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饭】卤肉面和菜饺子

何鸣×范川,《正规厨师与非正规戏曲演员》后续

前半部分是吃,后半部分也是吃,前半部分是吃肉,后半部分也是吃肉。

20岁以下自觉吃完面就走吧别听墙角。

“爸!你从家来的?川哥呢?”何鸣岔着腿坐在化妆台前,正反手描着眉,一眼瞥见何大叔,赶忙拉住他。

何大叔不乐意理他,捏着兰花指提个小马扎,白了何鸣一眼:“有了……有了男人忘了爹,我以前倒没见你对我这么热情。”

何鸣赶忙赔笑:“爸,爸,您是如来佛,不跟毛猴抢香火,川哥呢?”

何大叔白他一眼:“没来呢,你今儿是晚场,怕你吃不着晚饭,待会给你送来。”

何鸣不无失望地点点头,他第一回正式上台,还是希望范川来看他。何大叔知道他想啥,从鼻子里哼一声:“出息。”

 

那天从碰碰车上下来,范川就跟何鸣一起回了家。

何大叔在剧团里,男人跟男人的事也不是没见过,甚至见得更多些。他本来就喜欢小范老板,也并不大在乎香火,当时就拍板,揪着何鸣耳朵拉着范川的手,直接收了这个半子。范川倒也不忸怩,当场就喊爸,晚上三个人一起喝了顿酒,这事就算定了。范川原先的一室一厅用作婚房,吃饭做事应何大叔的要求还在何家。何大叔加上何鸣俩人做饭都没有一个范川快且好吃,因此后来除了包饺子,范川不大让他们上厨房。何大叔过意不去,跟何鸣一股脑儿包办了其他所有家务。

何鸣把眉尾挑高,看着何大叔的背影撇撇嘴:昨天晚上抢那最后一块烧鱼的时候,不知道谁更没出息。

 

“某六弟掌帅印三关征战,某七弟被潘洪射死高竿,某本是杨……”何鸣停顿一下,缓缓抖袖抬手,对面前扮铁镜公主的女演员作了一揖,他眼神一错,看见范川提着食盒,站在幕布后面朝自己温柔地笑,一瞬间心就化成十里春风。

他看着范川的眼睛,“贤公主,我的妻啊……”

在这样一个平和的年代里,他们不需做什么生死英雄,也不需有什么家国仇恨,只要好好地活着,好好地遇见,好好地相爱,插科打诨,做一辈子凡人。

 

何鸣下了台,卸下袍服,只随意抹了抹嘴,范川便把他手拉下来:“先吃饭,吃完再捯饬,我给你带的卤肉面,半熟时候盛的,焖到现在刚好,再磨蹭该糊了。”

保温桶的盖子一打开,香气就飘满了后台,焖得恰到好处的面条里烩着青菜笋丝火腿木耳干丝香菇,上面叠着三大片多瘦少肥卤成酱色的卤肉,何鸣口水立刻就漫过了舌根。范川看他呼哧呼哧一点不顾形象地大吃,又好笑又得意:“慢点吃,别把你衣服溅上油。”

现是夏初,何鸣卸了装只穿一件贴身的白T恤,那身段修得宽肩窄腰小白杨一般。范川把他的椅子往后扯一点,顺手从他肩背上长长地划到腰际:“你这那么多饭吃哪儿去了?怎么还瘦成这样?”

何鸣脸埋在碗里闷笑:“你再多给我做几年饭就该后悔了,到时候吹气球似的胖起来,你哭都没地方哭。哎,你吃过晚饭没有?”

范川从食盒里又掏出一个塑料饭盒:“今天晚上不饿,陪爸喝了点面汤,刚刚给你做饭的时候顺便把中午剩的饺子热了一下,随便吃一口算陪你。”

三条面馆生意忙,范川一般捞不到和他们一起吃午饭,因此何家父子往往在剧团随便混一口盒饭吃。今天何鸣实在是吃腻了盒饭,死乞白赖拖着何大叔回家包饺子,青菜猪肉煸馅水饺香得掉舌头,爷俩包了一大桌最后只剩了一小盒。范川把盒盖打开,里头的饺子皮儿煮得半透明,透出里面碧绿的菜色,一口咬下去,面皮劲道汁水四溢,切成碎丁煸炒过的肉十分有嚼劲,混着青菜却一点儿也不油腻。

两个人头对头吃晚饭,你喂我一个饺子,我喂你一片笋丝,直把旁边卸妆的演员闪得着急。

“小何啊,咱们先回去啦,你待会走的时候记得把门锁上!”

“哎,知道了,您路上慢走!”何鸣笑着应了一声,转过头盯着范川看,“没人了。”

范川把汤都喝光的保温桶盖上收起来:“那就赶紧卸妆,不早了,收拾完好回家。”

何鸣拿纸巾擦干净嘴,从背后凑近搂住范川的腰:“没吃饱。”

范川打开他爪子:“大晚上吃多了积食,你们唱戏不是要保持身材么。”

何鸣不依不饶地继续往上贴,探进外套摸范川结实的腰:“我唱老生的,现在这身材还差些肉呢。”

范川抽了两张纸巾擦干净桌面:“干什么呢,痒,别胡闹,赶紧卸妆去。”

何鸣亲他耳朵,悄么声儿把他的衬衫从裤腰里拽出来:“没吃饱。”

后台的灯光是黄色的,从背后照下来仿佛给何鸣刀刻斧凿的侧脸镀了一层金,范川转头想骂他,心又被他美得软下来,半张的嘴顺势就去叼他菱形的唇。

何鸣本来提心吊胆怕范川翻脸铲人,冷不丁被极轻极软地咬上一口,一下子就生出满心欢喜与痒,真是恨不得把范川揉进心里含在嘴里,从里到外从骨到皮全都舔吻一遍。他一高兴手劲就收不住,一把将范川翻过身按在胸膛上,抱着转了小半圈。

搂腰托臀的抱法跟抱小娃娃似的,范川脸上挂不住,挣扎着要下来。他越挣扎何鸣越来劲,半拖半抱地把他扯到龙口处,指着舞台轻轻在他耳边吹气:“你看,川哥,我们在台上做好不好,今天我在这唱戏,看着你站在这里,恨不得把那铁镜公主拨开,把你拉到台上,对下面所有的人说,你才是我的妻,是我爱人,是我喜欢两年都没敢说,还没说就娶回家的人。”

范川被他按在舞台边的墙上,看着空旷的舞台和座位,心里却依旧打鼓似的慌:“好了,别闹,别闹,乖,你要做咱们回家做,在这里像什么样子。”

何鸣把他衬衫往上推,一寸寸摩挲他的腹肌:“川哥,我跟你表白呢,你理都不理我。”

范川怕痒,扭着腰躲他的手掌:“好了我听到了,咱们回家说,啊。”

何鸣不依,眼疾手快地解他的腰带:“你就在这儿说,不说我就不走了。”

看把你能耐的

你有本事就真别走
(↑链接有车,上面袖底下面不老歌)

评论(51)

热度(86)

  1. 无戒子于照 转载了此文字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