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闲〗五月【越恭】

赠 @农夫三泉 大大

捏脸梗借了大大的画http://violet19951025.lofter.com/post/eba77_7828ad7,但是写得一点都不萌……

 

五月的草木茂盛,屠苏兰生换了新衣,尤其是兰生,整天美得不行,在天墉城炫耀了一圈不够,天天念叨着想往外跑。少恭本来是怕热懒得动弹,耐不住兰生又捣乱又卖萌,挑了个凉快些的天儿终于答应了带他们去踏青。

一早兰生就抱着衣服乱蓬蓬地往少恭屋里跑,非要少恭给他梳个好看的小鬏儿去配他的新衣裳。陵越去做早饭,少恭歪坐在床头,微微眯着眼倚着墙给兰生编了一溜小辫子,在发顶用小银冠儿束好,小青衫儿穿正理平,背着小挎包倒十足十像个小书生。屠苏端着托盘进来,穿着一身束腰暗红银纹衣,刘海都梳上去,绑了个干净利落的高马尾,看起来比往日里更精神俊朗。少恭站起身,想了想,将头发也都梳上去,换了身便于动作的束腰白衣,整个人修长纤瘦。他极少用这样的打扮,进门时陵越看得一怔,嘴角竟足足弯了一顿饭的工夫。

吃完饭陵越正待收拾,少恭扯了扯他袖子:“屠苏兰生去收拾吧,我给你梳头发。”屠苏收了碗,兰生也兴冲冲过去帮忙,想着可以快些出门。陵越的头发在天墉城向来是一丝不苟全数梳上去,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笑不笑都透出那么几分凌厉严肃的味道。少恭拆了他头发,一下一下先梳顺,不知怎么突然低笑起来,陵越头发被他握住,没法转头,问他:“怎么了?”少恭忍着笑意将梳子一顺到底:“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堂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陵越也笑:“少恭从哪里听来?”“我曾经渡魂到女体,出嫁时好命婆为我梳头时这样唱,但是没有唱完。”陵越反手去捏了一下他手腕:“那今日你可唱完了?”“唱完了。”“那这一世便照这么唱的过下去吧。”少恭将发带缠紧,低头在他鬓角吻了一下:“好。”

兰生屠苏快快地洗好碗筷便跑过来瞧,陵越被少恭绑了个高高的歪马尾,圈了一半,鬓边垂了两缕发丝,衬得整个人都柔和活泼起来。兰生歪头看了一下:“爹爹这样看着舒服多了,平时好凶的。”陵越想找镜子,兰生却忙忙地拉陵越的手:“好看的,不要照了,走啦走啦。”

 

因是为了踏青游玩,并没有御剑,一家人慢悠悠徒步往山下走。天墉城本就是灵气聚集之地,不说鸟兽,便是花草也比别处更好看些。兰生又蹦又跳,边跑边笑,看什么都好玩,一路上拈花折柳,自己做了个小草环顶在头上,又给屠苏也套了一个。屠苏原本皱着眉头想拿掉,少恭端详了一下,笑道:“屠苏这样倒是很好看,不必拿了。”于是屠苏也就这么顶着,有点别扭地继续走。少恭一时兴起,从屠苏的花环上摘了朵小花别到陵越的发圈上。陵越无奈地摇摇头,从他眼里看到自己,半长不短的两缕头发垂在脸旁,看不清后面的头发,模模糊糊倒像是发髻。他悄悄凑到少恭耳边低声笑:“今天是真打算让我做你的新嫁娘?”少恭侧了脸看他:“我到天墉城至今也没有成亲,今天补我一个也不算委屈。”兰生瞧见一颗大歪脖子树,非拉着屠苏去爬,陵越看他们走远,偷偷在少恭脸上啄了一下:“那要不要今晚再补个洞房花烛夜?”少恭瞥他一眼:“怎么?你也想试试给我生个孩子?”陵越伸手握住少恭的细腰:“说起来,都有了兰生屠苏你怎么还怎么瘦?”兰生和屠苏坐在树上晃着腿,大声朝他们喊,少恭白了陵越一眼,推开他去拾兰生掉到地上的小鞋子,抬头给小家伙穿上。

五月的树上结了不知是什么的青果子,屠苏摘了一个,擦了擦就张口去咬,一张面瘫小脸瞬间酸得全皱到一起。他少有这样可爱的时候,少恭飞身也坐到树干的杈上,托住笑成摇摇晃晃一团的兰生,又凑近了去看屠苏。他一凑近屠苏就往后躲,嘴里的酸味没下去,表情异彩纷呈。少恭忍不住伸出手来,戳戳,捏捏,肉嘟嘟的手感好极了。兰生挣开少恭,大喊一声“爹!”便从树上扑到陵越怀里,陵越正在欣赏难得这么可爱的少恭屠苏,一时接得手忙脚乱,让兰生得了空子,捏着他的脸揉揉压压,更是笑得肚子疼。

一片叶子被挣扎的屠苏弄掉,正落在陵越额上。少恭想起那年隐在桃花谷里看见的那一朵砸在陵越额上的桃花,笑着松了手,将屠苏抱到怀里。

不求四条银笋尽标齐,只求与君白头一世,娇儿绕膝。

 

评论(17)

热度(57)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