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把自己埋在这里,像鸵鸟,企图隔绝掉不想看不愿想的东西,也确实有效。
刚刚看视频,是荣石的一个镜头,他转过脸,带一点点笑意,眼神温和又安定。我突然觉得他美得陌生。明明早已习惯他们的美,回头看去却觉得遥远遥远又遥远。
天黑下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现在的人生也如同那个眼神一样遥远。看起来是我的,安定的,富足的,可我知道离我有多远。我站在梦境的边缘。
我想起来大约两三年前我做过一个梦,自己站在虚无空间的边缘,眉目寡淡,退无可退。原来就是现在。
我其实在努力地同自己和解,一边和解一边执拗,宁愿做一名受害者,却又自知一向是我欠的太多。
在看到那个陌生的美丽的荣石,以及无数的陌生美丽的明楼明诚方孟韦萧景琰蔺晨的时候,我想我该真的告别了。
旧钟里的火烧到了血河,我终于意识到其实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他们两个人,两个美丽的陌生的我从来不曾试图去了解过也绝不会了解的人。我只是寄托我自己的愿望,有点可耻。但我曾经认真,我很高兴。

评论(9)

热度(10)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