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铁】九头蛇失业老人沦落复联门卫依旧敬业令人敬佩(上)

我,一个盾冬girl,和 @茶见云 ,一个盾铁girl,聊着聊着,聊出了一个冬铁脑洞。我不清楚这是怎么发生的,但是我能怎么办啊我也很无奈啊互相投喂对方不吃的cp就是我们的塑料姐妹情啊。

谨以篇生于沙雕止于沙雕的文送给我的茶,我爱你,你不要再安利我奇怪的东西了。(等我把这个写完再写你点的荷兰弟×吴磊那篇说真的一想到这个神奇的cp我就很有点头秃)

时间线大概是美队三妮队冬三人对打过后,队冬没有去瓦坎达。事实上这玩意没有时间线也没有逻辑。我也不知道几发完,反正不长,就瞎他妈写呗。


很显然,躲避钢铁侠的追杀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哪怕对于冬日战士而言也是如此。

事实上,从某种角度而言,巴基宁愿为那终归由他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但是如果事情这么简单就好了。他为钢铁侠的这一桩赎罪,那么剩下的那些呢?他只有一条命而已,就这么死去,未免遗憾太多。至少得……得像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中士那样,至少得有一点点像。

他不想做冬日战士,从来不想,一点也不。

 

作为巴基,他完全能理解斯塔克看到那段录像的心情,他的悲伤、痛苦,或者别的什么,一点也不比斯塔克少,甚至可以说,比托尼多太多了。

“我记得他们每一个人。”这是一句谎话,他一个都不记得,可他全部能想象得到。哪怕用想象他也得全部记得,他得看看被他杀死的那些人,他们的亲人,他们的朋友,现在过得怎么样了。那些被杀死的人不能只是轻飘飘的数字,他得一笔一笔记下来,像记录他自己的过去一样仔细。

哪怕身为逃犯,哪怕步步危险,这是他罪有应得。

 

但自我惩罚并不包括被阴魂不散的九头蛇追杀控制,巴基被团团包围而挚友史蒂夫却无法及时赶到的时候他几乎想到了把枪子打进自己的脑袋,起码也得先在耳边开上那么几枪以保证耳鸣盖过那些该死的触发词。

他贴着自己的耳朵左右开了六枪,然后用剩下的那把枪作了殊死搏斗。

被按在椅子上,塞进口枷的时候巴基有一点点小小的庆幸。他的小主意真的还不错,他现在真的一点也听不见那些该死的屁话,也许这能帮助自己等会少造一点孽。

一点也好。

 

钢铁侠从天而降的时候他几乎有些感激了,炫亮的对准自己的掌心炮意味着电击结束,生命结束,痛苦结束,罪恶结束,被动的死亡逃避减轻了一点点巴基的负罪感。

让我到地狱偿还吧,如果有地狱的话。

……嗯?

 

钢铁侠瞪着大眼睛一炮轰掉了电击器,干脆利落地解决了九头蛇回收队,别扭又气愤地将冬日战士从电击椅里揪出来。

“所以,冬兵,他们一直都是这么对你的?”

冬兵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示意自己并不能听见声音。

“你聋了?”

冬兵在自己耳边比了开枪的手势,十二下。

“你疯了!”钢铁侠看清他耳边流出的血,迅速地往冬兵的耳朵上喷上急救喷雾,然后捏着他飞回斯塔克大厦。

冬兵眼疾手快地抓住了九头蛇回收队残留的指令本。

 

说实话,自从七十年前从火车上掉下悬崖,巴基本基就有点恐高。

……

这他妈也有点太高了吧?

 

被放到斯塔克大厦楼顶的时候巴基实在花了一点点力气来让自己站稳并控制自己不要往下看。

所幸斯塔克非常着急地把他推进了大厦内置医疗室。巴基脚不沾地往前滑动的时候脑子里只有两个想法:这大厦可真大。斯塔克看起来好像对各种伤经验十足。

被放在急救舱里时斯塔克没收了冬兵手里的小红本,并傲娇地一句话都没有说。不知道斯塔克学过俄语没有啊。

 

但冬兵从急救舱里出来的时候很显然斯塔克已经完全搞清楚这本小红册的内容了。

因为他听见斯塔克说:“他们花了十七年,在你脑子里植入了那些指令词,你记得吗?”

冬兵摇摇头。不能说记得,只有非常模糊的印象,一次又一次无法计数的疼痛和寒冷,像很多很长的遥远噩梦。

斯塔克仰头眨掉眼睛里隐约的泪花:“你真的记得我妈妈和爸爸吗?”

冬兵艰难地回答:“对不起,我会记住他们,所有人,但我还没有收集完整。”

“你难道不觉得当务之急是解决你脑子里那些该死的铁锚吗?我实在不想再看到你,我是说不想看到任何人遭受那些!我看过你的录像和照片,巴恩斯,你不应该是冬日战士,连你逃亡时住的租房里都仔细打理过,储藏零食和水果!”斯塔克扭过头,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他们是怎么把那样一个人变成一把武器的?”

冬兵抿了抿嘴,试图安慰他:“我现在要好一些了,真的,我记得……”

“渴望。”

“这他妈是什么声音?停下!”斯塔克惊恐地站起身来,“贾维斯!”

“生锈。”

冬兵捂住耳朵:“停下!”

“十七。”

“贾维斯!星期五!”

“黎明。”

冬兵握紧拳头,开始吼叫。

“火炉。”

“sir,我找到了声音来源,已经将其阻隔,星期五正在追查……”AI管家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但事实上刚刚恢复的他再次遭受重创,情况远不如听起来那么乐观。

斯塔克当头一炮击晕了半狂躁状态的冬兵,咬牙切齿地骂出了声:“f**k,我的安保系统是纸糊的吗?看来我又得和队长分享同一个目标了,九头蛇一个不留!”

然而手底的超级武器并没有那么容易控制,冬兵很快醒过来,斯塔克刚想不顾他的大脑安危再补上一炮,就听见冬兵低沉的声音。

“听候指令。”

“What the f**k?”

 

“指令无效,请重申指令。”

斯塔克快要被烦死了,他不太清楚要怎么维修半洗脑又被当头轰了一炮的九头蛇武器,也不太清楚怎么照顾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中士,更不清楚怎么处理这个莫名其妙的跟屁虫巴基。真的,斯塔克家除了笨笨任何一个AI都比这个家伙智能多了!

自从“听候指令”过后,这个金属胳膊的人形兵器就一直寸步不离地跟着斯塔克,坚持要他下达任务指令,并且拒绝一切“没有任务”的指令,连“原地待命”也只能维持二十分钟,时间一到这个茫然的大家伙就又会跟上来。

你说把他困住?只要斯塔克表现出一点想要控制他行动的行为,这个大家伙会立刻狂躁起来。你看到了,冬兵的金属胳膊连钢铁侠的掌心炮都能一把捏坏,说真的,虽然斯塔克很有钱,但还没有那么多振金来造一把冬兵专属午休躺椅。

“好吧,好吧,你的任务是打扫客厅,能明白吗?”

“接受指令。”

“What?”

 

斯塔克没有想到这个随口一说的指令真的能奏效,更没有想到冬兵对于“打扫”一词的理解如此……与众不同。

面对空荡荡的客厅,斯塔克心想,这也太干净了。

可能下一次得谨慎挑选指令。


评论(11)

热度(63)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