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玄策×许一霖】好好做鬼,好好做人

送给 @慕似 的鬼故事,放飞自我的产物,设定都是瞎吹,您将就吃一口,么么哒~

许一霖从湖底飘飘忽忽浮上来。

他睁开眼睛,冰凉凄冷的蓝绿色湖水似乎也没那么可怕了,水底有飘摇的水草和尖锐的沙砾,他的脚踝被磨破了。许一霖眨了眨眼睛,水没有进到眼睛里,也没有进到耳朵里,或者说,他的身体穿透了水,像一张打湿的糯米纸。

哦,我是一只鬼了。

 

水底还有别的鬼,许一霖初来乍到,不太好意思和他们说话。他身边的那只鬼正在捉一条鲜肥的小鬼鱼,鱼狡猾得很,倏忽一下就从那鬼的指缝里溜走了。那只鬼叹了一口气,直起身来,同许一霖说话:“你好,你是新来的吧,我叫范川,在那边的街上开鬼面馆,你要是饿了就可以去我那儿吃面。”

许一霖有点惊讶:“做鬼也要吃东西吗?”

范川比他还惊讶:“做人要吃东西,做鬼当然也要吃啦!看不起鬼咋地?”

许一霖赶紧摆手:“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有点好奇。”

范川飘到岸上,拧了拧衣服上的水,对许一霖伸出手:“你这孤身一鬼,大半夜在这儿怪可怜的,先跟我回去吧。”

 

范川的面馆叫三条面馆,里面有很多鬼。

许一霖被范川捯饬干净,又是一副白白净净的小公子模样,比从前做人潇洒更甚。他一走出来,一屋子的鬼都盯着他看,有女鬼大胆的,当时就要往许一霖身上贴。范川喝退了那些鬼,给许一霖端了一碗素面:“你刚做鬼,吃不了荤的,素面将就吃一点,不要嫌弃。”

鬼面很细很轻,吃进嘴里不像人类的面筋道,软软糯糯的好像入口就能化掉一样。汤底非常香,带着奇异的草木清气和说不出的鲜味。许一霖小口小口地抿,满心不知不觉地高兴起来。他做人的时候还从没有那么高兴过呢。

范川坐在他旁边托着腮看他吃饭:“小公子,你生前会做什么呀?”

许一霖有点局促地把嘴里的汤面咽下去:“我,我会做胭脂水粉。”

范川摇摇头:“做了鬼都会变好看,不需要胭脂水粉,你还会做什么?”

许一霖更局促了:“我,我别的什么都不会了……”

“写字算账会吗?”

“啊,这个会。”

于是范川把许一霖留下,做个管账的小先生,没鬼来的时候让小许往门口一站,眨眨眼睛,就有好多笑嘻嘻的女鬼来吃面了。范川很高兴,这波不亏。

 

有一天小许又站在门口刷脸吸客,突然远远一个大高个儿人往这边走来了。

那人身体是实实在在的,头发有点乱,可五官端正又硬朗,剑眉星目菱唇,比鬼还好看。一霖本来没注意,那是个人嘛,肯定看不到自己。可是那人走到近前,直直往三条面馆里进了。

许一霖一惊,下意识就拦他:“哎,你怎么进来了?”

那人一对黑眼珠子可怜兮兮地眨了眨,从怀里掏出几枚铜板:“我,我有钱……我今天给人扛东西赚了钱……我刚刚擦干净鞋底,不脏的……”

哦,这人原是个傻子,傻子通灵这话居然是真的,可通灵也不代表能吃鬼饭啊。许一霖想了想,把他拦在原地:“那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问问老板。”

傻子点点头,很乖地贴着墙站在门口。傻子也好看,吸的客不比一霖少。

 

过了一会,一霖从里面走出来,朝傻子招招手:“你进来吧。”

傻子特别开心地使劲点点头,小心翼翼地踏进了面馆。范川从厨房探出头来打量傻子两眼,缩回去,不一会儿端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片汤出来。面片汤带着久违的人间的香气,西红柿酸香红亮,鸡蛋裹在白色的面片上,汤底稠厚,连许一霖都忍不住吸鼻子,口水差点滴穿下巴。傻子眼睛都亮了,却没敢直接拿筷子,将怀里几块铜板在桌上排了一排:“我,我这钱够不够?”

