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方】你家缺狗吗?

我有病,我瞎写,我ooc,我傻白甜,我写的都是些什么玩意,我向角色忏悔。

李熏然收养了一只退役警犬。
警犬叫肚肚,个头很大,正值壮年,毛发油亮柔顺,训练有素,仅去年就破获了十三起案件,本来大有可为,却因为一次缉毒任务落了后遗症,虽被授予“二级功勋犬”的称号,不得不提前退役。李熏然一眼就喜欢这只大狗,做了证明交了申请,高高兴兴地将警犬带回了家。
肚肚回家的时候凌远正在炖骨头汤,李熏然欢欢喜喜地捏了两块骨头,一块塞进嘴里,一块丢在地上。可肚肚端正矜持地和李熏然面对面坐着,头也不低一下。
李熏然把骨头捡起来,送到肚肚嘴边:“干嘛?警犬了不起啊?还得要人喂?”
肚肚别过了头,骨头上的肉汁蹭在下巴毛毛上,看得李熏然都忍不住了:“喂?就算是警犬也不用这么克制吧?现在我们回家啦,没那么多规矩的。”
凌远端着汤碗放到餐桌上,把李熏然提溜起来:“又坐地上,人家狗屁股腿儿上有毛不冷,你有吗?你腰和关节又舒服了是不是?”
李熏然捏着骨头站起来,乖乖地跟着凌远往餐桌边上走:“肚肚不吃我肉。”
凌远隔着纸巾把他手里的骨头接过来,放进早就准备好的肚肚的新饭碗里,肚肚立刻冲过去啃了起来:“喏,看见没,人家是讲究的狗。”
李熏然有点不高兴:“怎么着?我手脏吗?吃碗里的不吃我手里的?”
凌远把他推到卫生间:“要是狗喂你吃骨头你吃吗?再干净的狗爪子也是狗爪子,你嫌狗,人家也嫌你。刚摸过狗,洗了手再吃饭。”
李熏然往手上搓着肥皂,突然大嚎一声:“卧槽!我刚刚拿摸过狗的手啃了骨头!”
凌远和肚肚被他吓了一跳,一齐从饭碗里抬起头,嫌弃地看着他。

肚肚很快融入了凌远和李熏然的亲友圈。
肚肚威风凛凛的,李熏然特别骄傲,到哪儿撸串遛弯都要带着
为此他表哥赵启平十分气愤。
“那天我正在酒吧里唱歌撩妹!气氛可嗨了!结果李熏然!他妈的疯狗一样牵着一条疯狗就直直朝我冲过来!吓得我一下子就唱劈了!一句who let the dogs out张口就出来了!那天据说晟煊的谭总都在!你知道多丢人吗!”
李熏然盒盒盒盒地笑滑到地板上,肚肚在他脚边歪着头,无辜地欠抽。
赵启平平静下来:“你这狗这么帅,就叫肚肚啊?这名儿多怂啊?”
李熏然揉揉肚肚脑袋:“这名儿是原先警队的人起的,是有点怂,但我还没想到好名字,要不先改成杜旅长吧,我前两天看个抗日剧,里头那个主角旅长就姓杜,长可帅了。”

杜旅长改了名,更加威风凛凛了,走在大街上一双耳朵竖的比黑猫警长还像天线,眼睛比黑猫警长还像铜铃。可别说,还真捉了一个小偷。
地铁口原本人就多,又有烤红薯关东煮的摊子在路边堵着,人群更加拥挤。李熏然牵着杜旅长小心地走着,突然手臂一紧,眼睁睁看着杜旅长朝着红薯摊边一个中年人就冲了过去。
周围行人还没来得及被一只疯了似的大狗吓到,就见狗主人迅速利落地反剪了那中年人的手铐起来,从他手里拿出一个红色的小布钱包递给红薯摊老奶奶:“大娘,这是你的钱包吧?这边人多,可千万注意保管财物。”
嚯,面对面的警察抓小偷啊,真带感!
小警察拎着小偷刚要走,突然想起来:“杜旅长!旅长!老杜!咱们回去了!”
行人顺着他眼光望去,只见那大狗,臭不要脸地蹭在一个白白净净的年轻人脚边,撒娇卖萌无所不用其极。

