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兄我站越恭(4)

赠 @农夫三泉 大大


4、爱情以秒计算,以年回忆

 

欧阳少恭至少有半个月没收到陵越的消息。

这事完全不科学。

上次吃饭的时候陵越磕磕巴巴地要了欧阳少恭的手机号,又小心翼翼地加了微信。“我是陵越不好意思冒昧叨扰请问方便加一下微信吗?”这样啰嗦的验证消息实在让欧阳少恭有些哭笑不得。而陵警官的搭讪方式更是惨不忍睹。

“欧阳大夫,你吃过晚餐了吗?我待会正好路过一院,需要我给你带份荷叶瘦肉粥吗?”四点半谁会吃过晚饭了呢?又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陵警官从城西的警局路过城南的一院?

“欧阳大夫,我今天路过古玩市场的时候看见一只很漂亮的白瓷瓶,长身细颈,很像你,但我没有时间去买,下次有空再去看看。”坦白地说这样的搭话欧阳大夫也不知道怎么回复。

“欧阳大夫,你周末有空吗?我朋友送我两张古琴音乐会的票,我只认识你一个适合听古琴的朋友,你愿意一起去吗?”这种朋友请给我来一打。

这样的消息隔三差五亮在手机屏幕上,像初次求偶的小动物湿漉漉的鼻尖,实在让人心里泛起笑意,不由自主地想要戳一戳逗一逗。

而小警官一本正经地站在楼下等待自己的样子,又实在太过明亮夺目。

陵越。陵越。

 

这只明亮夺目的小动物突然就消失在这座水泥森林里。

欧阳少恭很不愿意承认自己可能落入了某种欲擒故纵的套路里。但那个小警官实在不像这样的人。

哦,小警官。刑警队长。

陵越不是草丛里的兔子河畔的鹿,他是会眨眼睛的大型猫科动物,大约是狮子老虎……是雪豹。他有结实的肌肉劲瘦的腰,干净利落,没有一丝多余的皮毛骨肉,撕咬猎物的时候凶猛干脆。欧阳少恭回想起初见时那台手术,轻轻叹了口气。

暴力在陵越身上,是一种艺术。

 

“刚才那一下漂亮极了大师兄!妈的我都紧张死了,嘿那玩意儿真他妈不是人,强奸抢劫,连自己老婆儿子都能拿来当人质真他妈……”陵端在没有摄像头的郊区空路上飙到了一百来码,陵越坐在副驾驶上皱着眉头揉手腕,偏头一看吓了一跳。

“慢点!你这超速超了多少?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大师兄,这条灵石路是刚建的,一个摄像头也没有,而且周围还没发展呢,你瞧这周围,咱们开到现在,有一个人没有?周围就二十公里开外有刚刚咱们去的那个翻云村儿,这什么年代了居然还在用拖拉机……”

“等等!二十公里,你刚刚一百码左右过来应该只用了十二分钟?打电话给屠苏,让他带人来找找这一路有没有带监控的小工厂,看看能不能查到关于犯罪嫌疑人开的车辆的相关记录。”

“怎么回事大师兄?这人不是已经抓到了吗?”

“监控显示,犯罪嫌疑人所开的车辆第二次从灵石路口到达琴江高速入口用时大约三十分钟,两处距离大约在三十五公里左右,但是在这条路上犯罪嫌疑人只开七十码是完全不可能的,至少在一百至一百二十码,也就是说,中间有十分钟以上允许犯罪嫌疑人换人换车转移证据等等。人先带回去审,但这个案子还有疑点,不能结。”

“哎,妈的。”

 

凌晨一点多的警局里头,浓重的烟味茶味咖啡味混在一起,压在心头上叫人使不上劲,陵越出来喘口气。

外面没有月亮,陵越掏出手机,一个小小的红色的“1”挂在微信图标上,可爱极了。

下午四点半的消息。

“陵警官,你吃过晚餐了吗?我待会正好路过警局,需要我给你带份荷叶瘦肉粥吗?”

小小光晕里的陵越笑出了声。

“谢谢欧阳大夫,我也想你了。”

 

欧阳大夫的车在凌晨两点到达警局,圣光普照的长发医生搬来十来份荷叶瘦肉粥和金丝肉松饼。

陵越把粥和饼送进办公室,一直忍不住笑,收到满屋心照不宣的起哄。窗帘缝里贴满了眼睛,陵越红着脸出来,不知道怎么面对刚刚自己那句近乎冒犯的表白。

欧阳少恭的头发简单地系了个低马尾搭在肩上,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直接从床上起来来不及仔细打扮的样子。他微微歪着头,笑眯眯地耐心等他害羞的雪豹,无论是鼻尖还是肉掌。

雪豹突然扑到他身上,露出了獠牙:“少恭,我喜欢你。”

拥抱三十秒。亲吻三秒。

背后一片戏谑的口哨。

有一阵暖风从后颈吹进陵越的骨髓:“今夜月色真美。”

 


评论(21)

热度(41)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