范川朝他笑一笑:“不要钱,送给你吃。”

傻子却正色将大碗往前推了推:“不要钱,不能吃。”

范川叹了口气:“祖宗,您赶紧把您那钱收起来,看见没,桌子都被你那钱烫出洞了。”

许一霖低头一看,吓了一跳,放在桌面上的铜钱烙铁一般,飞快将桌面烫出了四个黑漆漆的大洞。傻子也吓懵了,眨巴眨巴眼动也不敢动:“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没钱赔桌子……”

“那你给我当佣人,抵桌子钱,我这桌子是上百年的红木做的,可贵了。”范川特别霸气地往红木椅子里一坐,把面碗推给傻子:“面钱算在工钱里,行吧?”傻子木愣愣点点头,范川将一霖往他身边一推:“喏,你以后就是我三条面馆的人了,专门负责照顾小许。我最近得出去一趟,小许,三条面馆就交给你了。”

许一霖瞪圆了眼睛,可没等他开口,范川就一出溜不见了。傻子见他不高兴,大气都不敢出,消无声息地埋头往嘴里送面片儿。

 

许一霖住在三条面馆后面的鬼屋,范川拿纸和筷子糊出来的。

范川是个老鬼,什么都会,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投胎。许一霖从来也不问,只跟着范川学做鬼,反正他自己也不想投胎,人间糟透了。

本来那鬼屋不大不小许一霖住很合适,但傻子住不了,他往一霖房门口一站,纸屋子就塌了。许一霖眨眨眼,拈着碎纸片儿抖了两下,发愁,他可不知道怎么修这种房子。傻子瑟瑟缩缩地道歉:“对不住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我有个地方住,要不,你跟我去吧?”

傻子住在一间小砖房里,屋子狭窄破旧,却被傻子收拾得很干净,东西放得十分整齐。许一霖有点奇怪:“傻子,还有人跟你一起住吗?”

傻子摇头:“我爹妈被火烧死了,就我一个人。”

许一霖听他提起爹娘,既可怜他,又翻出自己生前的陈年往事,更可怜自己。傻子皮肤细腻,手上虽然满是新伤,但陈茧却几乎没有。他从前大约也是个公子哥儿,或许比自己还尊贵些。许一霖这样想,心里生出一点同病相怜的爱惜来。

然而傻子毫无知觉,正一心整理他抱了一路的包袱。包袱里有两个盒子,一个盒子里一套大大小小的刻刀,一霖以前见过,刻玉石用的。另一个盒子上包着锦缎,傻子并未打开,而是小心翼翼地藏进床底的石块下面,用杂物遮好。

一霖见此情状,在脑中迅速地将镇子上有名的玉石大户都过了一遭,却想不到这是谁家的公子。他从小就在镇中长大,也不爱八卦,再远的也想不出来了。罢了罢了,既然这傻子父母双亡,又能通灵,自己且做他的家人吧,管他是什么来头呢。

 

然而傻子不能真的餐餐去三条面馆吃,那里毕竟是鬼地,阴气重,傻子去多了身体不好。傻子先前给人家做劳工,每天辛苦得很,只能勉强赚一点饭钱。一霖想到他的刻刀,灵机一动,当天回来的时候随手从河边给他捡了一块石头:“你会刻石头不?”

傻子拿起那石头一看,双眼立刻发亮,露出惊喜之色来:“这是块好翡翠料。”

一霖一惊:“你怎么知道?”

傻子将石头翻来覆去在手中把玩,漫不经心地回答:“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知道,反正我就是知道。”

他从前应该很有些本事,并且这本事还记得,既如此,总不能再叫他卖力气受苦去。一霖问他:“那你会雕翡翠吗?这个能雕不能?”

傻子为难地皱眉头:“这我没法开,切不动……”

一霖笑嘻嘻地搓手指:“应该从哪儿开?”