那年轻人叫方孟韦,是这附近的片儿警,李熏然看老杜那狗腿样,心里虽然酸得很却也顺了它的意,请方孟韦帮忙牵老杜,自己带着小偷跟着方孟韦去他派出所做笔录。
两个年轻小警察一路上随口一聊,立马就想拍大腿认兄弟,这一见如故相见恨晚酒逢知己搜楼美特,真的是可遇不可求!俩人手舞足蹈地聊案子聊枪械聊公安大学可他妈牛逼的师兄和教官,直聊得小偷沉默老杜流泪,狗尾巴急的只打李熏然小腿肚子。
当方孟韦终于将李熏然送出门的时候,他终于再次真正注意到了老杜:“你家这狗真威风,警犬?”
李熏然一扬脖子:“是的,可厉害了!去年的二级功勋犬呢!就是受伤了,不得不退役,唉。”
方孟韦蹲下身摸了摸老杜脑袋:“我也想领养一只警犬,就是我一个人太不方便,怕忙起来没人照顾,要不咱留个联系方式,以后云撸狗?”

李熏然后来可他妈后悔了。
这联系方式一给出去,狗就不是自家的狗了。只要方孟韦视频消息一来,老杜就跟着了魔似的,上蹿下跳翻腿蹬脚就差没后空翻,每次都把方孟韦逗到大笑。
终于有一天,矛盾爆发了。李熏然牵着老杜去见方孟韦,二十米开外李熏然就拉不住了,被老杜拖着跑,一边跑一边骂:“妈的老杜你是不是忘了你主人是谁!我看你叫见疯算了!见人就疯!杜见疯!”
“杜见疯”三个字一出口,老杜骤然停住了。
李熏然被惯性带得一踉跄,抬头刚要骂,却也愣住了。
方孟韦带着来不及收回去的笑意,目瞪口呆地看着大狗变成了一个大老爷们。
大老爷们把不知道哪来的白衬衫军装裤黑军靴穿得又痞又狂,跟电视男主角似的,可帅了。

李熏然一拍桌子:“能不能科学点儿?咱们这不是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新中国吗!人变狗狗变人是怎么个意思?”
杜见疯,不是,杜见锋二郎腿一翘:“咱们现在活在一篇无脑傻白甜非科学的搞笑段子里,作者不谈唯物主义老子有什么办法?总之,我,一条二级功勋犬,被你喊的名字唤醒了,变成人了,有房有车有户口有存款,准备追面前这位可爱的小方警官。”
李熏然更气了:“作者售后这么好!那能不能再给条一样的狗还我?”
杜见锋不高兴:“老子独一无二!不过你要是想要狗,我再给你弄一只就是了……哎?小方警官你发什么呆呀?”
小方警官涨红了脸,劈手一个过肩摔把杜见锋撂翻在地,转身就走。

小方警官到家时,漂亮的大狗坐在门口,吐着舌头看他。
“你干什么呀?你不是变成人了吗?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别以为你是狗我就不打你!”
“汪!嗷汪!”杜见锋可怜兮兮地蹭方孟韦小腿。
“走走走,装什么装,你要是个人,你有房有车有户口回你的家去,你要是只狗,那也是熏然的狗,到我家干吗?”
杜见锋悬着前腿站起来,把毛茸茸的脑袋往方孟韦手心送。
“你走!这是什么意思啊?碰瓷怎么地?我就是警察,把你扭送派出所!”
杜见锋嗷嗷地哼着往方孟韦身上扑。路过的邻居们奇怪地盯着这一人一狗看。
方孟韦气不打一处来,拎着杜见锋后颈皮就往屋里拽——当然没用劲儿,跟按摩似的,杜见锋心里乐翻了,忙不迭往屋里窜,砸在沙发上变成人,抬起一颗梳得油光水滑的大脑袋理直气壮地问方孟韦:“你缺宠物不?不用照顾不用陪,能干能赚吃得少。不缺我过两分钟再问。”
结果两分钟还没到,门铃就响了。方孟韦他大哥方孟敖一来就笑:“嚯,这狗神气!孟韦你新养的?看着像警犬,孟韦你既然已经带回家,就好好养,咱们做警察的最知道警犬的辛苦,别跟那些一时兴起的人一样养了扔……”
方孟韦一句都辩驳不了,瞪着快要笑翻的杜见锋气得从脸红到脖子。

