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兄我站越恭(3)

赠 @农夫三泉 大大

3、谢谢你替我解围,赏脸吃顿便饭么?

陵警官很害羞。

陵警官也很忙。

陵警官忙到第一医院的时候尤其害羞。

 

今天是来医院调查取证,难得不带血地进医院,陵警官跟在小护士后面走得昂首挺胸。

欧阳大夫从办公室里走出来,陵警官扭过头,偷偷朝他眨眨眼。

大夫忍住笑,加快两步跟上他们:“杨护士,你们是去十四床?一起走吧。”

小杨护士一脸惊恐,刚卖过萌的陵警官闹了个大红脸。

欧阳少恭光明正大地看陵越的侧脸,那里是悬崖峭壁,心脏从这陡峭的鼻梁上滑落,掉进万丈深渊。

转弯的时候他们两人有意无意地落后小杨护士一小节,欧阳少恭轻轻地笑:“陵警官就算没有看上我,也给个回话,我可等着呢。”

“我……我本来以为是介绍普通朋友的意思……”陵越红着脸正在手忙脚乱地组织语言,看见欧阳少恭挑了挑眉,连忙改口:“不过,如果你愿意把上次当做相亲,我很高兴有机会能和你进一步相处。”

欧阳少恭抬手虚掩嘴角的笑意,眉眼间有融化的雪:“那么,很高兴认识你,陵越。”

 

小杨护士目不斜视地大步往前走,心里颤抖着默念,我不知道什么相亲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欧阳大夫居然会笑啊啊啊啊那个警察好特么帅啊帅哥全去跟帅哥搅基了啊啊啊啊啊我什么都不知道。

 

刚下电梯一片哭喊声扑面而来。

陵越抢先大跨步出去,小杨护士看见欧阳大夫厌烦地皱起眉头,了然地向后退了两步。

职业本能。

一个纹着细眉的胖女人坐在地上岔着短腿,举着包裹金属边角的包疯了似的胡乱挥舞,嚎啕大哭破口大骂,护士和陪床家属们团团围了个半圆,却无一敢上前。

陵越拨开人群迅速制住她的双手,厉声喝道:“我是警察,这里是公共场所,请您注意言行!”那胖女人吊着胳膊直接倚在陵越的大腿上嚎得惊天动地:“警官你给我做主啊这个杀千刀的死人医院专门坑钱害人啊我爸好好一个人进的医院下了手术台到现在都没醒这是凶多吉少啊我要告这医院这杀千刀的医院不肯给我爸用好医生拿个三十岁的医生给我爸瞎开刀现在人不行了我要告他这是谋财害命啊……”

陵越艰难地支撑她的体重:“这位女士,关于病人手术后的具体情况您可以跟病人的主治医生进行沟通来确定病人的状态,单纯靠醒没醒来确定手术失败是不合理的。如果您对医院的手术过程有疑问可以申请专业鉴定,如果有问题医院自然会采取相关措施。但是,如果您继续在这里妨碍医院正常工作,我将对您进行驱逐措施甚至行政拘留。”

胖女人吓得一愣,欧阳少恭立刻补刀:“您好,我是令尊的主治医生欧阳少恭。令尊手术非常成功,手术结束至现在还不到三十小时,尚在正常范围内,请您冷静等待。我本人具有助理执业医师资格、执业医师资格、主治医师职称与六年手术主刀经验,完全符合主刀条件。手术过程按照规定保存视频记录,如有需要随时可供鉴定。您背后右上方就有一个高清摄像头,您刚刚的言行我院同样保留追究的权利,请您停止这种无谓的行为。”

“你等着……今晚我爸再不醒,我立刻去告你,你们医院和警察勾结……天下乌鸦一般黑,不知道收了医院多少钱……谋财害命,全都是帮凶……”

一礼一兵两套官腔一打,胖女人终于松了手,骂骂咧咧地回她父亲的病房。

欧阳少恭嫌恶地叹口气,失去了聊天的兴致。陵越不知道怎样安慰他,笨拙地将手掌搭在他背上拍了一下,又觉得有些像哄孩子,不太妥当,手僵在那里,不知道是缩是放。

一只干燥微凉的手覆到陵越僵硬的手背上:“谢谢你啊,陵警官。”

 

舀起鱼汤的时候陵越发了个愣,前几天喝着鱼汤的时候还想着要打包给欧阳大夫送去,今天欧阳大夫已经坐在他对面了。“因为你帮了我的忙所以请你吃饭”这种理由实在太过拙劣,但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地并不在意。

眉眼带笑的心上人,换了一身柔软干净的白衬衫,发出共进晚餐的邀请,谁能拒绝呢?

评论(10)

热度(44)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