傻子指了指:“应该从这边切出个大致毛坯,然后……”

一霖那玉一样细长白净的手指上突然长出长长的指甲来,切豆腐一般削掉了外层的废料,露出里面绿莹莹的翠来。长指甲收了回去,傻子目瞪口呆。

傻子傻起来尤为可爱,眼睛圆圆的,一霖捏他脸蛋:“怎么着,吓到你了?”

傻子点点头:“你这,这……”

一霖吓唬他:“我是鬼,最可怕的那种水鬼哦!”

傻子歪着头打量他:“你不像坏鬼,你好看。”

“我们鬼都好看,好鬼坏鬼都一样。你刚刚吃面的店,里头都是鬼,最好看的那个老板也是鬼。”

傻子想了想:“不对呀,最好看的是你。”

一霖把盒子里的刻刀扔出来,自己团吧团吧缩成一小卷儿钻进刻刀盒死活不肯出来。你们这些人类没法交流!

 

傻子再没去给人家做工,趴在砖房里刻了两天,然后他们换了一个大些的,漂亮干净些的房子。一霖夜里去面馆,白天就趴在傻子身边打盹。

新房子里的家具是一霖一手选的,他特地指挥傻子买了个摇椅放在傻子的桌边。鬼身体轻,压不动摇椅,傻子就一边刻玉石一边用脚慢慢晃摇椅,一霖水一样晃晃悠悠地在摇椅上淌来淌去,睡得比生前任何一天都舒服。一醒来,就能看见傻子认真的脸,低垂的睫毛一抖一抖。哎呀。

 

那日清晨一霖飘忽忽从院中树上落下来时,傻子正坐在院子里玩一支簪子。是一支通透雪白的玉梅簪,晶晶亮亮的。一霖落在傻子面前,伸手想拿。自从上次捡石头之后,一霖才知道,玉是通灵的,但凡自己一只鬼能拿起来的,都是好玉。这支簪子成色极好,一霖很有些手痒,他做鬼做得习惯,却还是免不了眷恋人间的东西。

他的指腹碰上簪子,却忽觉全身一重,似有做人的感觉,低头一看,指尖已被簪子吸了半块指甲进去。一霖愣愣地站在地上,盯着自己的指尖,颤着声音问傻子:“傻子,你碰碰我。”

傻子不明所以,一指头戳过去,“哎呦”一声,竟是结结实实地戳在了许一霖冰凉的身体上。久违的人类皮肤的触感明明白白的从被傻子戳到的肩膀上传来,一霖大叫一声,攥着玉簪子扑进傻子怀里,嗷嗷地又笑又跳。

傻子愣愣地站着,一霖搂他脖子的手冰冷又细滑,他满身起粟,心脏扑通扑通地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我的妈呀。

 

这块是极品的美玉,通透无杂质,鬼附身于上,可与凡人相触。一霖附进玉簪子里,簪子太细,特别挤,他不自在地动了动,傻子就看着那簪子在自己手里扭。

“嗨,这种玉还有大些的没有?”一霖从簪子里探出头来,拼命喘气。

傻子摇摇头:“这块不是你捡的,是城里的陆家专门送来玉料让我刻的,那形状我看像是边角料,估计只有陆家有大块的。”

一霖不太在意,从簪子里钻出来,围着傻子飘了两圈:“哦,没有就没有吧,现在这样也挺好的。”

明儿面馆歇息,一霖不肯睡,在那簪子里钻进钻出,玩得很是开心。傻子看他高兴,自己也忍不住乐呵呵地笑,捏着扭来扭去的簪子左摸摸右摸摸,撩得一霖喘着气儿喊痒告饶。小梅花簪子从傻子手里滑脱出来,顺着他的手臂一路跳上肩膀,在耳边停住了。

傻子亲手雕出来的,最大最精致的那朵梅花,轻轻地在傻子脸颊上碰了一下。

 

他们还未来得及再说什么话,院门就被敲响了。

一霖从簪子里飘出来,在他眼前晃了两下:“哎,别发呆了,有人敲门。”

傻子迷迷糊糊地傻笑着往院门走去,一开门,一个英气十足的姑娘站在门口。一霖好奇地飘过去,只见那姑娘将一块玉佩举到傻子眼前,唤他:“秦玄策。”

这玉佩和傻子成天揣在怀里的那块一模一样。

一霖的心,一下子从里到外,凉了。

 

来人叫陆雨涵,自称是秦玄策的妻子,原先以为秦玄策死了,为他守寡八年。直到前不久见到一块玉器,雕琢手法很有当年秦家八风堂的风韵,这才送玉料来试他一试。

陆雨涵指着傻子手里的梅花瓣上的纹路,骄傲地笑着说:“你看这梅花瓣上的阴刻线,细如发丝,婉转流畅,只有八风堂的游丝毛雕才能刻出来,你就是我夫君秦玄策!”

