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同生(10)【bill×ben 】

完结章


10、与你同生,与你共死

 

Bill把阿ben困在臂弯里,在过于亲密的距离里问他:“你以后想做什么?想到哪里去?”

他的眼神过于锐利,而语气却奇异地温柔。

阿ben有些瑟缩,却又沉溺于这种强硬和温柔织就的安全感,他不明白bill要问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明明昨天决意离开,虽然刚离开就后悔,却也并不愿意回去。

他离开并非为了单薄的嫉妒,而是为了他看到的那种过于直白的应该。他的哥哥,他的爱人,应该和一个女性在一起,或者应该和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在一起。是谁都可以,只绝不是自己。

阿哥是他的安全和危险,希望和绝望,开始和结束,是可望可触不可得,是断掉的皮筋,是流淌的江水,是二十七年床头的月光和梦境。

他无法拒绝,只能逃走。

 

Bill又问他一遍:“你以后想做什么,想去哪里呀?”

阿ben回想这个奇妙的下午,皮筋变成绒线,江水凝结,月光落到茶杯里,梦境成真。

他回答:“想和阿哥一起,做什么,去哪里都好。“

Bill微笑着吻他的鼻尖:“以前我想什么做什么都不告诉你,不跟你商量,说的都是假话,做的都是假事,今天带你领证我就想,我再决定最后一件事,抓紧你,不再让你走,从此以后,我不再骗你,什么都听你的,你去哪里我就跟你去,你做什么我就帮你做。“

“那我们一起开一家奶茶店,像Mike那样的,“阿ben把眼泪埋进bill的颈窝,”店里阳光要好,每天都放一些花,还可以烤一些小蛋糕,那样整个店里都会很香。“

“我们也可以和你的小朋友一起开,你跟他在一起很开心。“

“好啊,Mike做的奶茶很好喝,还会做很好吃的三明治,我想跟他学。我还想去学做甜品,客人可以在奶茶店吃下午茶。“

“那你就去学,以后我们在家也可以做甜品,家里也要放花,哦对了,你的房间阳光好,我们可以把你的房间收拾出来,改成花房或者舞室,我知道你喜欢跳舞,你在阳光和花里跳舞一定好看。“

“阿哥你这样有点奇怪哦。“

“为什么?“

“太肉麻了不习惯。“

 

他们未来的花房舞室里还铺着阿ben简单的小床,一切都等待改变,只有阳光已经先行入驻。Bill把阿ben按在阳光底下,温暖的日光抚摸他们光裸的身躯,背德的爱情毫无自觉,在光亮处肆意翻滚。

Bill啃咬阿ben的脖颈,锁骨,肩膀,腰腹,柔软的身体毫不犹豫地接受一切,快乐与痛苦。

“傻仔,我们一起下地狱吧,你敢不敢?“

他们共享两具身体,质感不完全一样而本质相同。哥哥了解弟弟的颤抖和兴奋,弟弟懂得哥哥的克制和温柔,他们流着的血液相互融合,一起沸腾。

“阿哥,我什么都不怕。”

身体最深处被触碰,他们久别重逢。

 

后来他们真的在阳光里种了一阳台的花,房间里装了半墙壁的镜子和一个沙袋,地板上铺上柔软的小块地毯。

他们也真的和朋友一起开了个奶茶甜品店,满身都是砂糖和牛奶的甜味。

他们还意料之外地拥有了一个孩子,像爸爸,不太可爱。

 

一杯奶茶的雾气,慢慢悠悠飘了好多年。他们的头发一起变白,眼睛一起老花,牙齿一起脱落,脊背一起佝偻。

阿ben的身体没有bill那样的好底子,居然跟住了bill,并没有老得更快。

他们在同一天离开,阿ben早上没有醒来,bill晚上直接睡去。

 

同生共死,最最好的事。


评论(22)

热度(52)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