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你而怯(34)【霆Mike ABO】

急死我了,终于来了。


曾经Mike一闭上眼就会觉得这两年就像一场梦,而醒来,也许就什么都没有。但是现在,他闭着眼睛,白花花的手术灯闪得他眼皮红彤彤一片,下腹部一阵一阵的疼痛像止不住的潮水,快要把他淹没。他第一次这么清楚地确定这些温暖时光的存在和延续,也第一次这么感谢和享受疼痛。

他以痛呼唤生命。

呼唤他的孩子。

 

陈霆在门外转来转去,盯着手术室门口的红灯不放。他脑子里乱七八糟,好像听见Mike的叫声,又好像听见孩子哭,其实他的爱人刚刚被推进剖腹产手术室,连麻药还没有打。

他太着急了。

他的小爱人很怕疼,平时做菜都很小心,手上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划一下都会疼好久。阿霆把家里和餐厅的所有桌台都换成了圆边,刀具也裹了橡胶柄套,舍不得他受一点点伤。但是现在,他软乎乎的小爱人在冰凉的手术台上躺着,疼着,他半点帮不上忙,连看一看都不可以。阿霆甚至觉得自己不敢看,那些沾着Mike的血的小小的手术刀,比他平生见过的任何刀棍枪械都要可怕。

他抬手看看表,妈的,怎么才过去两分钟。

 

酒精棉擦在皮肤上凉凉的,Mike缩了一下,然后针尖就扎了上来。意识渐渐模糊起来,疼痛也逐渐远去,Mike陷入一种安心的虚无之中,又有点遗憾。

睡一觉醒来就可以看见我的孩子,但我却没有真真切切地痛一场。

他勉强抬起眼皮看了看头顶上晃眼的手术灯和戴着口罩的医生,在心里感激地笑了笑。

麻烦你们了,帮我迎接我的孩子。

 

bill拍了拍阿霆的肩膀,在他身边坐下来:“大佬,怕成这样?”阿霆茫然地抬起头,苦笑了一下:“跟他有关的事,我什么都怕。”他顿一顿,又说:“多谢。”bill低下头:“不客气,轮到我的时候,你也来陪陪我吧。”“阿ben在家?他怎样?”“和阿宝在你家收拾小麦的东西,做点吃的,待会过来。”“多谢。”“不客气。”

两个人再没别的话可说,一起盯着那手术室门口的红灯,沉默地受着时间的油煎火烤。

 

Mike被推出来的时候还在昏睡着,浑身插满了细长的管子,安静又羸弱地躺在推车上。小小的粉嫩的婴儿团子被抱出来,闭着眼睛,毛发还沾着液体黏在皮肤上,小手小脚还缩着,窝在医生的怀里意思意思哭了两声。阿霆扑过去看Mike,阿宝接过小家伙,带他去清洗,阿ben和bill已经收拾好了Mike的病房。

整个世界都长出了一口气。

 

Mike醒来的时候仍然浑身疼痛而僵硬,睁眼看见的阿霆脸上混杂着灰色的疲乏和红色的欢喜,阿宝抱着个襁褓站在床边。他眨了眨眼,想抬手摸摸阿霆的脸,但没有力气。阿霆看见他醒来,眼睛瞬间亮起来,摸了摸他额头:“来看看我们奶茶。”阿宝把洗干净的白白嫩嫩闭着眼睛的小家伙递过来,Mike眉眼里便装满了温柔甜蜜。

哎呀,尖尖的小长脸,像爸爸,额头圆圆的,像爸爸,鼻子高高的,也像爸爸,嘴唇薄薄的,也像爸爸,闭着的眼线长长的,应该是大眼睛,还是像爸爸。但皮肤比爸爸白些,像妈妈。

多神奇呀,这是他们的孩子呀。


————————————TBC————————————————

评论(36)

热度(97)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