傻子呆呆地看向许一霖,一霖低着头,面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却叫傻子心都碎了。他急急忙忙哄他:“一霖,一霖你别生气……”话没说完,却被陆雨涵一把握住了手腕:“玄策!你怎么了?你是不是撞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傻子回过头来,看着陆雨涵惊恐的眼神,突然第一次真正意识到,他的一霖,是只鬼。

 

陆雨涵坐在一霖的摇椅上,从她四岁被寄养在秦家开始,一件一件将往事说给傻子听。一霖把自己缩进傻子的刻刀盒里,盖上盖子,一句也不想听。然而沉浸在回忆中的陆雨涵和拼命连接脑子里破碎记忆的傻子都没有注意到这消息的动静,一霖扯着刻刀盒底下铺着的锦缎,心里又酸又涩。

秦玄策,这名字真拗口,不如傻子好听。好吧……秦玄策确实是个好名字,贵气。

傻子命里缺水,我一早就看出来了,我名字里有霖字,又是水鬼,刚好补他。可是……这个陆雨涵,名字里又有雨,又有带水字旁的涵。

这个房子还是我捡来的玉卖了换来的呢,家具也是我选的,那是我的摇椅。秦家那么有钱,开个什么八风堂,宅子一定特别大,家具也特别好,比现在好多了。陆家有这么好的玉,肯定也很有钱。

明明是我的傻子。可他们有玉,秦玄策是陆雨涵的夫君。

 

当陆雨涵说出秦家失火的疑点,要秦玄策跟她回去为秦家报仇时,许一霖就知道,自己绝不能强留他了。与其留不住丢人,不如大方一点,好好告个别。

从今天起,好好经营范老板的面馆,好好做鬼。

你们人间的事真讨厌。

 

傻子听陆雨涵讲了那么多,只记起了一部分,正在一霖和陆雨涵之间犹豫的时候,一霖帮了他一把。傻子变回了秦玄策。

不傻的人,就不能通灵了。

一霖看见秦玄策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慌乱又镇定,带着陌生的凌人盛气,一边温柔地安抚陆雨涵一边不着痕迹地寻找自己。他附进秦玄策手上的簪子,悄悄俯身在秦玄策的手腕上吻了一下。玉是凉的,鬼也是凉的,可活着的人,每一块皮肤都有热度,有脉搏,血液在他皮肤下欢快的奔腾。

好好活着,秦玄策。

 

范老板总是不回来,许一霖一只鬼守着面馆,他的面总是没有范老板的香,可没有鬼嫌弃。那些来吃面的鬼都是好鬼,会教一霖盖房子,教一霖捉鬼鱼,教一霖吃香火,教一霖做鬼火炮竹。用宣纸糊的房子容易破但是特别暖和,可以两层宣纸中间夹一层草纸,房子就不会塌了。用鬼鱼汤下面条会特别鲜。香火口感像棉花糖,吃了香火会增强法力并变重,不会被风刮跑,如果想减肥千万不能吃。鬼火炮竹是用人类的铜钱板做的,千万不能用金银,一两银子可以烧掉一座宅子。

说起来,城里最近确实烧了半座宅子,据说跟原先八风堂秦家大少爷有关系,有什么人在争什么秦家的龙器……哎呀好好一只鬼,什么龙不龙的,太恐怖了,别说了别说了……

许一霖趴在柜台上,小口小口地抿香火。许家不太重视这个死去的小少爷,香火太蓬了,又不甜,一口下去什么都吃不到到哪儿看那个烧掉的宅子啊秦家大少爷没事吧哎呀我哪里认识什么秦家大少爷……

好气哦,开什么面馆,关门回家,叫你们再聊什么秦玄策!

