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闲〗十二月【越恭】

赠 @农夫三泉 大大

如果时间认真要过,那真是快极了。

它会从天墉城的大厅里掠过陵越的发冠,会从后山的湖边扫过兰生的肩膀,会从练武场上点过屠苏的剑尖,会从凉亭里透过欧阳少恭的指尖。

五百年。

这又是一年过去了。

 

少恭裹着厚厚的大氅,居然一点也不显得臃肿。他那双摆弄草药揉捻琴弦的手,白皙,线条明朗,有力,创造过无数的奇迹和惨剧。那些全都在飘摇的时光里变成了过去,现在,这双手,衣袖绑在手肘上,正揉着一大团面。

他坐在椅子上,腰斜倚着桌边,漫不经心地瞥身边烧着水的大锅,只有手腕和手掌在认真地用力。太过普通而温暖的家务事使他看起来放松又柔软,整个人都在壁炉边沁着淡淡的光。这座壁炉是少恭自己砌的,算得上五百年来少恭最大的创举之一。

陵越其实怕热,以前从来不爱往壁炉边凑。但是近几年不知怎么的,他倒也喜欢上了这种安详的感觉。少恭之前说要做个摇椅,但是至今搁置,木头块儿还在柴房的隔间里,和制琴剩下的木料堆在一起。他们现在做什么都不用着急,反正时间还很长。即使没有时间了呢,也没有什么可着急的。没有人在意什么摇椅,他们想要的,早已经全都有了。

陵越凑过来看他,尖下巴搁在少恭肩上,有点戳。少恭低着眉眼,睫毛很长,像心上的一片蝴蝶翅膀。

“在做馒头?什么馅儿的?”

“新长好的蔬菜还留了不少,你想吃什么馅儿都有。”

“给我包些去年那种野菜馅儿好么。”

“明明有鲜蔬菜,你非要吃晒干的野菜。”

“是你做的太好吃。”

 

腊月里头蒸馒头,不蒸馒头争口气。

少恭跟天命争了一千多年,不打算再争了。他只想蒸几屉馒头,野菜馅儿的给陵越,肉馅儿白菜馅儿豆角馅儿芝麻馅儿豆沙馅儿的分给兰生屠苏和弟子们,每人六个,六六大顺。

要做个有点迷信,爱听吉利话的普通人了呀。

 

天墉城像一尊冷静又温柔的神祇,在炮竹声和锅灶的水汽里凝视着众生。它和它庇佑的人们隔着高高的台阶和深深的云雾,台阶和云雾之上神秘寂静,荒草难生。

如今这里也开始有了烟囱和田地,有了忙碌的男主人和悠闲的男主人,他们相爱,养了两个孩子。人不算多,屋子里却也不一定十分整齐和安静。晚饭做了难得的好吃的,小娃娃们会非常开心,笑的声音几乎掀翻屋顶。如果吃完饭懒得动,那么碗可以暂时放在水盆里,等下次一起洗。他们有时候吵吵闹闹,有时候互相捉弄,有时候耍赖撒娇,有时候相视微笑。他们有时会分别一段时间,离开的那一个会想着带点儿小礼物,等待的那一个会继续安宁地生活。

这叫家呀。

——————————END——————————

一世闲终于完结了呀,一个普通到平淡的小故事,是送给三泉大大的礼物,拖了很久,真的挺抱歉的呀。今年家里出了很多事情,所以更渴求这种温柔安详的小小的生活。

祝所有的姑娘都能拥有一世安闲。

也祝我自己以后能顺利地拥有一个这样的家。

评论(11)

热度(51)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