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兄我站越恭!(1)

 @农夫三泉 大大,我又来朝贡了大大你还记得我吗?

初始画面参见农夫三泉太太的画


1、古装剧虽然扯淡,但是里面演员帅啊 

 

有个人坐在窗边,安静地呼吸。

初夏的风慢悠悠的,撩了一角窗帘去拂那人的长发。

 

陵越一手插在外套口袋里捏半瘪的烟盒,想找“吸烟区”。年轻的刑警队长眼下一片青黑,外套上还有半干的血迹和灰尘,整个人一身疲惫。

第一医院住院楼的水房走廊和卫生间是屡禁不止的吸烟区,没有医生和护士忍心呵斥颓唐灰败的陪床家属们,干脆常年开着窗户,墙砖缝里尽是被雨水泡过痕迹。

陵越想找块干净的墙来倚。他在走廊尽头看到同样疲惫却依旧干净的欧阳大夫。他干净的外袍和衬衫几乎和白墙明窗融为一体,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在充满消毒水味的空气里。这位可敬的医生上午刚为他的犯人做了一台八小时的手术。凌晨三点陵越亲手捅的伤。

陵警官有些愧疚。当他发现自己吵醒了这位大夫的时候愧疚更甚。

“欧阳大夫。”

欧阳大夫眯了眯眼,点点头:“陵警官。”

“抱歉,打扰您休息了。”

“不,”欧阳大夫起身,理了理医师袍,“我该回去了。”

两个疲惫的人并不适合聊天,欧阳大夫一步步向病房走,陵警官点了一支气味浓烈的烟。

消毒水味始终在烟雾里挥之不去。

 

陵越回宿舍休息,黑外套进水泡出一盆血,他犹豫是继续洗还是干脆扔掉。百里屠苏端一盒糖醋藕片盖浇饭进来,吓了一跳:“哥,你没事吧?”“没事,”陵越掀了那盆水,把外套团团塞进黑色塑料袋,用硫磺皂洗了两遍手,“你吃过饭了没有?睡过觉了吗?”百里屠苏打开饭盒:“睡过了,下午队里给你休半天,你赶紧吃饭睡觉。”

陵越刨了两口饭直直咽下去,突然抬起头:“对了屠苏,你去过一院吗?”

百里屠苏惊讶:“我们队里有没去过的?”

“咳,我是说,呃,你见过心外科的欧阳大夫吗?”

“欧阳什么?”

陵越想了想,发现自己不知道欧阳大夫的名字,于是掏手机搜索“琴川第一医院  心外科  欧阳”。页面上没有具体的资料却跳出一大片尖叫,“史上最帅医生”,“陌上人如玉,医生世无双”,“除却君身三重雪,天下谁人配白衣”……

“什么玩意儿……”陵越咔嚓咔嚓嚼藕片,艰难地在姑娘们疯狂的刷屏里寻找有效信息:“欧阳少恭,前年刚进一院,曾经在天墉附院待过……我怎么没见过?”

百里屠苏凑过来看他屏幕:“哥,这医生跟案子有关系?嗬,这长相,特像晴雪迷的那个明星,乔振宇。”

“谁?”

“晴雪最近在看一部古装扯淡剧,里头有个演反派的演员叫乔振宇,晴雪非得让我把剧照当手机锁屏,你说我一大老爷们屏幕上四个男明星多别扭。”

“我看看,”陵越拿他手机仔细看,“别说,真像,而且屠苏,我看你还挺像这个男一号,上边写李易峰的这人,我好像还在饮料瓶子上见过他。”

“可得了吧哥,我看你还像陈伟霆呢。所以你找这欧阳大夫干嘛?”

“我随便问问而已。你帮我收碗好么我困死了。”

“哦,”百里屠苏拿了饭盒,走到门口又回头,“哥,少喝绿茶。”

 

陵队一觉睡到六点半,神清气爽地起床洗个澡,抹了个大背头出门找饭吃。车开着开着就偏了方向,一不小心就停到了一院的停车场。

要了亲命了你这车。

来都来了,上去看看呗。

 

欧阳大夫从走廊那一头慢慢走过来。

正是饭点,走廊上来来往往人很多,饭菜油腻的味道挤满走道。可是陵越一眼就看到干干净净的大夫,甚至还闻到了他身上混着洗衣液味的消毒水味。

白袍大夫从陵队身边目不斜视地走过去。陵越回头看了一眼——太瘦了。他一定还没有吃饭。

 

晚饭是一份雪白的鱼汤和雪白的炒山药,陵越吃了两口,觉得遗憾。

他想打包一份鱼汤和米饭,叫住他:“欧阳大夫,吃晚饭了吗?”

这是二十九年来头一件想做而不敢的事。

并且以后还会有更多。

陵越舀了一勺汤,想象大夫冷漠的语气。“您哪位?”“您好我叫陵越今早捅了人害你凌晨三点多爬起来做手术那人想请您吃顿晚饭我知道您没时间所以给您打包了一份剩菜您千万记得吃。”“滚。”

噗。

他含着汤勺给百里屠苏发短信,“你和晴雪怎么认识的?”

“大师兄我是晴雪!你是不是要追欧阳大夫!!!我认识我认识要不要帮你介绍!!!!!”

噗。

感谢警察弟媳敏锐的洞察力和丰富的想象力。

 

“谢谢,要。”

“大师兄大师兄我站越恭!!加油!!!”

???


评论(15)

热度(58)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