 

虽然学会了糊房子,许一霖仍旧住在那个小院子里。除了藏在床下的那个盒子,傻子的东西一样都没带走,刻刀还散在桌上,好像他就是出去倒了杯水,喝完水就回来接着刻一样。

一霖每天照旧窝在他的摇椅上晃,他每天坚持吃香火,现在已经能晃动摇椅了。有什么办法呢,没人帮着摇了呀。

他迷糊着闭上眼睛,突然听见院子外面咔嚓一声,似乎是什么东西折断了。赶紧飘出去一看,范老板血糊淋漓地挂在树枝上,树枝都被他压断了好多根。许一霖特别心疼,赶紧把范老板抱下来,哎呦好重!

范老板缓缓睁开了眼睛:“呦,小许,最近香火吃得不少啊这么有劲。”

许一霖咬着牙把他放到床上:“范老板,你怎么变得这么重。”

范老板擦了擦嘴角蓝色的血,惨笑一声:“我出去时代旅游了,结果垃圾导游不靠谱,把我们带到抗日战争时候,我身上正好还有点儿银子,就顺手下去炸了个火车。”

许一霖很惊讶:“炸了大桥就会变重吗?”

范川摇摇头:“不是,我刚炸完大桥,垃圾导游就把我带到本来预定的年份,我在那边开了家面馆,勾了个特别好看的戏曲演员,跟他做了,然后就变重了。”

许一霖红了脸:“那你怎么又血呼拉碴的回来了?”

范川翻个白眼:“那个垃圾导游,看我找到男朋友气不过,又给我一把金子带我去炸了座大桥,我大意了,那群鬼子子弹带铜,我就受伤了,垃圾导游管杀不管埋,随手把我扔下来了。”

简直闻者伤心见者流泪,许一霖继续问:“那你现在怎么办呐?”

范川把自己身上的伤口捏橡皮泥一样捏起来,把皮肤抹平:“等着呗,等到那个戏曲演员出生前三年我就去投胎。”

“还有七十来年呢。”

“七百年我也等。”

许一霖特别感动:“范老板你们的爱情真伟大……对了那个垃圾导游叫什么名字?”

“叫蔺晨,只要你以后见着他,报我名字就可以暴揍他,他保证不还手。”

 

范川回来了,许一霖不用那么忙,终于可以专心在他们的院子里等秦玄策。他真羡慕范川,哪怕七百年呢,等的是一个能等到的人。可是自己能等到秦玄策吗?

先等着吧,万一呢。

 

秦玄策终于来敲门的时候,许一霖挂在树枝上嚼香火。许家改用了塔香,口感像泡泡糖,许一霖吹了个泡泡,被秦玄策吓炸了,香火就全都糊在他脸上了。他一边生气地抹脸一边S型飘出去,一上一下像春天花田里的小蝴蝶。

秦玄策看不见他,但能感觉到,隔着门就傻笑起来:“一霖,一霖你在家!一霖你开开门!”

一霖打开门,吓了一跳,这个大少爷,抱着个等身玉人,笑得比从前傻子还傻,对着空气温情款款语无伦次:“一霖,我的事全解决完了才敢找你,现在我没有什么家仇也没有什么妻子了,你不要再把我赶走了好不好?我给你雕了个玉人,雕得可像了,你要不要试试合不合身?”

一霖有点不好意思,你把这玉人抱在怀里,我怎么附呀。

秦玄策听不见,还在犯傻:“一霖,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一直在想你,特别想你,你出来和我说句话好不好?”

哎,要啥脸啊,脸都被泡泡糊住了,一霖往那玉人里一钻,搂住秦玄策的脖子狠狠在他耳朵上咬了一口:“败家子,这么大块玉,得花多少钱呐?”

秦玄策把他抱起来转了一圈:“现在我可有钱了,不差这点儿……哎呦一霖你是不是沉了?”

一霖把玉脸埋在秦玄策颈窝里不说话,心里盘算着,要不明儿去问问范老板,他怎么跟活人做的来着?

评论(42)

热度(118)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