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同生(9)【bill×ben ABO】

做完报告退还警服等一系列程序bill都做得迅速,刚出了警局大门bill就开车朝着刚刚在监控里查到的小街飞去。那个小混蛋哭唧唧地一路乱跑,简直是!bill等着红灯,转头看到旁边小摊上有卖红枣酪的,突然又有点说不上的心疼。不知道他身上带钱了没有,这两天有没有吃饭……bill降下车窗,买了两份红枣酪。

车开进监控里那个小巷的时候,bill想了想还是停了下来。巷子里当然没有被遗弃的人形大狗,bill沿着一路的小店铺挨个问过去,得到的答案都是“没注意”,“没看见”。直问遍了整条巷子也没有半点线索。bill烦躁地转了个弯——那个傻仔笑眯眯地站在拐角处的奶茶小屋里,向窗外的小姑娘递了一杯奶茶。

就好像磐石落地江河水停,那一瞬间bill的心里无比安静。似乎自己与他过去生活过的二十多年都是错误,这样在阳光底下微笑地递过奶茶的阿ben才是对的,温暖安详愉快。

傻仔无意中往这边望了一眼,整个人僵住了,有些畏缩地躲了躲。bill突然生出一种愤怒和无力,就好像,心爱的悉心养护的鸟儿打开笼子就往外飞,再也不愿回头。

那就,让他飞走吗?

bill站着没有动,心里一片迷茫。

之前自己的冷漠,没有解释也没有预兆,就让傻仔受着,后来自己突然的热切,也没有半声招呼,傻仔也就这么欢喜又受宠若惊地接受,自己的计划全没有跟傻仔说,就照自己觉得可以的方法做,所以自己到底是爱傻仔,还是只爱自己?

bill想走。

 

一个条纹T恤的男孩子从窗口后面冒出来:“阿ben你在看什么呀……哇,那是你双胞胎哥哥吗?他来找你了哎!”阿ben反应过来,又委屈又胆怯地叫了一声:“阿哥……”男孩子把阿ben从门里推到bill面前:“hi我叫Mike,阿ben说他惹你生气啦,但是哥哥大人有大量原谅阿ben好不好呀!”bill有点没反应过来。Mike又接着说:“对了哥哥,阿ben现在在我的奶茶店上班啦,不过今天放他一天假啦,你们两有事就好好说嘛不要生气哦!”阿ben被塞进bill怀里,可怜兮兮地拽了一下bill的衣角。bill愣了一下,朝Mike道了句谢,拎着阿ben上了车。

 

“阿哥……”

“嗯?”

“对不起……”

“嗯。”

“这个红枣酪……我能吃吗?”

“能。”

 

“阿哥你是去哪里啊?”

“民政局。”

“啊?你还没有忙完啊?”

“忙完了。”

“那去干什么啊?”

“领证。”

“什么证?”

“结婚证。”

 

莫名其妙就开始照结婚照的时候阿ben局促地拉了拉自己的衣服,上面沾了一点奶茶渍。身边的阿哥穿着简单干净的白衬衫,一脸正经,好像还有点不太高兴。摄影师笑眯眯地说:“来,二位笑一笑!”阿ben在闪光灯亮的时候忽然想,这好像是他们成年之后唯一的一张合照。

拿了结婚证到家,bill的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阿ben的喜悦依旧带着胆怯:“阿哥……”bill没有像在车上一样回答一个“嗯”,而是直接把他掀翻在沙发上,扒下裤子往他屁股上啪啪就是两巴掌:“再跑?小时候跟没跟你讲过不许乱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卧底去的?你往前扑什么扑?带脑子没有?傻仔!”

 

阿ben头埋在沙发的抱枕里,觉得红枣酪挺好吃的。


评论(48)

热度(99)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