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 狗崽】妈的死给

一发完,瞎他么写。

 @茶见云 来来来祝我早日抽出大天狗


妖狐怀疑新来的那个夯货是个给。

当然他没胆子说出来,因为那个夯货也是用风的,而且用得比他好,扇子一挥妖狐的狂风刃卷就突回了自己身上。嘿幸好自己只突了两下。

妖狐从地上站起来拍拍屁股。

用团扇的男人,呵,妈的死给。

 

晴明坐在庭院里头练字,练来练去都是那一篇,心静手不抖,昨儿的跟今儿的一点区别都没有。妖狐今天当值看庭院,盘腿坐在树下,拿尾巴遮着抠脚。狐狸爪子只有三根岔,干干净净抠无可抠,妖狐无聊到几乎拔腿毛,又觉得腿毛是男人的象征坚决不能动。

源博雅倚在树上抱着手臂,姿势看起来十分装逼,妖狐歪着头打量他,肌肉结实马尾利落,装逼才是真男人。

源博雅皱眉头:“二秃子你看我干什么?”

去你娘的二秃子。妖狐抖抖尾巴,谄媚地笑:“源博雅大人你带我去打御魂好不好,我跟你说,上一回我面对八岐大蛇脸不红气不喘突突突突突突,硬是把它突回了老家!”

源博雅冷酷无情:“不好。”

“我这个月保证不去阿爸房间睡觉!庭院之大岂无我容身之处!”

“打魂几?”

 

妖狐冷漠地站在八岐大蛇的尸体面前。

源博雅更加冷漠的揪他的大毛领子:“二秃子,打也打完了,回去看庭院吧。”

“妈卖批那个新来的夯货每次一轮就特么卷完了我连动都没机会动这也能叫打过!”

……

万籁俱寂。

“夯货……是什么意思。”

用团扇的大妖怪微微垂下眼皮看向妖狐,金色的发丝随风飘动蓝色的眼睛澄澈透明白色的衣衫清朗温润黑色的翅膀邪魅狂狷……

……个屁。妈的死给。

妖狐今天不秃,自觉十分危险,尾巴止不住地摇,整张脸笑得皱成一团:“夯,就是大力,货就是化贝,也就是值钱,夯货,就是特别厉害特别高贵的人,这是一句中国人常用的夸人的话。”

“呵。”大妖怪抬起团扇。

源博雅拖起达摩就跑,旁边的萤草见势不对一把拦住:“大兄弟,算了算了……”回头一看傻逼狐狸张了嘴还想说话,连忙拎起大尾巴把那狐狸往肩上一扛:“大天狗大人实在不好意思这狐狸是我带大的没什么文化我只教过他what does the fox say所以脑子不太好请您千万别见怪我这就把他带回家!”

 

大天狗面不改色,慢慢地往回走。

夯货……有意思。

 

妖狐依旧坐在庭院的树下抠脚。

寮里式神越来越多,平安京房价居高不下,晴明只好开源节流,狗粮能喂的全部喂光,男式神单独的房间也全部改成六人间上下床宿舍,分来分去还剩一个妖狐,晴明就把他带回自己房间睡。

但是今天他被源博雅扔了出来。

幸好他是妖怪,即使无床可睡,在树下凑合一晚上也是可以的。因为前两天新来一个ssr,阿爸完成了一个成就,手上宽裕不少,盘下了隔壁小院子,明天应该就可以住进去,六人间可以宽松成四人间,哎呀不知道要跟谁做室友,判官强迫症,黑白连体人,妖琴师弹琴太难听,犬神睡觉打呼噜……

一片黑羽毛晃晃悠悠落下来。

妖狐抬头,大天狗躺在树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真好看。

 

妖狐往后退了两步,一蹬树干上了树。

然后他上了天。

大天狗依旧闭着眼睛拒绝观看妖狐在暴风顶上的蠢样:“你有病。“

“你有药啊!放我下来!“

“你吃多少。“

“你有多少!卧槽放我下来!“

“你吃多少我有多少。“

“你有多少我吃多少!卧槽你他妈放我下来!“

“药别停。“

咣唧!

