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计划

大后天考试,今天实在有点全脑懵逼,写个无脑小段子安慰一下自己。

稳住,我们能赢!

加油阿照你是最棒的!

相信自己考试也爱你!

一个江苏人怕什么考试!

别怂就是上啊!


明诚的窗户朝南,床头在西,每天早上醒来伸手拉开窗帘,阳光就肆无忌惮落在浅黄色纯棉被面上,于是一整个早晨都明亮温柔。

今天明诚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不想起床。

三年前的这一天,明诚发誓要表白。台历上用荧光笔画了一个大大的圈。

如今死到临头。

其实他并非没有准备,三年来他可以说是孜孜不倦处心积虑。可在这样一个最普通,毫无凶兆的早上,他忽然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全无意义。

说起来可笑,他甚至做了报表,可那样一个人又哪里是数据分析能理清的呢?

 

明楼的电话正好在这个时候打过来,声音里带一点不自觉的笑意:“还睡懒觉呢?”

明诚开了免提,从枕头里飘出一声拉得长而软的“嗯”。

于是明楼轻轻笑出声:“多大人了,还撒娇。”

“我没有。”明诚翻身坐起来,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开始解睡衣的扣子,熟练地扯了个谎,“昨晚没睡好,早上有点头疼。”

“怎么了?你不是刚考完试,还有什么可愁的?”明楼听起来正在吃早饭,杯子放在碟子上发出一声轻而脆的响。

他们很习惯于一边打电话一边做些很日常的小事,这是明诚千辛万苦密谋的结果,好像这样就算提前共同生活了似的。明诚往脑袋上套毛衣,拿一声苦笑作回答。

一时两个人都没再说话,明楼咬一口面包圈,明诚穿好外套。

“哥,你打电话是有事?”

“没事就不能打?”

“啊,可我还没有刷牙。”

“那你去刷啊。”

挂着电话刷牙是怎么个事儿?纵是明诚缺乏害羞的功能,也觉得太过于微妙:“那我收拾好去找你?”

明楼漫不经心地问他:“嗯?来吧。今天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去?”

“我说了啊,来吧。”

 

明诚走在路上的时候又抑制不住地丧起来。这种状态有点像大考前,准备了很久,讲义背了很多遍,练习题做到几乎条件反射,可心里还是有个黑窟隆咚的无底洞,觉得自己临场必死。

稳住,我们能赢。

加油明诚你是最棒的。

呸。

明楼简直是葛军出的卷。

地狱加强版。

 

明诚站在明楼的门口用力吸了一口气,刚呼到一半,门开了。

明楼诧异地歪了歪头:“你见到我还紧张了?”

明诚睁着圆眼睛不答话。

明楼把他拉进来,按在餐桌边。桌上有牛奶和甜甜圈,一个巧克力的一个蔓越莓的。早上习惯吃甜食大概是明楼的一个反差萌点,威严端方的明大教授对此的解释是甜食使人精神振奋。明诚今天心虚,胸腔里有一条青龙翻江倒海,有点说不出话,只能低头用三只指头小心地反着拈起蔓越莓味的,避开果酱咬了一口。

明楼撇嘴:“家里没别的,你将就点吧。”

明诚木着脸看他一眼,把果酱也咬进嘴里,反正今天吃不出味来。

明楼满意地抿出一个很浅的一字笑,拉开公文包,等明诚把嘴里的那一口踏踏实实咽下去时,拿出一个笔记本送到他眼皮底下。

明诚吓得当时甜甜圈就掉了。

 

一个A6蓝色针织封面定页手帐本,明诚的bullet journal。

每一天的最高级任务里都有两个字,明楼。

 

“你翻开看了?”明诚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来。

明楼很坦然:“当然。”

明诚没胆再往下问了,说好的砍头,上了刑场才知道是凌迟。

但是明楼却并不继续审问他,反而拿起了盘子里被咬过两口的甜甜圈:“这是我最喜欢的口味,你不吃我吃了啊。”

明诚眼睁睁看着他在自己咬过的地方缓慢地坚决地咬了一大口。

 

过了半晌明诚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看到里面的内容了吗?”

明楼点头:“嗯,做得很漂亮,花体字写得很好。”

明诚松了半口气,却有点儿失落:“嗯,我练了两三年。”

明楼接着说:“我觉得里面写得最好的还是明楼两个字。”

明诚差点跪下。

“你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这不是一句审问,因为明楼眼神温和,语气也轻快,带着惯有的笑意与宠爱。

明诚舔了舔唇,他昨天唇上裂了个口子,刚刚一吓,又给咬破了,有点甜腥味。他在这甜腥味里斟酌着语句。

明楼反而似乎有点等不及了。“说什么都可以。”

“说什么都可以?”明诚木讷地重复,“当然不行,我……”

“什么都行,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

“嗯?”圆眼睛飞快地眨动着,有点转不过来。

“你只要不紧张,一定能明白我的意思。”

“不,我很紧张,我不明白。”这种时候意外的坦诚也很可爱。

明楼叹了一口气:“明明是你计划要表白,现在是反悔要我先说?”

“不不不不不……”两片薄薄的嘴唇颤得像蝴蝶的翅膀,“我先我先。”

“您请。”明楼笑起来。

“那个……不是……我……嗯……”明诚差点要打自己的脸,他向来干脆,从没在一句话里说过那么多语气词。

明楼把牛奶杯子推到他手边:“不急,要不你再想想。”

这简直是恶意地逗弄了。明诚看着他气定神闲的样子突然有点生气,他难道是看戏的局外人吗?愤怒使人冷静,明诚把跳到嗓子口的心丢回胸腔,深吸了一口气。

“这个计划是三年前就开始的。”

明楼挑眉。

“我很喜欢你。”

明楼微笑颔首,似乎在等他说下去。

但明诚已经说完了。他拉过明楼的领子,在那张菱形的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然后把舌尖探进去。蔓越莓的甜味。

明楼瞪大眼睛。

在明楼的计划里,先亲吻对方的人应该是自己。


评论(18)

热度(156)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