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闲〗十一月【越恭】

赠 @农夫三泉 大大


陵越难得地休了个小假,值得庆祝。更值得庆祝的事情是今晚天墉城吃火锅。

陵越不吃肉,并不是因为信仰什么的,是小时候以为弟弟被荒年饥饿的人给吃了,对肉有阴影。能让陵越有阴影的事情大概也就两件,兰生的肉和屠苏的煞气。

不过现在这两件事都不再值得考虑。

唯一值得考虑的是,如果有人在火锅里涮了肉,这火锅陵越还吃不吃?

你傻呀,有种东西叫鸳鸯锅。

 

巨大的黄铜火锅盆,中间隔了一道波浪纹的铜皮儿。二三十个天墉弟子捧着碗筷心惊胆战地听候发配。左边辣椒花椒胡椒丁香茴香八角铺满,厚厚一层红油亮得反光,香气直冲云霄,右边……清汤里飘着两段葱。

兰生屠苏有特权,欢天喜地地往少恭身边挤,满筷子薄薄的羊肉牛肉猪肉卷儿。

天已然实实在在冷下来,肉块撂在门外小半天就冻得发脆。少恭的刀功一向好,认真施展起来连自己都怕。大夫的手一向稳而干燥,无论是把脉还是切肉。他一刀一刀刨肉卷的时候,厨房里打下手的弟子们都不由自主冒冷汗。

但愿不要有落到师娘手里的一天。否则就要和师父一起吃清汤了。师父碟子里满满的醋,真酸。

陵越无知无觉,仍然幸福满满地往他那一半清葱汤里丢白菜土豆莴苣藕片。白菜和土豆是地窖里存的常备冬菜,莴苣藕片……少恭翻遍后山,找到当年紫胤真人闭关修炼的屋子,里头冬暖夏凉,少恭清了物件,在里头种了一屋子蔬菜,风水宝地,种啥都长,个大鲜嫩。

但屋子毕竟不大,鲜蔬菜也并不能常吃到。陵越往往都留着逢年过节吃。少恭看他珍惜地小口啃藕片,心里发酸,天墉城穷成这样了,连掌门一口蔬菜都吃不起。他觉得自己需要好好补偿补偿常年辛苦的掌门。

“陵越,要豆瓣酱吗?”

 

以前天墉城是从来不搞这些玩意儿的。那些事儿只有芙蕖记得。一个小小的厨房和一个小小的锅灶,陵端曾经在那里绑了阿翔要煮。当年没有厨师,天墉弟子们轮着做饭,一群大男孩子只会煮,轮到芙蕖做饭的时候全天墉城都开心。也只有芙蕖知道,连紫胤真人也是不会做饭的。涵素真人油尽灯枯的最后一段时间里,他念念叨叨同芙蕖讲了许多琐碎的事儿。他说自己当年初任掌门的时候,有一回伤重闭关,几乎走火入魔,紫胤真人带着一身清风推门进来,替他疗伤,留下一碗白米粥。那粥是真难吃啊,白米粥,稠得像糊米饭,碗底都是焦锅巴屑。可是他一辈子最念那碗粥。

连涵素真人临死也不能免俗,从风露不沾的掌教真人变成一个垂死的父亲。同芙蕖聊吃,聊天气,聊陵越和欧阳少恭。芙蕖笑眯眯地擦涵素真人的佩剑,整理剑穗。

她说:“爹爹,我不想啦。”

要不怎么能活这么多年,做这个妙法长老呢?人家都说,情深不寿呀。

 

但情深不寿这话,欧阳少恭是最不信的。

他半死半活熬了上千年。人要生要死,关情什么事。最好就是趁着活的时候,能见着面的时候,好好地,深深地用情。哪怕是上天要你现在就要魂飞魄散,你也还可以争一争,多吻你的爱人一个时辰。

更何况,你的爱人,正在你面前,蘸着醋吃一片清汤煮土豆呢。


评论(20)

热度(43)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