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同生(5)【bill×ben ABO】

拉快时间线啦

 

Bill哑然失笑,盯了阿ben半晌:“傻仔。”阿ben很认真地和他对视:“我不傻,我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bill一巴掌呼到他后脑勺:“知道还他妈胡说。”虽然车上人挺少,但这动静太大,有不少人看过来。车子在站口停下,Bill把阿ben拉下车,阿ben睁大眼睛:“阿哥,还没到呢。”bill坚持把他扯下来,抬头看看车站的牌子:“还有三站路到家,我给你三站路的时间说你的意思。到了家,我们还是亲兄弟。”阿ben可怜兮兮地看他:“阿哥……”bill径直往前走,阿ben咕嘟咕嘟跟上去:“阿哥,你不要找女朋友好不好……你周末有空就回家好不好……上上周,你没有回家,我做了饭也不想吃,上周,你又没有回家,我就连饭都不想做……你说你有女朋友,我就觉得好难过……觉得心被切成两半,一半被人抢走了,剩下的一半掉在地上都碎了……你说没有,我又觉得心长回来了……我从小到大都跟你一起……你高兴,我也高兴,你难过,我也难过……阿哥我好喜欢你……”他说得语无伦次,衣角在手里搅成一团,露出运动裤的松紧带。Bill瞟他一眼:“这才四百米,我是不是留多了?”阿ben嘴巴委屈地嘟起来,下巴皱皱的。Bill叹了一口气:“你看,你喊我阿哥,喊了十九年。我们从在阿妈肚子里就挤在一起,我抢了你的路,让你和阿妈多受了四个小时的苦,叫你出生时缺了氧气,没有普通孩子那么机灵,连性别我都比你占优势。阿妈从小到大,总是叫我让着你,照顾你,对你好,带你回家,我把好吃的好玩的都给你,她才高兴,对我笑,夸我。我慢慢就觉得照顾你是应该的,对你好是应该的,什么都是应该的。但是你要知道,没有什么是应该的。我和你一样大,论苦论累我不比你少吃,爱我也没比你多得,你又为什么要我一生一世围着你转?为什么你说一句喜欢,就要我一定接受?你说心被人抢走一半,可是这也许只是你因为血缘关系习惯依赖我,你要记住啊,我只是你阿哥,不是你的心,也不能做你的心。”bill从来没有跟阿ben说过那么多的话,阿ben一步一步地跟着bill,头越来越低,无话可说。

前面是下一个公交站台,bill拉着他走过去等,一辆公交车正好过来,载着他们安静地走完了剩下的两站路。

他们沉默并肩走到家门口,bill掏出钥匙打开门,正要进去却被一股大力扯回来按到门外的墙壁上,阿ben红着眼睛把他按住,飞快地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然后他兀自进了门,背对着bill抹了一把眼睛,回头咧开嘴朝bill笑:“阿哥,我去给你做饭!”然后像往常一样蹬蹬蹬跑进厨房。

Bill站在门口愣了半晌,顺着墙壁滑下去,把脸埋在膝盖中间长出了一口气。

他把自己刚刚那番话又想了一遍,觉得句句错。只有一句不错,他是他阿哥。

 

傻仔的头发留长了一点,软软的,不像bill支楞楞刺叨叨的板寸。

傻仔自己去买了宽宽松松的小熊小狗小兔子的连帽衫,不像bill扎在裤腰里的衬衫。

傻仔见人就笑,咧开一口大白牙,酒窝深深,不像bill冷冷的,又带一点男人堆里养出来的痞气。

傻仔再也不在bill面前哭,bill回家就照例给他做一桌爱吃的,bill不回家就在电话里笑着说“阿哥好好照顾自己。”

原先那家货运公司倒闭了,傻仔重新换了个货站,工资高了一点,也没有以前那么忙。Bill找不到那个货站的地点。

傻仔在他们的屋子里放了些bill眼生的小玩意,慢慢的bill觉得整间卧室都陌生。

傻仔故意把屋子,把自己,都渐渐变成了bill陌生的样子,温水煮青蛙一样,等bill毕业了,反应过来,已经失去了发言的时机。

有些时候,傻仔真是聪明得过分。

 

Bill在警校的成绩很好,毕业后进入了香港西九龙重案组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三合会就是俗称的黑社会,这里的旺角、油麻地、尖沙咀,商业旅游都十分发达,黄、赌、毒、夜生活更是如蔓丛生,犯罪率较之其他地区高出不少。重案组的一个案子常常要纠结好几个月,bill早出晚归已成了家常便饭,和阿ben的交流也少到可怜。

唯一的好处,就是bill的高工资使得他们的生活开始变得富裕起来,小屋子里的破旧家具都换掉,全部装修一新。无事的时候,他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为狗血的剧情笑一笑,为喜欢的球队欢呼一声,总好过相对沉默等天黑。

————————————TBC————————————————

评论(54)

热度(96)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