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cp】如何安慰丧气的写手太太

凌李

凌远抱着锅轻轻敲书房门:“太太,您的外卖到啦!”
李熏然头也不抬哒哒哒打字:“等等,我这篇楼诚AU写得超卡,到现在都没写完……哇你做的什么好香哦!”
凌远打开锅盖,端起一个精致的玻璃小碗,舀起一勺送到李熏然嘴边:“新鲜出炉的千字长评!熬了三个小时!好吃吗?”
“嗷!超香!再来一勺!”

盒饭

何鸣盯着页面猛扇大纸扇,拼命往嘴里灌热茶:“川哥,你看我新更的楼诚文,热度怎么低成这狗样?”
范川往他嘴里塞了颗草莓:“我跟你说,十热度相当于一个班,四十热度相当于一个排,一百多点儿热度相当于一个连,六百热度相当于一个营,两三千就是一个军团啊!你看你这热度,看是不多,但是每个数字后面都是个实实在在的人啊,真拉出来能炸他个七八十座桥了夺牛逼啊!”

谭赵

赵启平拍着桌子暴怒:“操!居然有人黑我楼总!操你看那篇文把我诚总写成那怂样!原地爆炸吧去你妈的嗷嗷嗷嗷嗷!”
谭宗明安抚地吹吹他的手:“别气,平平,你想想,这些人黑是黑了,明楼现在干嘛呢?”
“楼总在法国旅游呐。”
“明诚呢?”
“跟楼总一块儿旅游呐。”
“那不就得了,一个乞丐从清清的小河底下掏淤泥,脏的是他自己,累的是他自己,最后沉淀一下,河水还是干干净净的。你坐看江河万里,为那点儿淤泥生气,值得吗?”

楼诚

听说有人在黑我们?
旁友,你知道新政府和76号吗?
我们曾在那里度过无限黑暗。
后来那地方就炸了。

一个无脑小段子,给太太们无限的爱!

评论(52)

热度(232)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