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你看我踹你的腿长不

桃源同牌不同款,无脑瞎吹写着玩。


新城市第一医院有个威风凛凛的凌远凌院长。

嚯,这凌院长,堪称新城市医疗界巨星,七八十岁大爷大妈夸他妙手回春,三四十岁叔叔阿姨夸他履历发光,二十多岁的,哎呦一看见凌院长穿着白大褂走过来,立马精神百倍指哪疼哪。

凌院长发小儿韦天舒撇了撇嘴,有点委屈:“好好一只小白兔,怎么就化成了一米八几的大汉?”

没错,凌院长,是只兔子,最白最软眼红尾巴短的那种。

 

刚下了手术,凌院长好不容易歇下一口气来,关上办公室的门,从抽屉里掏出饭盒。

香脆的胡萝卜,水嫩的卷心菜,再配上一点个大汁多的草莓,凌院长吃得眼睛都红了。韦医生抱着饭盒推门进来,吓了一跳:“老凌你小心!莫露耳朵!”

凌院长嘴巴飞快地嚼着萝卜,没空骂他。你大爷的老土狗,啃你的排骨吧,看你尾巴摇的。

没错,韦医生,是只土狗,嘴长眼小身细尾巴尖的那种。

 

一只兔子能跟一只土狗做成几十年革命战友,主要因为两点,第一,他们饮食习惯千差万别,吃东西不抢;第二,他们都能变成人,变成人后饮食习惯依旧千差万别,吃东西不抢。

你说谁是妖精?你才妖精呢!咱们凌院长韦医生这叫!半仙儿!

说起来这两位半仙儿化形经历,很是神奇。凌院长当年还是山上一只无忧无虑的兔子,冬眠出来找吃的,遇见一好心人,把家里的胡萝卜和青菜全送给他,可是那位好心人搬胡萝卜的时候,一跤摔死了。于是凌白兔撒丫子就跑去追那人的魂魄,追是追上了,被那人灌了一捧晚霞酒,醉呼呼地滚回人间,从此成了半仙儿。韦天舒那时候还是一只叫三牛的土狗,力气像三头牛一样大,叼起醉成一团的兔子回了窝,兔子身上还挂着晚霞丝,土狗给他舔干净,然后也变成了半仙。

兔子醒了,发现自己变成了半仙,死活要去人间找好心人报恩。三牛后退两步,这位兄台我看你毛白貌美,莫非您就是传说中的白娘子?

兔子抬脚就往土狗脸上蹬:“你看我踹你的腿长不?”

 

白娘子,呸,白兔子要下山,三牛亦步亦趋跟着他。

“老土狗你跟着我干啥呀?”

“你们兔子没见过人,咱们狗天天跟人混一块,我教你做人啊。”

“行吧,你教。”

“首先呢,人得有个姓名,比如我,姓三,名牛,你看你们兔子就没名字吧,来我给你起还是你自己起?”

“哦,那我叫凌远吧。”

“为啥叫这呀?”

“因为我爸姓凌,给我起名叫远啊。”

“行吧,第二呢,人得有个身份,身份这个东西,哎呀你们兔子不懂我就简单点跟你说,就是,你从哪儿来是什么人的儿子啦丈夫啦之类的。”

凌远掏出两本户口簿:“三牛,我没见着有姓三的,就随便给你编了个名,叫韦天舒,你看行吗?”

“卧槽老兔子你哪儿来的这东西?”

“我变出来的啊。”

“行吧行吧,第三呢,等等,前面有个学校!咱们就从这儿开始咱们的人生吧!走吧老兔子!你三爷爷告诉你什么叫天资聪颖才貌双全!”

 

后来那个学校出了个赫赫有名的天才,指哪会哪,十四岁就上了最好的医科大学。

天才叫凌远。

韦天舒站在初中课堂里,磕磕巴巴地背英语课文,老师说,背得太差,罚抄十遍。

 

十四岁的时候,四年就是千差万别,三十岁的时候,四年似乎也无足轻重。

总之兔子和土狗最后都站在了新城市第一医院里做肝胆医生。

兔子说要报恩,可是一直没找到恩人,闲着也是闲着,瞎报吧,治一百个病人抵一句谢谢,治二百个抵当年的胡萝卜。土狗说二百个哪够啊。兔子说你滚。

 

结果还没治完一百个病人兔子就抱了一只狗来给三牛看,可漂亮了,长得白白的甜甜的胖胖的高高的一只萨摩,说是他恩人转世。

三牛咣唧就摔上了家门。

才已经被比下去了,貌还要被打脸,这个世界就不能对土狗好一点吗?

