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四季 · 春

与   @树深见鹿   和 @明水三青 的四季联文

接下来就交给我们的三青啦!


四季  ·   春

 


荣石刚打开车门就闻到一阵儿桃花香气。

“嚯,不愧是桃县,好地方。”

车子停在一间古朴清雅的店前,此家主人并未用匾额,却在店门口立了一块巧石,朱砂写着三个字,馨香来。

“字儿不俗,店名却是一般。”

店内宽敞华丽,顾客不少,香气也混杂,荣石抿着唇刚往店里踏,便有小厮迎上来:“先生您请,请问要点儿什么?”

荣石眉毛一挑:“我要二月芙蓉八月桃,你们这儿可有吗?”

那小厮露出为难神色,堂后却有一道声音传来:“先生千里而来,断没有让先生空手而归的道理。”

荣石偏身看去,一个蓝衫的青年微笑着从屏风后面转出来。

 “我叫许一霖,先生请随我来。”

 

“先生是北方过来的?”

“你怎么知道?”

“先生身上有冰雪气。”

荣石随许一霖进了后堂,俗世里纷杂的香气落在身后,柳风迎面。

 

三日后,荣石也换了一身长衫,慢悠悠从落脚的宅子里踱出来,往许一霖的水粉坊走。

桃县是水乡,朦朦胧胧飘着丝雨,软软的水汽笼着人,却不打扰。来来往往无人撑伞,言谈举止里都是缠绵的笑意。

好地方,养人。

想起许一霖,荣石也不自觉地染上了一点柔软的神色。那人是水乡的影子,眼睛与唇是流转的水波与船,鼻梁与下颌是安稳的青石与桥,笑是清晨柳下融融风,语是半夜石上盈盈泉。

二月芙蓉八月桃,原是荣石随口说来刁难的,荣家生意做得广,新开的香水铺荣石怎么闻都觉得俗不可耐,荣老爷同他翻了个白眼,“嫌俗,你自己有本事找个不俗的来”。什么叫不俗?荣石其实也说不清。

但那小公子却笑着应了这一句荒唐的要求。

他那样从容而明亮,荣石便不急不躁地等。

 

许公子将小青瓷盒推到荣石面前。

荣石信手拈在指尖转了半圈,便有香意不卑不亢地逸出来。

像是马蹄踏过的芳草地,笼着旧年夏日芙蓉间聚的一片雾气,行人信马走去,误入桃花林,林深处遗了陈木樨。

小公子眼睛晶晶亮着,等一句判词。

荣石睁开眼,珍重地把小盒子端正放在桌上。

“不,不,不俗。”

 

“此香配方卖不得。”许小公子正色。

如果是别人,荣石大概会当做讨价,但这个人不同。

“为什么卖不得?”

“此香用料二十七种,除了珍珠,石粉花草等全部产自我县。珍珠石粉尚可运送,花草却是鲜蒸出来的,若晒干了,香味大失,若不晒干,不出三日便会枯萎腐烂。南方水土丰润,我县地质尤为特殊,因而养出来的花草别处也寻不得。我这配方即使卖给先生,先生也做不出这香来。”

“那我还是空手而归?”

“先生是做大生意的人,若信得过我,不如每三月我给先生做一批成品香粉胭脂运过去,先生收到货品再汇钱便是。”

“许公子才是做大生意的人,既如此,许公子若还有上品,不妨都拿出来让我见识见识,也不亏了这千里迢迢。”

 

那一天,荣石在许一霖的手里闻到了一年四季,草木花叶,风露霜雪,金石水火。

最后许一霖送他出来,雨下得更大了些,小公子便拿了把油纸伞给他。

荣石撑着伞,傍晚的石板街长得仿佛没有尽头,屋檐下的灯一盏一盏亮起来。他走出好远,不知为什么回头看了一眼。

许一霖仍旧站在原地。



——————

注:馨香来是《围屋里的桃花》剧中许一霖家水粉坊的名字,不是我起的。

评论(34)

热度(58)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