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熏然的仓鼠

李熏然套圈套了一只仓鼠。一只眼睛又大又圆,胖成芝麻汤圆的三线。

凌远刚开始不会养,买了包花生瓜子,想起来就给仓鼠剥上两个。
可把仓鼠饿得。李熏然家的什么东西容量都特别大。
李熏然跟凌远视频,心疼得嗷嗷叫。你都给它喂的什么呀!
凌远很惭愧。我没养过小玩意儿。

李熏然买的鼠粮到了。凌远松了一口气。一天三顿定时放粮,转眼就没。
凌远挺纳闷,这小东西能吃这么多?
换垫料的时候才发现,人家枕着玉米垫着高粱,小窝里跑轮下藏得满满当当。
是不是该回家检查检查沙发缝和床底?

凌远狠心地把小家伙藏的旧粮全清了。不扔变质吃了拉肚子,要出鼠命的。
小东西站在新木屑上愣了两秒,开始刨。
啥也刨不到,气得要命。
凌远想安抚地摸摸它,小家伙一口咬住他指尖。指甲尖一个小坑。
凌远心有余悸地列了一张零食清单。今晚就买。

仓鼠刚开始被瓜子喂惯了,每次放粮,首先扒着食盆找瓜子。瓜子是没剥好的,小东西两爪抱着啃,很珍惜地把瓜子仁藏在颊囊里。
好东西要留在被窝里舒舒服服趴着吃。
凌远想起来枕头底下的油指印。

仓鼠玩跑轮,小声地呼噜噜响。
凌远忍不住去看。
小家伙很努力地演。跑一会儿,下来刨几下,往颊囊里塞几粒粮粒儿,继续跑,再下来往木屑里钻钻,抱住一粒玉米,荒野求食似的。
据说仓鼠不跑跑轮容易得笼瘫病,要不家里也买个跑步机?
嗨,算了,他也够累了。
但是跑起来真的可爱。
还是买吧。

凌远偶尔也还剥瓜子。仓鼠一听见咯哒声就爬起来扒在笼子边,眼巴巴。
喂一粒,塞进颊囊,眼巴巴。
再喂,塞进,眼巴巴。
继续喂,塞,眼巴巴。
凌远不敢喂了。
仓鼠很委屈,钻进窝里,给凌远一个屁股尖。
别生气啊,吃多了上火。

李熏然终于回来了。
凌远松了一口气。
两只仓鼠一起吃瓜子。
少吃点,上火。
两只仓鼠一起拿大眼睛看凌远。
凌远去厨房削了个苹果。
两只仓鼠一起双爪抱着苹果,咔嚓咔嚓。
这不就不上火了嘛。

凌远上火。

评论(24)

热度(356)

  1. 未风于照 转载了此文字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