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兄我站越恭(7)

赠 @农夫三泉 


第7章重修了一下

7、谎言太可笑,也许是为了让听者识破

 

陵越一上午都沉浸在类似于新婚的幸福感里。他不是很明白自己是怎么飞快地走近,爱上这个医生的,有点像一场奇异的梦,也有点像“前世注定”“天命所归”。

坚持唯物主义的警官愉快地接起了电话。

 

作为一名刑警,怎么能希望在工作过程中保持生活里的那一点小小的幸福呢?

“屠苏,陵端,肇临,清凉府小区4栋15楼发现残尸!”

 

电梯已经停止工作,陵越毫不犹豫地从安全通道往上冲,冲到十三楼的时候突然慢了一下。百里屠苏赶上来,与他交换了眼神。

公用垃圾桶是放在楼梯间门边上的,昨晚有工人来收过垃圾,每一层的垃圾桶几乎都是空的,可是十三楼的垃圾桶内干干净净,并没有新换上的垃圾袋。而垃圾桶底的脏污和这层楼墙面地面长年累月的痕迹表明这层楼并非无人居住。

他们在心底记了一笔,脚步却没停。

法医已经到场,正在检查尸体。受害者躺在床上,胸腔被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皮肉外翻,血迹干涸成紫黑色,内里大约已经缺了某种器官。这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性,体格中等偏壮实,面部表情平静,应该是被下了药。陵越环视房间,简陋至极的装潢与这个各方面中等偏上的小区格格不入,房间只粉刷了墙面,地砖都没有铺,客厅放了一张看起来是用来吃饭的廉价木桌和两只塑料凳子,房间只有受害者躺的那张铁丝网床和两张学校用的课桌,课桌上和桌肚内都塞满了各种杂物,半旧的塑料打火机,印着啤酒广告的塑料烟灰缸,老式充电器,各种感冒药胃药和创可贴,一瓶外壳肮脏的护手霜。

这间房屋,应该有个女主人。

但除了这瓶塞在药盒堆里的护手霜,却毫无女性存在的痕迹。

陵越将护手霜拿起来看了看,拧开闻了一下,余量不多,香气扑鼻。

 

法医已初步确定受害者死亡时间为今天凌晨两点左右,心脏与肺被整体摘除,胸腔切口平整。但很明显这样的手术条件并不能够真正取出有使用价值的器官。

一例失败的杀人取器官案例。

目标明确,心肺移植。

琴川市内只有一院做过这样的手术。

 

第一医院的报案信息已经被发到了陵越的手机上,心外科主任医师雷严今早七点二十三分于一院大门口一百米处被挟持。

 

在这个满是监控的时代,寻找愚蠢到荒唐的犯罪嫌疑人实在不算难事,这不是一桩大案。

监控中受害者与一名高约160左右,中等偏瘦的蓝裙女性于昨日下午七时二十五分进入十五楼1505室,未离开。晚十一时十八分一名身高约180的长发男性进入1505室,凌晨三时零七分提着一个大箱子与蓝裙女性从楼梯离开。女性独自下楼乘一辆面包车离开,去往第一医院。七点二十三分该女性指挥面包车司机以衣物捂住雷严口鼻并将其拖上车。面包车停在建都巷口,二人将雷严拖向巷内。

 

陵越立刻带人去往了建都巷。在巷中发现了一个私人诊所,条件恶劣,连基本的无菌手术室都不具备。刑警冲进去时面包车司机正在殴打雷严,陵越飞快地冲上去,肘击面包车司机颈部,架开双手,迅速地救出雷严,逮捕两名犯罪嫌疑人。

 

受害人贾某是一名普通的工薪阶层,贷款买了房,才刚付了首付半年不到,就死在了这间尚且不属于他的房子里。

犯罪嫌疑人杨某是受害者的女友,她的父亲得了绝症,她不知怎么的就查到了一院的雷严可以做心肺移植来治这种病,又因知道男友与父亲血型一致,加之男友在外出轨心生怨恨分居多时,便雇人杀害了男友取出器官并挟持雷严威胁其进行手术。对于那名180的长发男性,杨某称,该男子是自己雇来的医生,他以清洗器官为名带走了冷冻箱,并与杨某约定八点在小诊所见面并胁迫雷严开始手术。

所捕另一名犯罪嫌疑人面包车司机夏某同她口径一致,只说自己为钱所困,杨某要求其帮忙挟持雷严并许诺事后给大笔辛苦费,因此协助杨某作案,其余一概不知。

 

陵越看着两份审讯记录一言不发。

百里屠苏推门进来:“哥,十三楼1305室户主是青玉医药公司的职员元勿,1306室户主是,欧阳少恭。”

陵越心里一震:“监控呢?”

“这一层的摄像头被人换过了,白天能看见的时候无人出入,夜里就看不清了,只能隐约看见凌晨三点左右有一个长发的人提着一大袋什么东西从楼梯进入1306室,约一刻钟后离开。”

“跟我去一趟。”

 

凌晨三点,人睡得最熟的时刻。

长发的人。

 

陵越在车上满脑子乱想,到底忍不住打了个电话。

“少恭,你……吃午饭了吗?”

“这都六点了,你是问我吃晚饭了吗?怎么,要和我一起吃晚饭吗?”对方带着笑意的声音不紧不慢传过来,陵越突然就松了口气。

“今天忙傻了,没注意时间,晚饭可能没有办法一起吃了,我要去查一条线索。”

“哦……”对方不无遗憾地叹了一声,“你肯定没有吃午饭,晚上多少吃点东西……”

“少恭,”陵越打断了他,“少恭,你在清凉府小区,有套房子?”

对方没有说话。

“少恭,我不是在质问你,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会给你答案。”


评论(32)

热度(35)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