 

当然不能。

三牛发现他和老兔子的三十年友谊即将破裂。

因为老兔子家的萨摩也吃肉。

 

老兔子把萨摩点化成人。呸说点化也不嫌亏心,三牛腹诽。

萨摩变成人叫李熏然,一头卷毛眼睛溜圆,吃起排骨来风卷残云气势恢宏。

老兔子看着萨摩吃肉,一脸褶子满面慈祥,三牛第一次知道老兔子的万年一字笑居然真的能翘出弧度来。

眼疼。这个世界就不能对单身土狗好一点吗?

 

萨摩李熏然是个好萨摩,做了人,也是个好刑警。

三牛有点骄傲,看我们犬类,人类之友社会栋梁救死扶伤匡扶正义。

如果萨摩没有被推着进手术室,他也许会更骄傲一点。

李熏然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问韦医生:“我受伤这事凌远不知道吧?”

三牛轻轻地拍他脑袋:“好意思问,你知道我帮你瞒着老凌费了多大劲儿驴他吗?你以后别再抢我排骨了!”

李熏然特别高兴地点头:“谢谢三牛哥!三牛哥辛苦!等我发了工资就请三牛哥去吃肉!牛肉羊肉鸡肉鸭肉火锅烧烤小龙虾!”

小萨摩快要把自己的口水说掉下来了。三牛心想,人说萨摩傻,果然是真傻,刚做了手术,碰不得荤腥辛辣。

 

李熏然住院,先跟凌远扯谎说出差一个月,眼看着出差期限要到,还没完全恢复好,凌远就帮他一把,说自己也要出差一个多月。

凌远就着电话里遗憾的声音看监控上小萨摩满脸的戏,又想笑又想哭。

做刑警呢,哪有不受伤的,凌远想得开。他本来就是找李熏然报恩来的,照戏里头的发展总归要有点磕磕绊绊的情节,李熏然受了伤,自己能把他救回来已经是万幸了。他始终记得很多年前自己晚霞里拼了命地跑,可没有把人追回来。

 

这事本来互相糊弄糊弄也就过去了,你以为我不知道,我知道还让你以为我不知道。

结果中间出了个幺蛾子。

有一小姑娘,青春靓丽后台强硬,抱了一大束花,追凌院长。从行政楼追到住院部,早餐午餐晚餐非陪即送一顿不落。

凌院长先冷漠再求饶,完全不顶用。

“我有爱人了特别好看特别可爱我特别爱他您慢走谢谢。”

“你就吹吧,我关注你一个月了,从来没看见你除了韦医生跟什么人关系近,别说你男朋友就是韦医生,你自己信吗?”

“我爱人是警察,出差呢回不来。”

“拉倒吧,我爸是警察局长,现在有什么案子能出差出两个月?”

“我真有爱人……我跟你说实话,他就在我们医院住院,受伤了不让我知道假装去出差,你看他是不是特别好特别体贴我跟你说我这辈子只喜欢他一个人你年轻貌美机会多得是不要在我这棵歪脖子老树上吊死。”

 

李熏然慢腾腾地在凌远办公室外头走廊上晃。

凌院长最近的风流韵事在护士里传得很开,李熏然心里超级醋。超级超级醋。

追了一个月,这姑娘是什么人呐?拍电视都没这么兢兢业业坚持不懈的。

凌远咋回事啊平时看着这么凶怎么连个小姑娘都打发不走?

他本来就想偷偷摸摸来看一眼了解战况,结果不注意就听到一长串真相揭露真情表白。

夭寿了我现在如果要冲进去是应该先宣告主权还是先热泪盈眶还是先跪地道歉?

小姑娘乓地推门跑出来,差一点就撞上李熏然,说时迟那时快,凌远从后面一拉她的手臂,小姑娘蹭着李熏然的病号服划过一道弧线咣唧撞到凌远的怀里。

三牛从拐角哼着歌冒出来,目瞪狗呆。

 

总之最后三牛莫名其妙地领着额头通红眼泪汪汪的小姑娘走出去并在不久的将来更加莫名其妙地成为了这个小姑娘的男朋友和丈夫。

李熏然莫名其妙地被领回办公室然后更加莫名其妙地被套出了表白和道歉最后特别莫名其妙地签下不平等条约。

 

很久之后的一天晚上,李熏然光着身子反扭着同样光着身子的凌远的胳膊,才知道条约上“一切解释权归凌远所有”的真正含义。

凌远憨皮厚脸地顶着柔软的兔耳朵一边在李熏然身上种草莓一边问“刚刚舒不舒服”的时候李熏然终于忍无可忍一脚把他踹下床。

“你看我踹你的腿长不?”


评论(42)

热度(164)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