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闲〗九月【越恭】

赠 @农夫三泉 大大


 

九月是收获的月份。

结果子的树,枝桠上都满满地挂了丰润得快要冒汁儿的果子蛋儿,不结果的树,就轻轻地黄了叶子,叶子不紧不慢往下飘,铺在地上,别树的果子往下掉也不至于摔伤。天墉城的树都是混着长的,从洪荒里一起慢慢熬过来的,数千年的交情,根都交在一起,你家的果子就是我家的果子。

果子里混了两个半大的娃娃,光着的小脚丫晃来晃去,果子汁儿从下巴滴到肚皮上。肩上有一只半大的小鹰,眼巴巴地等着小娃娃把果子往它嘴边送。

这小家伙倒是乖,不乱啄。少恭站在门口微微歪着头,笑眯眯地看。

陵越带弟子下山去了,入秋妖怪多。

妖怪也嘴馋,馋果子的可以随他去,馋别的,不行。

 

偏偏就有馋得没脑子的。

没脑子,但并不简单。不是所有妖都须得掌门来除的。

霄河鞘插在地上,剑身的寒光随主人身形划了一道漂亮的弧线,劈在那妖的耳朵尖上。那妖翻身在地上打个滚,血迹蹭在地上,一半是它自己的,一半是它的猎物的。那猎物瑟瑟缩缩蹲在陵越身后的墙角,腿软得走不动。

那妖冷笑一声,抬起一张陵越太熟悉的脸。

剑眉压低,眼睛微微弯着,皮笑肉不笑,灰褐色的瞳孔里满满塞着疯狂的欲望,薄薄的唇边还带血,翘了一半。

刻意的诱惑和挑衅。

恶心。

陵越咬了咬后槽牙,眼也不眨,霄河兜头砍过去,把它砍回了原型。

这妖食了不少小妖和人,一身油腻腐臭的戾气,受了这一剑居然还能说话:“掌门好定力,对着那张脸都下得去手……不过,气得不轻吧?气我亵渎了你的姘头?亵渎……他干不干净,你比我清楚多了……当年,你是不是也像刚才那样,照他的脸砍?”

陵越微微仰头,下颌线条凌厉:“五百年过去,旧事竟还有人记得。当年陵越对欧阳少恭,倒没有对脸砍,只是万剑穿心,一剑未偏。乌蒙灵谷与琴川,少恭所杀二百三十六人,由欧阳少恭本人收魂纳魄,以一己骨血重塑肉身,如今皆于旧地重历余生。雕皮刻骨,塑身铸魂,陵越与其共同完成,至今守山除妖,不曾懈怠。我二人之于苍生,陵越自认已问心无愧。若你也愿以此法代偿你所伤的性命,陵越自当一视而同,倾力相助。”

 

陵越回家的时候少恭还没有睡,坐在床边看两个小娃娃四仰八叉地咂嘴说梦话。

少恭看起来有点困了,迎着光眯起眼睛看陵越:“回来了?兰生今儿还闹,说明儿要你的生日礼物,带了么?“

下山小半个月,陵越紧赶慢赶,所幸没错过他们的第二次生日——欧阳少恭重新为他们塑肉身的那个生日。取的心尖上的血肉。

陵越从怀里掏出两个小木盒子,一串羽毛项链和一个青玉腰佩,塞到小娃娃们的枕头底下:“忘不了。你怎么还没睡?“

“等你呢。“

 

 


评论(7)

热度(39)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