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方】封建杜和威猛方

一个脑壳有水的小段子

方孟敖赶到的时候,场面一度失去了控制。

杜见锋疯狗一样的被毛利民死死扯着,挥胳膊蹬腿地嚎叫:“方孟韦你他娘的有种过来,今天不打死你老子名字倒着念!”

方孟韦苔眉倒竖鹿眼圆睁,细长手指一拍桌子:“去你妈的怂包!你有本事过来,打不死你我名字也倒着念!”

方孟敖正待拉架,忽然听见有人大喊一声:“别打了,明校长来了!”一瞬间众人如鸟兽散,只剩杜见锋方孟韦二人直戳戳站在讲台两边。

俩人一回头,只见明诚校长铁青着脸站在教室后门口:“干什么呢!长本事了自习时间打起架来了!跟我到办公室来!”

 

“啪!”办公室新置办的花梨木桌子一震,明校长微不可察地缩了缩手掌,气势磅礴居高临下地问:“怎么回事!为什么打架?”

二人乌龟般缩着一声不吭,恨不得将头揣进肚子里。

“你们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

“……三八班杜见锋。”

“二五班方孟韦。”

明校长挑挑眉:“班级分得倒挺合适的。来,要打架是吧?我办公室地方大,随你们打。打啊!”

两块木头一动不敢动。

“不打是吧?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你们不打我可就打了,你们一起上,让你们两只手,今天不把我打趴下,你们自己到全校,挨班挨户把自己名字倒着念上一百遍!”

 

“我叫封建杜!我叫封建杜!我叫封建杜!……”

“我叫威猛方!我叫威猛方!我叫威猛方!……”

鼻青脸肿的两个人一战成名。

 

毛利民戳了戳现已是二零一旅少将旅长的杜见锋,小心翼翼的问:“头儿,你当年为啥跟方局长打成那样啊?”

杜见锋弹了弹烟灰,缓缓吐了一个烟圈:“唉,往事不可追……”

跑来蹭酒的方孟敖特别不客气:“可拉倒吧,AO猛打抑制剂——装B吧你就,小毛我跟你说,你那架白拉,就该让这孙子被我弟弟打一顿!”

杜见锋不乐意了,把厚底大皮鞋往桌子上一磕:“哎方毛你他妈抽着老子的烟喝着老子的酒你这么说话呢?那事能他妈怪我吗?”

方毛把烟往他脸上吹:“不怪你怪谁?”

 

那是一个金秋十月,丹桂飘香。日月军校的新生们,带着憧憬,带着希望,聚集在二五班的门口。受方孟敖之托前来接他弟弟的杜见锋白衬衫开着两颗扣子,手插裤兜垮着腿,歪着头往二五班门口一戳,嘴唇扯成一条斜出水平线30°的线段张口就喊:“小美啊,你哥让我把你捎回家。”

四周轰然笑起,方孟韦火上心来,凶神恶煞一抬头:“呱!”

从此冤家路窄,见面就打。

 

杜见锋特别哀怨:“方毛你别笑,这特么不都怪你,孟韦孟韦美美美,你说那么快怪我听错吗?”

方毛没回答,吧唧一下摁灭了烟头坐直了身子。一阵低气压从背后袭来,杜见锋心头一暗,缓缓扭过头:“孟,孟韦……我……”

方副局长冷笑一声:“结婚的时候怎么发的誓?”

杜见锋咽了咽口水,自觉蹲下身去,双手抱头开始蛙跳:“再说孟韦美,自己跳断腿!我叫封建杜,我叫封建杜,我叫封建杜……”

“我看见锋倒是一点都不封建,”方孟敖幸灾乐祸,朝弟弟一拱手,“孟韦才是真威猛!”

评论(51)

热度(315)

  1. M♡A于照 转载了此文字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