

 

李熏然在接机的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凌远,他丢下箱子飞奔过去一把抱住了他的爱人。

凌远有点惊讶,以至于一瞬间忘记了早已准备好的面对久别重逢死里逃生的爱人的演讲稿,只能手足无措地拍拍李熏然的背。

“远哥,我临走之前告诉你,我回来有话对你说。”

“嗯。”

“我爱你啊。”

“你,你也,不,不是,我,我也爱你。”

“噗,跟谁学的结巴?”

“都怪荣石。”

“远哥。”

“嗯?”

“我爱你。”

“我也爱你。”

猫咪从凌远的背包里探出头来,细声细气地“喵”了一声,用小爪子碰了碰李熏然的手背。李熏然笑了起来。

即使一切都是假的,现在怀里的触感和温度,耳边爱人的呼吸和猫咪的叫声,心里翻腾不息的愉悦和满足,也还是都被我这个假人感受到了,这就够了。

我的世界是假的,可是爱这种东西,在真实的世界里一定存在着。

 

明楼坐在唐征云的对面。

“唐教授,我很遗憾。关于这个世界的一切我都知道,但在此之前我不能告诉你。”

唐征云已经恢复了他一贯的温和,即使穿着颜色丑陋的囚服也带着一身学者的儒雅之气:“如果现在可以,我想知道一切。”

“您曾经提出过的多重人格者的第二意识世界和梦境世界理论都是错误的,我们现在的世界是一个真正的人在清醒的状态下有意识地进行创作的,简单来说,你可以理解为这个世界是一篇故事,我们是故事里的角色。你担任的是传统反派的角色,精心设计连环案,最终抓住了主人公,只负责向主人公解释剧情而没有犯罪的机会,嗯,反派死于话多这种套路真是太俗。而我现在,是作为没有戏份的解说员向读者作最后的解说,我和阿诚是另一个没有被写出来的故事,我们在心研所和国安局兼做两份工作,在发现了你的罪案之后,我们一方面暗中收集罪证,一方面努力解救受害者,最终协助季警官和洪警官抓捕了你。尽管我们已经解救了大部分受害者,但你仍然直接或间接地害死了十二名无辜的人,铁证如山,罪责难逃。”

唐征云表情十分复杂,明楼直视他的眼睛:“唐教授,你在记忆里的前六十年,始终心怀大爱,坚守正义,如今用你的爱意惩罚你的灵魂,用法律的正义惩罚你的肉体,我相信你并无异议。”

“我很抱歉。我很高兴。”唐征云站起身来,向明楼微微鞠了一躬,“明教授,再见。”

 

明楼走出警局的时候,看见唐川和明诚并肩坐在对面广场的座椅上。广场上养着许多白鸽,鸽子们不怕人,落在二人的肩头手边,明楼一走进,鸽子们就纷纷扬扬飞起来,在湛蓝的天空下划出柔美的线条。

白鸽是爱与希望的象征,即使白鸽是画出来的,爱与希望仍然永存。


END


这篇文我写了很久,删了五万字,写了两次,由于第二次写的时候原本的脑洞写不出来差点坑掉,但最终有了这么一个结局。

尽管和我第一次构思这篇文的脑洞和结构大相径庭,写得也实在不怎么样,还拖了很久,有很多剧情没有交代,但我所要表达的东西和我最开始想说的仍然一样。

cp是虚幻的,文是虚构的,可我们的爱是真的,它给我们带来的快乐和改变也是真的。能在这里留下一点微不足道的痕迹,我很高兴。

这个结局和昨天的 @楼诚深夜60分 主题“庄生晓梦迷蝴蝶”恰好契合,冒昧投一下稿,如果不合适请忽略我。


评论(21)

热度(88)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