妖狐艰难地坐起来,抬头刚要骂,一眼就撞进大天狗微妙的笑意里。

 

“上来吧。“

 

樱花树常年繁茂。

在花堆里实在不适合吵架或者说些别的什么话。妖狐虽然跳脱,却并非不解风情。一个好看的大妖怪睡在身边,侧脸美丽又危险,如悬崖峭壁。

妖狐习惯于站在悬崖上把别人推下去,却没想过自己会有往下跳的一天。

“看什么。“

“你这么躺着,翅膀不嫌硌得慌?“

“闭嘴。“

……

“大天狗大人?“

“嗯。“

“你追求过什么吗?“

“大义。“

“你能为大义做到什么程度?“

“舍命。“

“还有追求过别的吗?“

“有。“

“是什么?“

“……“

“好吧,那你能为这件事做到什么程度?“

“畏死。“

 

妖狐当然睡不着,身边的大天狗呼吸起伏如潮水,而他身处巨浪之中。

他被称作崽子太久,快要忘记自己是一只妖狐。传说里的妖狐是什么呀?诱惑人,让人爱上他,然后把人杀掉。他当然没有杀过人,但他骨子里印着某种敏锐,察觉被爱的敏锐。

因为骂大天狗是给,他被寮里一众小姐姐追着打,跪在房门口求饶。但他不是瞎说的。

大天狗一来,他就感觉到这个大妖怪,嗯,爱他。

 

大天狗睁开眼的时候妖狐已经不见了。

吃饭的时候晴明满地找狐,很是着急:“你们看见崽子没有?平时一到饭点他第一个出来,今天居然不在家!别是被别的妖怪抓出去做围脖了吧!“

“他去打御魂四层了。“

“有病吧?他一只狐去刷御魂?还魂四?打魂四干啥!“

“魂四有我,他打我去了。“

 

晴明让大天狗去逮狐狸,大天狗欣然答应。

妖狐被拎着脖子提起来,四脚乱蹬。

“不吃早饭跑这儿来作什么死。“

“你管我!“

“你再说一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了,想起来就回家吃饭。“

“想起来个屁!你他妈就逗我玩吧!“

“我没有。“

“下一句不许用句号结尾,不然打死我也不跟你走!“

“……“

“妈的死给放我下来!卟卟大人!八岐大蛇大人!救我!“

食梦貘趴下就睡,八岐大蛇自己跟自己聊起了天。

你们御魂塔里的演技真烂。

 

妖狐跪在晴明面前啃寿司,不管晴明怎么削他都不掉一粒鱼子。

“小兔崽子……小狐崽子你大清早死出去嘎哈捏!“

“阿爸你口音拐了。“

“雪女就是东北的,跟她待久了有点串……不是,你给我跪好,坦白交代!“

“阿爸咱们是日本的,东北也不是这个口音……别别别我说!我想起来了,大天狗是我男朋友!我是个给,他也是个给!“

晴明痛心疾首:“哦。”

“阿爸?”

“你都吃了十八个寿司了,别吃了。”

 

妖狐是一只被返魂过的妖狐。大天狗拼了全力把他救回来,却没法再照顾他,只好请源博雅将幼体妖狐转托晴明代为照顾。

当然每月都寄生活费。

这个月生活费没寄来,晴明想了想,拿出多年积攒的券给妖狐买了身新衣服。

哎呀,崽子要出嫁了。

————————

就是妖狐刚开始跟大天狗是一对,被返魂(就是新出的那个什么神龛返魂,妖狐被拆了)了,大天狗把他救回来但是他变成小崽子而且什么都记不得了,大天狗自己也半死不活,所以就请晴明养崽子。崽子长大了,大天狗也恢复了,就跑来找崽子,崽子不记得呗,就觉得这人咋一见面就喜欢我,妈的死给

评论(11)

热度(91)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