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同生(8)【bill×ben ABO】

化着艳妆的Bill穿着黑衬衫粉裤子拉开帘幕走进房间的时候心里忍不住呕了一下,浓烈的脂粉香水的味道混着红酒和汗水的气味,溢出毫不掩饰的放纵。人群中心的黑色蕾丝裙的女人斜倚在沙发上拈着高脚杯,向bill勾了勾手指。Bill没有动,勾起嘴角,眨了一下眼睛。魅惑的音乐适时地响起,bill踏出两个舞步,伸出了手。女人笑起来,显然被勾起了兴致,放下酒杯站起身,红色指甲的手搭到bill手掌,水蛇腰一扭便贴到了bill小腹上。一瞬间周围的男男女女全都在音乐里摇晃扭动起来,酒杯相碰皮肤相贴,闪烁的灯光模糊了每一个人的面孔。

一舞终了,那女人肩头的布料已经滑到了胳膊,放肆地露出了半个圆挺的胸部,bill忍着恶心把她推倒在沙发上,慢悠悠解开了两颗纽扣:“美丽的太太,要不要玩点更刺激的?”女人迷离着眼睛抚摸bill的皮带:“什么刺激的?”bill把她的手拉到唇边轻轻吻了一下:“能让你飘飘欲仙的东西。”女人的指尖点在bill唇上:“你知道我是谁吗?”bill在心里冷笑一声,却朝女人抛了个媚眼:“当然知道,您是今晚最美的王后。”女人笑出了八颗牙齿:“我还是能让你真正飘飘欲仙的女巫。”bill将额头抵上女人的额头:“愿意一试。”

房间的摄像头被女人的外衣盖住,精致的黑色提包像是恶魔的宝箱,两根修长的手指夹出一只透明的袋子,里面纯白色晶体似乎比看起来更诱惑。bill伸手,却被女人躲开,红色指甲点上涂着厚厚口红的唇:“可不能白拿啊夜店小王子。”

 

阿ben跟着警察们破门而入的时候,纽扣大开的bill与几乎赤裸的女人胸膛相贴,正吻得激烈。所有事先的告知全被忘在了脑后,阿ben眼前只剩下空白。他两步跨过挡在身前的警察,扑到了bill身上,一把将他撕离了妖媚的女人。

阿哥眼中是明显的责怪和怒意,阿ben一瞬间反应过来,委屈又自责地愣在原地。

bill从沙发底摸出一把枪,指向阿ben小腹。

警察们稍稍迟疑,房间里慌乱地抱头到墙边蹲好的男男女女们也有了骚动的迹象。

站在bill身边的赤裸的女人夺过了枪,将黑色的包交到了bill手中。

阿ben倒在了地上,血染红了衬衫。

Bill将包越过女人丢给警察,反手将女人结实地钳住。女人扣动扳机,麻醉弹打在只有她和bill能看见的地板上。

枪落到地上,女人放弃了挣扎。

手铐碰撞声不断,阿ben也被抬了出去,bill没有跟出去。

 

香港西九龙重案组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缉毒警察抓获吸毒团体,继而摧毁一特大贩毒团伙,一名警察中枪身亡。

 

Bill做完笔录回到家的时候,早已醒来离开的阿ben并不在家。他头疼地倚到门框上,手机里的忙音让人烦躁。他跑了出去,却不知道往哪里走。

明明都告诉那傻仔只是做戏,他为什么还要生气,还要扑上来,不怕危险吗?要是那毒枭准备了不止一把枪,如果枪没有被换掉,他受伤了怎么办?

这个小混蛋,傻仔,现在到底在哪里。

 

路灯拉长了孤单的影子,bill看了看手表,3点钟。脸上残妆未卸,身上的黑衬衫粉裤子还带着令人嫌恶的气味,明天还要去做报告。bill狠狠地在电话柱上捶了一拳。

谁许那傻仔跑了!

————————————TBC————————————————

评论(27)

热度(84)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