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丽】莫名其妙吞下的安利

 @棠花栈 喂了安利居然不给腿肉!来点儿零食吗?

(而我仍然对楼诚主食爱得深沉拒绝饥饿从我做起_(:з」∠)_)


阿诚哥回来就瞧见大哥在给小曼丽变玫瑰花玩儿,小曼丽举着一支玫瑰花,乐颠颠地送给阿诚哥:“嫁吗?”

明长官表示姑娘你买花没给钱。


阿诚哥又被大姐罚跪,小曼丽在旁边偷偷笑,大姐训着训着瞥见旁边的眯眼翘嘴角的小狐狸,没忍住也笑起来。阿诚哥得逃此劫,于是用十根荔枝味棒棒糖表示感谢。


阿诚哥帮小曼丽熨旗袍,小曼丽笑嘻嘻地眯着狐狸眼在旁边点点戳戳说“哎呀这里这里还有褶子”。阿诚哥无奈地弯下腰,熨得更仔细。抬起头的时候被小曼丽猝不及防地在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小曼丽和明台打羽毛球,两个人都打得一样烂,阿诚哥和明长官在旁边笑,小曼丽就气呼呼地来捏阿诚哥的腮帮子:“再笑就来打一架!”阿诚哥轻轻牵起她的小凉手放进热掌心:“饶命饶命,再也不敢了。”


阿诚哥回家的时候小曼丽叼着荔枝味棒棒糖光着脚丫坐在床边儿上朝他招手:“帮我倒杯水好不好呀,吃多了棒棒糖嘴里有点腻~”阿诚哥毫不留情地抢过了棒棒糖:“小心蛀牙。”


阿诚哥在画油画,小曼丽拿着刚买的小旗袍比在身上蹬蹬蹬地跑过来:“我今天刚买的,好看吗?”阿诚哥抬头说好看,笔下画着画着就多了一个曼妙的旗袍姑娘,在湖畔剪断了风筝线。


评论(21)

热度(53)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