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成神(4)【何瀚×苏凯文】

苏凯文看着阴影下何瀚的眼睛,扯了扯缰绳,原本乖巧的马儿似乎感受到骑士的慌乱,竟有些不知所措地僵在原地。苏凯文更尴尬了,咬住下唇又扯了一下,马儿居然踏踏蹄子,低头吃起草来。何瀚低低笑了一声,瞟了一眼苏凯文红透的耳朵尖,轻夹马肚子走到他身旁,握住苏凯文的右手:“注意手拉缰绳的方向要和腿脚身体发出的指令方向一致。”手背上传来比自己皮肤稍低的温度,苏凯文低头看见他踏在马镫上的长靴,细长的小腿弧度优美,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何瀚带着他的手扯动缰绳,马抬头走动起来,苏凯文猝不及防一晃,手背上的手掌迅速移到腰后托住。一瞬间说不出的安心。

惊吓后找回智商的苏凯文不着痕迹地从何瀚手里挪出来,回头朝他笑一下:“抱歉。”何瀚缩回手,跟上去和他并肩慢慢走:“以前骑过马?”苏凯文微笑着看向他:“在美国和朋友一起骑过几次。”何瀚挑挑眉,有一点意外:“凯文看起来比较安静。”这句话说得简单,又有点意味深长,苏凯文迅速地做了一下阅读理解:“何总,我们之前只见过两次。”何瀚微微皱眉:“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苏凯文一松胯,马向前快走了两步。何瀚追上去:“但是,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愿意更深入了解凯文更多的面,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苏凯文回过头,眼神里有一点惊讶和困惑。他本以为何瀚是嘲笑他的低级错误,但是今天的脑子不在家,阅读理解做错了。

他给莫名其妙误解了对方还闹小脾气不礼貌的自己打零分,何瀚却给了他一份奖励。

 

何瀚伸手拨开苏凯文压在头盔底下的刘海,语气认真:“凯文,你,介不介意给我们一个互相了解的机会?”苏凯文想问为什么,出口的却是:“我们……现在算是朋友了吧?”何瀚笑起来,幅度很小却露出酒窝:“当然,我的朋友,可以赏脸一起吃个晚饭吗?”苏凯文盯着他的酒窝:“不对,跟朋友应该这样说,‘凯文,晚上一起去吃火锅吧,我发现一家很好吃的店。’”何瀚眨眨眼睛:“凯文,晚上一起去吃火锅吧,我……我不知道哪里有好吃的店,我平时不怎么吃火锅。”苏凯文噗嗤笑出声,露出一排白牙齿:“那我邀请你吧。何瀚,晚上一起去吃火锅吧,我发现一家很好吃的店。”何瀚斟酌了一下语气:“好呀。”

恶意卖萌。

苏凯文心尖儿被那个上扬的尾音颤了一下,又听见何瀚说:“我叫你凯文,你是不是应该叫我……阿瀚?瀚瀚?算了,还是何瀚吧。”

恶意卖萌×2

苏凯文血量告急:“阿瀚,就阿瀚吧。”何瀚点点头:“嗯,阿瀚也很好。凯文平时休息的时候都做什么?出去找火锅店吗?”苏凯文脸红了:“这么说得好像我是个吃货,我很少出去吃的,一个人的时候随便糊弄一下就好了。火锅是我随口说的,我回国之后只去过两次火锅店,都是学生带我去的。”“大学里难得有和学生感情这么好的老师,我大学时候的老师一个都不记得了。”“她们……唉,”苏凯文忍不住扶额,“现在的小姑娘心思多得很……闹得受不了。”何瀚点头表示理解:“你长得太好看了。”苏凯文开玩笑似的白他一眼:“你也笑我……阿瀚,你这么好看,没人追你吗?”何瀚故意冷冷瞥过一眼:“因为这个表情,至今还没有那样的经历。”

何氏总裁最高冷的表情被用来逗自己开心,苏凯文一边笑一边觉得就算这匹马一蹄子把自己蹶下来头朝下脸着地摔死都值了。笑着笑着觉得不对:“阿瀚,你没有谈过恋爱?”何瀚一脸坦然:“没有。你呢?”苏凯文轻描淡写地说:“在美国有过一个,但是他要和我上床,我不愿意,就结束了。”何瀚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苏凯文继续说:“嗯,那个男人教我同性之爱不是病症,是应该被理解和祝福的,但是我还是不能接受太过开放的性观念。对我来说性是表达爱的最高方式,对于异性而言是可以繁衍后代的很神圣的事情,不太愿意把它沦落到最原始的欲望层面,而那个人……还没有到那个程度。”何瀚赞同地点头:“在这一方面我和你看法一致。”

顺便心里默默将战线拉长两倍。反正何瀚最不缺耐心。

—————————————TBC——————————————

评论(29)

热度(67)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