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关周】烟灰

给我的 @茶见云 ,你啥时候写好啊你的下水道


周巡仰头躺着,毫不掩饰地把自己全然敞开,一双长而劲瘦的腿松松垮垮地搭在床沿上。他抬眼看关宏峰,眼里是从没打算掩饰的爱意和怀疑。

关宏峰于是又去亲他,亲他蓬松而卷的刘海,亲他平直的眉,亲他水润的锋利的眼。

周巡闷声笑,气儿打在关宏峰脖子上:“老关。”

“嗯。”

然而他又不打算往下问了,只是把腿轻巧地抬起来圈住关宏峰:“还有劲吗?”

这种问题是不能问的,哪怕身上趴的是个动手界的棒槌。关宏峰本来已经打算拥他睡觉,于是顺着伏下去的动作按住他肩膀,像一脚踩进将融的雪地一样埋进周巡的身体里。两个人同时深吸了一口气,又同时隐秘地多笑出一点弧度来。

关宏峰给周巡一点时间,周巡用它颤颤巍巍地点了支烟。

关宏峰动起来,周巡把烟吐进他锁骨窝里。

“呛。”

“爽。”

汗湿的卷刘海掉下来,搭在泛红的眼上,让周巡看起来脆弱又野性,关宏峰见不得他这种样子,伸手帮他拂到耳侧,却因这个动作生出一种奇妙的柔软感觉,好像他们真的可以永结同心长长久久。

关宏峰自认理性得超乎常人,然而在这安静的烟雾缭绕的瞬间他突然陷入昏了头的意乱情迷。他想说出来,想拥抱周巡,想把自己无限地溶进周巡的身体里,想如周巡一般疯狂又坦然地把一切都捧给周巡看,想把自己撕开,想把所有不能说的事全都撕出去留一个全然敞亮干净的关宏峰给他永生永世的爱人。

周巡闭着眼睛皱着眉,没出什么声,可呼吸却甜腻得好像快要化掉。关宏峰俯身吻他发顶,吻他耳尖和锁骨,贴着他的动脉极低极低地出了一句气声:“我爱你。”

关宏峰想周巡一定不会听见,可如果可使他的血液知道,那奔腾温热的鲜艳液体会带着这句话流过他全身,从此他每一寸皮肉脏腑都沐浴自己懦弱又深沉的爱,而他本人不必了解。

 

但周巡听得特别清楚。

说来可笑,哪怕在这种时候,周巡也始终让自己清醒着,像面对通缉犯近亲,关宏宇的潜在包庇者那样清醒着。一半沉溺情欲,一半冷眼旁观。其实这清醒也有点他自己也没发觉的私心。在关宏峰这里,他看起来从来都是付出太多而回报太少,这点清醒就像旗帜,标志着关宏峰爱他其实比他爱关宏峰多。

然而旗帜被这暗潮汹涌的三个字冲得支离破碎。

他咬着牙说了一个操字,烟灰抖落在关宏峰肩上。那里很快红起来,周巡盯着那片小小的伤痕,胜利地微笑了:“老关,我以后总算能永远认出你。”

关宏峰眨了眨眼睛,仿佛清醒了一般迅速回到他惯常的脸色去。于是周巡也转回他原本的那种温柔而满不在乎的神色去。烟头摁灭在玻璃杯沿,烟灰从关宏峰肩上落下。刚刚那一分钟像烟头上一闪而过的火星,谁也不会再提,可吸进肺里的黑会永远沉淀在那里,除非掏心挖肺,否则埋藏到死。


评论(8)

热度(56)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