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怕不是要凉……
周六研究生考试,但我突然回头看起了楼诚。
想搞周贺,《意气风发》又名装逼犯改造计划。我真是太喜欢他们俩骚气蓬勃凶悍外露指点江山意气风发的样子了。
答应给我茶写“凌晨大排档砂锅麻辣烫铁板鱿鱼关东煮掌中宝藤椒鸡小哥之间的爱情故事”。
想写一个温柔的老去,半老未老,体力不支而任务不减的那一种,累却睡不着,也不敢喝酒,在夜里睁着眼睛聊一点过去的好事情。
想写杜方,受尽委屈还可以入他怀抱,被他手忙脚乱擦掉眼泪,用傻乎乎的粗话小声地哄。然后笑着站起来,去做下一件事。
想写杜方,从小捧起,要他受尽宠爱要他任性刁蛮要他英姿勃发要他光芒万丈,但他还是长成原来的样子,温柔安静,无一不好。
想写庄赵,《连名带姓》,一个逃,一个想,逃的逃不掉,想得想不及,最后仓皇遇见,只得一切作罢。
想写荣霖,“我把你脸上油彩擦掉,过去的事就算全都干净了,不许再想,从此安心在我这里,要做什么都可以。”“做你在做的事也可以?”“可以。”
想写个很天然渣的故事,死缠烂打撒娇耍赖无所不用其极地要爱他,千辛万苦捉到,却又失去兴致,“只喜欢他高傲冷淡目中无人的样子”,也是真的喜欢。然后被狠狠惩治。“做渣男可没那么容易。”然后把渣男亲手掐死(不。
还有答应慕似很久的时空扭曲,杜方何范,老杜和范川被扭到一块,怎么也不来电,睹面思人回忆杀。

这么一看还是去好好学习比较靠谱。

评论(10)

热度(12)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