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度】爱无性别(下)

 @月见黑🌚🌚🌚 下半篇我写了四遍……最后居然这样结尾了我真的很绝望……你要的嘟嘟追庄医生的梗根本没有体现出来……实在对不起……下次重写送你……

哭泣……



后来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呢?

最在乎颜面的他们在宿舍楼底下吵架。

庄恕勉强保留了最后一点耐心:“我们一个多月没见面,我不想一见面就和你吵架,你要是实在不开心,回去休息休息,冷静一下吧。”

陈亦度冷笑:“那是不是以后但凡有矛盾,我们就这么冷静,冷静一个月不够,还可以冷静两个月,三个月,一年,最好冷静一辈子,是吗?”

庄恕闭了闭眼:“你不要像个女人一样无理取闹,我前段时间在准备GRE,多忙你也是知道的,拿这种事和我闹别扭你觉不觉得很可笑?”

陈亦度几乎笑出了声:“我他妈当然可笑,我像个女人,对啊我像个女人,我穿女人的衣服,戴女人的首饰,闹女人的脾气,争取女人的权利。可是不管是男人女人,一个月都没有半句消息的,总归也算不上什么真感情。”

“不是真感情,你他妈是不是觉得,你特别勇敢特别伟大,特立独行公开表白,我就是接受的那一个,我他妈就从来没有真感情?”庄恕深吸一口气,点点头,“行吧,不是就不是,您继续勇敢伟大吧尊敬的女权主义者,我这种没有真感情的人就不跟您耗着了。”

陈亦度仰着头看某一层阳台上飘扬的白色床单,像一面投降的白旗:“好啊,那就算了吧。”

庄恕皱紧了眉头:“你什么意思?”

风越来越大,陈亦度的目光跟着白色布料的轨迹移动:“我说,那就分手吧。”

“你是不是有病!”庄恕上前一步抓住他的手,“好吧刚刚我话说重了,我向你道歉,但我觉得你这句话说得太冲动了,我希望你可以收回。”

床单被高高地掀了起来,脆弱地颤抖着。

 “这句话我想了很久,不是一时冲动。你从来没有理解过我,我也未必真的理解你,我们两各有各的理想,可是感情却太过单薄。你会为了你的理想忽略我,我的观念也不会因为你改变。我们总有一天会分开。”

床单被铁丝钩住了,在风和阳台之间拼命挣扎。

 “你有什么需要我理解你可以说,你想理解我什么我可以告诉你!我很喜欢你,从来没觉得我们感情单薄过,我觉得你可以好好考虑考虑。”

风真的很大,那间宿舍也许门开着,风灌穿了整间屋子,在落日的余晖里全心全意地扑在无辜的床单上。

“我所对抗的东西,你从来没有看到过,不会明白。而现在的你,哪怕再喜欢我,面对理想也不会为我作任何一点让步。就这样吧。”

铁丝松了手,风卷起床单,布料带着铁锈落在他们面前。

陈亦度捡起来,交到宿舍站,回了自己的房间。

庄恕站在原地,抹了一把脸。

 

庄恕临出国之前去远远看过陈亦度一眼。他坐在画室里,寸头衬衫牛仔裤,白色运动鞋底满是铅笔的灰。

他曾经笑着说过,以后想做婚纱设计,想设计最自由最平等的那种婚纱,新娘不需要坦胸露背,不需要束腰勒胸,不需要为了蓬松裙摆放弃自由的行动。

当时自己怎么回答的呢?

——那些女孩子自己愿意美,你设计的婚纱,她们未必乐意穿。

而陈亦度是怎么对待自己的呢?

——去美国吗?很好啊!哦你不用担心我啦,这几年我还是可以等的。我们可以打电话,视频,你要是实在想我我还可以去看你啊。

自己从没有告诉陈亦度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做胸外医生,也从没有问过陈亦度为什么想做那样的婚纱设计师。

就这样吧。

 

他们有很久很久没有再见面。

久到庄恕见识了女同学求职时遇到的困难猜疑,了解了女同事辞职生育的迷茫无奈,治疗过无辜受害却饱受白眼的少女,也挨过女性患者大喊非礼的巴掌。

久到陈亦度跌跌爬爬地创立了DU,从被排挤嘲笑到在婚纱界占据了一席之地。

也久到美籍华裔胸外医生庄恕在仁合医院掀起的风雨,通过纵横交错的人际圈传到陈亦度的耳朵里。

庄恕当年拼了命地学拼了命地考,拼了命地去做一个最优秀的医生,不仅是为了洗刷母亲那一个案子的冤屈,而是为了争取所有医疗工作者的权益。

他们的理想,最终都是为了减少他们曾亲眼目睹亲身经历的痛苦,为了给痛苦中的所有生命带来一点希望和慰藉。

 

陈亦度从玻璃长廊里慢慢地走过,两个小护士跟他打了招呼。陈亦度偷偷来了很多次,胸外的医生护士们早就认识了这个可爱的小总裁。

“小陈总,需要叨叨庄的作息表吗?”小护士笑嘻嘻地对他眨眨眼。

陈亦度有点不好意思:“这不好吧?这不是窥探别人隐私么。”

小护士笑起来:“你和叨叨庄还算别人?不用瞒我们啦,你请我们给他送饭的时候,我们早就看见他办公桌上的照片了。”

陈亦度心跳有点快:“什么照片?”

小护士很惊讶:“这么长时间你都没有看到吗?”

陈亦度微微低了头:“我,我到现在也没敢自己去找他……今天好不容易下定决心,他还不在……”

小护士大笑起来:“小陈总不要怂赶紧上!叨叨庄桌上一直放着你的照片!我跟你说,要不是他这么痴情我们早就给他介绍对象了,你不知道叨叨庄在我们院多吃香,整天絮絮叨叨又装得一脸严肃的样子真的超可爱!实力院宠!我们……”

另一位小护士捂住了她的嘴——庄恕黑着脸站在她的身后。

可她们悄悄溜走了,没有人还能顾得上她们。

 

庄恕的身材比从前丰润了些,将一件白大褂穿出了高定西装的气势。岁月隐去了他脸上锋利的棱角,还之以温柔的坚定。这坚定他自己看不到,只有陈亦度明白。

庄恕也同样明白了陈亦度十年如旧的坚持。当年的男孩子真正成为了一个男人,头发整齐西装革履,而他的理念已经在无数优秀作品中得到了最美的诠释。

当年没有理解的一切,现在都不必再问,不必再说。

 

陈亦度首先从长久的凝视里醒过来,他上前一步,牵住庄恕的手:“我等你好久。”

庄恕将他拉进怀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也是。”


评论(11)

热度(67)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