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桃源

凌李孩子叫凌安然的设定来自于 @蓝子 姑娘的文,鲸鱼和海豚的海洋馆梗接 @江漪_ 

我本来想写一个反差萌的白兔院长(你看我踹你的腿长不)和特别精明的萨摩警官(不要怀疑我们犬类的智商)那种特别甜特别逗的小故事,结果我不小心翻开了我弟弟二年级语文书……

啊小学语文书上的课文真美啊……

啊我写劈了……

从前有一座美丽的小村庄。

村庄前有河,河上有桥,河是月牙,河水是缓缓的环抱村庄的月光。清清的河水里倒映着石桥、绿树和青山,桥边树上青山下是朝霞般灿烂的桃花。

有一个孩子,他悄悄在这小村庄里出生,又悄悄地老去了。老去之后他就坐在河边钓鱼晒太阳。

山上跑下一只小兔子,最白最软最可爱的那一只。小兔子跑过石桥,停在那老去的孩子脚边。

老去的孩子便同它讲话:“小兔子,你为什么来这里啊?

小兔子回答:“冬天过去了,我要出来找吃的。“

那孩子便把他家里所有的青菜和萝卜全都给了小兔子,他在搬那些萝卜的时候绊了一跤,就再也起不来了。小兔子于是独自把青菜和萝卜搬回自己的洞里。

等它回来的时候,那个孩子已经被村庄里的人们埋到了漫山遍野的桃花底下。那些人说:“这个人是个傻子。”小兔子很生气。它只见过那个人一次,却看见他的眼睛又黑又亮,那个人一点也不傻,他只是做了一辈子的孩子。

 

小兔子已经活了很多年,它跑得很快很快,比一切的时间和命运都快。它去追那个孩子的灵魂。

他们在晚霞里重逢了,那孩子手里捏着一片醉红的云,要往嘴里塞。

小兔子问他:“你在做什么?”

那孩子回答:“我在喝酒,你想来一口吗?喝了酒就可以做梦了,做梦是最好的事情。”

小兔子就尝了一口。

它喝醉了,躺在晚霞里做了一个梦。醒来时已是新的一天,清晨的鸟语在它耳边跳跃。那孩子早已远去了。

 

喝了酒的兔子不再是兔子,它把自己也变成一个孩子,在那孩子活过的村庄里也活一趟。

它想看一看,人的梦,和兔子的梦,是一样的吗?

 

村庄里出了一个小神童,村庄所在的县城里出了一个高材生,县城所在的省城里出了一个状元。人人都在传,这个十四岁考状元上大学的孩子叫凌远。但是这个凌远太奇怪了,对人很冷淡,也不爱说话。其实是因为兔子不太会用人类的表情,也不太会说人类的话。

凌远考进了最著名的医科大学。

那只小兔子想了解人,每一根骨头每一个器官。它现在已经知道了,那个老孩子是肝癌去世的,只有它知道。

于是它拼了命要救每一个肝胆病人,最快最好地治,每治好一个,心里就轻松一点。它想,我还没跟那个人说一声谢谢呢,我治好一百个病人,就当做一句谢谢。

 

它的第一百个病人是只小狗。

那灰扑扑的小狗奄奄一息躺在路边,凌远把它抱起来,发现它就是那个孩子,也得了肝癌。凌远把他当年喂给自己的那片云还了一半给他,小狗就又变成了孩子,好好地活过来了。

凌远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那孩子睁着漂亮的眼睛回答:“我叫李熏然。”

凌远说:“谢谢你。”

 

李熏然时不时还会变回小狗的样子。洗完澡的小狗雪白雪白的,和凌远当兔子的时候一样白。李熏然骄傲地说自己是一只萨摩,可贵了。他看起来特别得意,凌远很想抱抱他,但他是一只小狗的样子,一个人拥抱一只狗,这太奇怪了。于是凌远也变回兔子的样子去拥抱他。李熏然笑得舌头乱晃,一只兔子拥抱一只狗,也很奇怪呀。他这样说的时候,用白白的爪子把凌远按在胸前,凌远就偷偷用前爪去碰他红红的舌头。

李熏然的舌头真软呀。

李熏然哪里都软。

像他很多年前醉倒时枕的那片云一样软。

 

凌远已经成为一个医生,他问李熏然想做什么。他已经准备好李熏然说要回小村子,然后自己放弃一切跟他回去。

但是李熏然说要做刑警。

凌远问他为什么,李熏然说,好不容易从一只狗变成一个人,当然要做最好最好的那种人,医生也是最好最好的人,但是做刑警听起来很酷。

“我想帮助别人。”李熏然两眼发光,他还是很多年前那个孩子。

 

李熏然帮助了很多很多人,凌远也帮助了很多很多人。

很多人在他们眼前死去,但有更多更多的人从他们手里活下来。他们每一天都金光灿烂,疲惫至极,但他们都很高兴。

兔子的梦里是萝卜青草,萨摩的梦里是狗粮骨头,可人的梦里是蔚蓝的天空广阔的土地流淌的小河和灿烂的桃花。后来他们慢慢入了彼此的梦,这才知道,原来人是比一切风景都更好看的东西。他们有越来越多的表情了,也会说更多的话。人类的语言里有一种叫情话,最最难说,可他们都慢慢学会了,他们越来越像人。

 

有一天,凌远去他的朋友贺涵家里喝茶。贺涵是一只优雅高贵的猫,刚来城市的时候,贺涵教了凌远很多东西。贺涵家里有一盏很漂亮的灯,凌远看了很久。

他说:“我也想和熏然一起,买一盏一样漂亮的灯。”

贺涵慢条斯理地搅咖啡:“那你一定是爱上他了。”

凌远问:“爱是什么。”

“爱就是想一直陪着他,想跟他生活,想和他组成一个家庭。”

凌远想了想,和李熏然有一个孩子,和李熏然组成一个家,多么美好。他承认自己爱李熏然。但一只公兔子和一只公萨摩,不能生孩子的呀。

他回家之后把这个困惑告诉李熏然,李熏然哈哈大笑:“那我们可以领养一个孩子呀。”

凌远问他:“你也愿意和我有一个孩子,组成一个家庭吗?”

李熏然深情地看向他:“对呀,我也爱你。你知道吗,你刚刚说的话,在人类世界里叫做求婚。”

于是凌远单膝跪地了:“我知道,人类求婚是要跪下的。”

 

他们领养了一个孩子,真正的孩子,给他取名叫凌安然。

他们希望这个孩子平平安安地长大,快快乐乐地做人类的梦。

这个孩子很喜欢动物,一切的动物,凌远和李熏然不忙的时候就带他去看各种动物,小鹿,小狐狸,小狮子和大老虎。他们家旁边开了一家海洋馆,安然和那里面的鲸鱼和海豚成了朋友。安然理解动物,理解人类理解不了的凌远和李熏然,他是他们见过的最像动物的人。

他们带安然回过一次那个小村庄,那里已经变成了高楼大厦。

河畔桃林,一切都变成了遥远的梦境,凌远和李熏然,也变成了彻彻底底的人。

安然问他们:“这里是凌爸爸和熏然爸爸的家吗?”

他们回答:“是啊,这是一切开始的地方。”

安然又问:“那我们现在的家呢?”

他们便微笑着回答他:“那是一切的归宿。”

下一篇请期待 @季节替而岁岁安 的贺陈文~

评论(15)

热度(81)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