总之莫名其妙地,有房有车有户口有存款的杜见锋,从李熏然的宠物强行变成了方孟韦的宠物。
李熏然和方孟韦依然没事就视频,不为云撸狗,为云骂狗。
“熏然啊,你家这狗怎么这么不要脸?大半夜扒房门凌院长怎么没打死它?”
“别别别,这是你家狗。它以前在我家从来没扒过房门,我和老凌在一块的时候它都自己躲开来着。”
“那这狗在你家的时候挑食不?我喂它狗粮它都不吃,非得跟我抢鸡腿,还抢鸡腿上的脆皮!真想打死它。”
“在我家啥玩意都吃,不仅吃狗粮还吃卫生纸塑料袋沙发拖鞋毛巾拖把,我也想打死它。”
“但是这狗最乖的就是会自己上厕所。”
“小方你千万别提上厕所,一说我就来气!当时它在我家,还是狗,我带它上厕所,它还转过身不让我看,我当时……妈卖批我当时以为它就是只狗,觉得好玩非要看……我都看了些什么玩意啊!”
方孟韦的视频被强行截断了。
李熏然被凌远从背后掐住了腰。

杜见锋把方孟韦按在沙发上:“你想看吗?”
方孟韦红着脸把他铲翻在地:“滚!”

最后一次,方孟韦没有把杜见锋铲翻。
而是抱住了他。

为什么呢?
因为作者很着急,她写了三千字还没到她的梗。
好的我们来看她的梗。

方孟敖的孩子四岁时,方孟韦还在名义单身,方孟韦家的退役警犬不仅没死连老都没有老。
方家似乎已经无奈地接受了方孟韦的单身主义,只怕他孤单。于是方孟敖经常带儿子来陪方孟韦玩。
小小方很喜欢小爷叔,一来就要亲要抱要飞高高。杜见锋很气。
于是杜见锋使了美狗计。
小小方中招了。
小小方使出又哭又闹满地打滚计,要求带大狗狗回家。
方孟韦本来不同意,可想了想,笑着点了头。
第二天一大早,方孟敖一手拎孩子一手拎狗,站在方孟韦家门口。
小小方捂着屁股,哭着向小爷叔道歉,把大狗狗还给了小爷叔。
因为杜见锋撕掉了方孟敖的沙发,海绵丢了满地,啃坏了卫生间的木门,把木屑吐进马桶,马桶堵了。
方孟敖借完方孟韦的卫生间,拎着再也不想来小爷叔家的小小方回了家。
杜见锋特别得意地在沙发上摊成一张狗饼,尾巴甩成旋风陀螺。
方孟韦坐到杜见锋身边:“你变回来,我保证不打你。”
杜见锋很听话,大老爷们乖乖地躺好了。
方孟韦捏开他嘴巴,亲上去,舌头在杜见锋牙齿上舔了一圈:“那些东西那么硬,你牙口不错啊。”
但亲完之后杜见锋还是没逃过一顿打。
方孟韦拿杜见锋的存款赔了方孟敖家的沙发木门。

好的故事讲完了。
这都讲的什么玩意啊。
哦,差一个更不是玩意的结局。
后来,方孟敖亲手撕了杜见锋家的沙发,拆了杜见锋家的门,然后给杜见锋打了一笔钱。杜见锋报了警。出警的方警官毫无作为,冷漠地拉着一起出警的李警官去了凌院长家吃龙虾。杜见锋要求跟随,被李警官赶下了车。于是杜见锋只好和方孟敖一起去喝啤酒撸串。
后来的后来,杜见锋把方孟敖喝趴下了。醉酒的方孟敖,请杜见锋好好照顾自己的弟弟,还请杜见锋注意保护牙齿。
小方警官和杜老狗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评论(98)

热度(397)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