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成神(5)【何瀚×苏凯文】

啊,说开了,可以大肆放糖了!

 

周末的学生多,说好的火锅店满了座,苏凯文摸摸后脑勺:“早知道就预订个座位了。”何瀚并不在意吃什么,随手发了条短信:“既然满座了那就换一家好了,去尝尝我们新出的红酒牛排怎么样?”苏凯文点点头,又补问一句:“嗯,红酒放得多吗?我不太能喝酒。”何瀚帮他打开车门:“不多,我也不太能喝酒,但是我吃这个是没问题的。”苏凯文坐到副驾驶,系好安全带,突然想起来那天何瀚帮他解开安全带时放大的脸,一时有点不好意思。何瀚注意到他微红的耳朵尖:“怎么啦?”“没事……”苏凯文不自然地扯了扯安全带,当然没脸说。何瀚猜出一点,侧过脸偷偷笑了一下。

何瀚已经定了位置,他们到酒店最顶层的包间刚坐好,开胃的鸡尾杯和奶油鸡酥盒就上了桌。苏凯文拿起刀叉,看到上面精致的银纹,有点惊讶:“我记得上一次来用的餐具没有这样的花纹,真好看。”何瀚朝他眨眼睛:“这一间是我的专用包间,所有东西都是我自己设计的,这个蔷薇花纹,是我自己画的。”苏凯文翻来覆去把那勺柄仔细看了好几遍:“你还会画画哦……”他想到何瀚说的,所有东西都是自己设计的,便抬头四顾。苏凯文平时不怎么挑剔,对酒店的装潢也不是特别注意,现在这么仔细一看才发现简洁的设计里还藏着许多小玄机。
银灰色墙面上绘着华丽的暗纹,蔷薇形状的青铜壁灯柱上雕刻精细的枝叶蔓延到墙壁上,在角落里收了一个漂亮的圈尾。桌子上铺着白色的镂空花纹桌布,四角的流苏顺着线条流畅的桌腿温柔地垂着。何瀚拉开了窗帘,巨大的拱形落地窗使得他们可以看到城市的夜景,他伸手按了一个开关,温柔的钢琴曲悠扬响起,墙面隐藏的细灯闪烁起来,起起伏伏模拟喷泉的样子。头顶的灯光渐渐暗下,墙角的投影仪在天花板上映出灿烂的星空。苏凯文赞叹了一声,何瀚朝他微微笑了一下,打开墙上的暗格点了几下,天花板上出现一行字:“凯文,喜欢吗?”苏凯文有点不好意思,这种行为总有种……追女生的感觉:“很漂亮……”何瀚不说话,继续打字:“愿意成为这里的常客吗?”

苏凯文抿抿嘴,低头去叉鸡尾杯上的明虾,何瀚将暗格合上,坐到椅子上,看着苏凯文等着回答。咽下口中的食物,苏凯文慢慢地说:“我……总觉得你太好了,最开始,我也只是给你指了一下路……”何瀚慢慢尝了尝鸡酥盒:“只是做朋友而已,是我做的不合适,让你有压力了吗?”“不是……唉……你对所有朋友都这么好吗?”苏凯文看向何瀚,“对不起,我的意思是,”他想了半天也没说出到底是什么意思,何瀚轻轻笑:“不是对所有朋友都这么好,凯文,你真的看不出来吗?”苏凯文睁大眼睛,服务员恰好进来,整理了餐具,没有加冰水。何瀚做了个手势,服务员很快上了奶油蘑菇汤,红酒和牛排,推门出去了。苏凯文抬起头看着何瀚:“你刚刚说什么?”何瀚叹了一声:“凯文,虽然有点突然,但是,我想要追你,可以吗?”苏凯文愣了一下,忽然舒了一口气一般笑着摇头:“阿瀚,我觉得你不太像会是一见钟情的人啊。”何瀚学他下午在马上闹脾气的口吻:“凯文,我们之前只见过两次,”又换了自己回答的语气:“但是,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愿意向你更深入地展现更多的面,不知道凯文能不能多看我一眼?”苏凯文居然轻松起来,开始切牛排:“好香,这红酒好棒!”他将牛排放进嘴里嚼,咽下时口齿生香:“嗯,阿瀚,其实我是个恃宠而骄的人,听见你说要追我,反而会放开来。”他又切了一块,咀嚼的时候像小仓鼠:“虽然我不知道一见钟情有没有科学依据,但是,因为我也是这样,嗯,一见到你,就觉得哪里不同,所以我相信,我们应该可以尝试一下相处。”抿了一口红酒,苏凯文似乎有点兴奋:“阿瀚,我很怕暧昧,追求也好,恋爱也好,别的什么,说出来,有个明白。如果说是朋友呢,我就按照朋友的方式同你相处,给的多了,我会怕;如果你说,嗯,这样,我就按这样的方式,可以多接受一点,也敢多给一点……所有事情,都是有界限的呀……”何瀚一边吃一边听他断断续续地说,最后喝完一杯红酒时几乎已经有点醉意,声音软软糯糯的,嘴角的笑也有些傻气,一点也不像先前端庄温和的样子。

他将苏凯文连哄带抱弄到车上,放平躺椅,帮他系好安全带,在驾驶座上长出一口气,噗地笑出来。苏凯文,苏老师,又认真又可爱,不隐藏,不夸张,温柔利落,到哪里去找第二个。

苏凯文迷迷糊糊睡着了,嘴里嘀咕了两句什么,何瀚隐约找出自己的名字,又露出了酒窝。

以后不让他在外面喝酒了。这样的家伙,不能让别人看。

————————————TBC——————————————

评论(54)

热度(72)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