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兄我站越恭(8)

赠 @农夫三泉 大大


为使我坑爹的剧情不那么坑爹,第7章改了一下。我好好的为什么非要写剧情啊……


8、所有的角落里都藏着无尽的危险,戒备与庆幸

 

欧阳少恭的短信隔了近半小时才发送过来,而陵越已经查看完了十三楼的全部痕迹。那位医药公司职员名下的1305室虽然有大量人为的痕迹,但痕迹已经偏于老旧,门上灰尘累累,至少半年以上无人居住。而欧阳少恭名下的1306室,却显然有人长期居住,门把手光亮,锁孔通畅,外墙上甚至挂了一大簇仿真吊兰。

陵越突然平静了下来。

他点开了欧阳少恭的短信。

 

雷严是欧阳少恭实习期间的指导老师。如果他配得上老师两个字。

欧阳少恭看到雷严的第一眼,就知道了他们将怎样离别。雷严会被刑警逮捕,在审讯室里疯狂地咒骂他。然而那时雷严在温和地对他笑,对他说:“你天赋很高,如果留在一院,以后必定大有前途。”

是逃离一个未来的罪犯和未知的危险,还是踩着摇摇欲坠的危石向上攀登?

孤身一人一无所有的欧阳少恭毫不犹豫。

他迅速和雷严成为了“忘年交”,获得了雷严的信任。雷严要他做实验,他在实验室里熬上一天一夜;雷严要他写论文,他严谨细致文采卓然;雷严邀他到家里过节,他提着厚礼微笑敲门。

雷严把他按在了沙发上。

他克制着把雷严毫发无损地掀了下去。

雷严带着写有欧阳少恭名字的房产证来找他。

他和雷严谈条件。

一个优秀的心外科医生,难道没有比一张俊脸更有价值的东西吗?

他获得了六年的时限。六年内,他业余时间在雷严的私人诊所做一些正规医院不愿意做的手术,为雷严牟取暴利以获得房屋的使用权,而雷严不对他进行任何形式的性骚扰。以防怀疑他在天墉附院呆了三年,第四年的时候雷严动用关系把他调到了一院。

第六年,他不动声色地租了一套小公寓,大张旗鼓地找了个英俊年轻的刑警男友,拒绝再为雷严做事。雷严发过两次火后,居然再无反应。

 

陵越拨回去:“雷严最后一次私下找你是什么时候,可以告诉我吗?”

“十天前,他预约我做一个心肺联合移植的手术,但由于没有合适的供体心肺而暂时搁置。”

“你知道今天发生的事。”

“是的陵警官,为了自保,我正在积极协助警方调查。”

“自保?你怎么知道?”

“我私下安装的高清摄像头显示,一个体型与我相似,戴着长假发的男人于凌晨三点左右出现在我名下的1306室的门口,用楼梯口垃圾桶里的巨大的黑色垃圾袋包裹住了手里提的冷冻箱,进入了1306室,约十五分钟后离开。”

“为什么这个人能进你的房子?”

“这个人叫元勿,是青玉医药公司的职员,更是雷严从小资助养大的孤儿。1305也是雷严给他买的,雷严有两座公寓所有房间的钥匙,他在1306室和1305室之间打了一个暗门,两套房子合并,被雷严用作他的私人诊所。为了出事后尽量地撇清关系,雷严把所有医疗设备都放在我名下的房子里,元勿名下的房子仅用作术后的简单观察疗养。”

“少恭,你现在在哪里?”

“我已经上交了掌握的全部资料,现在正准备跟着这位叫做陵端的警察,从警局,去清凉府小区。”

 

欧阳少恭推开1306的大门。

干净整洁的客厅毫无异状,欧阳少恭打开上锁的主卧,里面赫然是个小型手术室。他打开监控电脑,输入密码,调出了手术室内七天的监控:“陵端警官,您自便。陵警官和旁边这位面瘫警官,跟我来吧。”

暗门后是一个依然毫无异状的客厅,欧阳少恭指指客卧的门歪了歪头,陵越干脆地踹下去。

一对身体已然冰凉的老夫妇并肩躺在床上。存放着器官的冷冻箱放在桌上。

 

重新审问犯罪嫌疑人的时候,那个不到三十岁的女性听到了父母的死讯几乎崩溃。她语无伦次地哭喊着说,雷严骗了她,她带着父亲去一院检查,雷严说只有她男友的器官可以救她的爸爸,雷严说她只要把男友迷晕,剩下的事就再也不用她操心,雷严让她刚开始假装承认是自己雇人行凶,但告诉她警察一定会带一个长头发的男人的背部照片再来问她来让她指认,她就说是这个长头发男人杀了她男友并挟持她父母让她替罪,这样她又可以救她的爸爸又不用坐牢,雷严还答应免去她一半的手术费。

 

“最后雷严会作为证人,回忆起被挟持到私人诊所后无意中看到我常用的手表,这块手表仍然留在私人诊所内,上面留有我的指纹,对吗?”

肇临拿着装手表的塑料袋,目瞪口呆。

“但是这块手表,被我安装了监听设备。”

 


评论(9)

热度(36)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