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救花

明楼放学回到家,看见庭院里有两只小泥猴。

明楼眯起眼睛笑,轻轻拍了其中一个小家伙的后脑勺:“明台,你怎么脏成这样?”

明台裹个毛绒绒的小围巾,鼓鼓的嘴巴里含着糖,手心满是粘腻的糖汁和泥土,半是心虚半是讨好地朝明楼扬起头:“哥哥,我们在做家务呢,诚诚哥哥说春天来啦,要给花浇水,我在给他加油呢,我们在做好事。”

穿着连帽小斗篷的诚诚哥哥站在花坛里,捧着小喷壶,猫儿般期待又矜持地微微翘起嘴角,眼睛亮亮地等一个夸奖。小小的裤子和鞋子上满是泥土,牡丹的根处积出一个小小的湖,明楼在心里叹一口气,向明诚伸出手:“阿诚做得很棒,明台也很棒,来,外面风大,我们回去。”

明诚有点不太乐意,但还是乖乖地坐在哥哥手臂上搂着哥哥的脖子:“我还没浇完呢。”

哥哥用另一只胳膊抱起了另一只小麻烦精,在两边的圆脸蛋上各亲了一下:“今天我们阿诚和明台帮哥哥姐姐做家务,说明我们阿诚和明台都长大啦,哥哥很高兴。但是呢,今天我们阿诚浇得特别卖力,我们明台加油特别热情,这水呀,浇得太多啦。”

明台把糖果嚼得嘎吱嘎吱脆响:“水越多越好呀。”

哥哥在门口蹲下来,把两个小东西放在两边膝上,指挥他们甩掉两双小泥鞋:“不呀,如果水浇得太多了,花会被淹死的。”

明诚很紧张:“我,我不想把花淹死。”黑亮的眼睛里已经开始闪了泪光。

哥哥把赤脚的小朋友们放在自己的床边上,帮他们扯掉脏裤子,用温热的湿毛巾擦干净手脸,塞进柔软厚实的大被子里:“没关系,待会儿哥哥给花补一点泥土,水被泥土吸走了,花就不会淹死了。”

两个小家伙缩在一起,忐忑地等待着人生中第一份关于生命的判决书。

 

过了一会儿,脏兮兮的赤脚的哥哥回来了,也脱掉脏裤子钻进被窝里。

“哥哥哥哥,牡丹花救活了吗?”

哥哥得意地笑了:“当然救活啦!”

小朋友们发出了小小的欢呼声。

哥哥摸摸他们细细软软的头发:“虽然花救活了,但是今天的事儿啊,我们还是要总结教训。”

小朋友们尽量挺直了腰背,板起脸来,表示认真。

“我们阿诚和明台为什么会想要给花浇水呢?”

明诚举手:“因为我们喜欢姐姐的牡丹花。”

哥哥捏一捏他的肉手掌:“还有呢?”

明台补充:“因为牡丹花喜欢水。”

哥哥点点头:“我们喜欢牡丹花,我们认为牡丹花喜欢水,所以为了表达我们对牡丹花的喜欢,我们给牡丹花浇水,对不对?”

小朋友们点点头。

“但是呢,我们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牡丹花,不能因为我们自己觉得水越多越好,就给牡丹花浇大量的水。其实呢,牡丹宜干怕湿,不喜欢水,给牡丹浇太多水牡丹会不舒服的。”

明台大声举例:“对!就像诚诚哥哥喜欢吃奶糖,就把所有的奶糖都剥给我吃,我都吃得牙疼啦!”

诚诚哥哥有点沮丧:“我不是故意让你牙疼的……”

哥哥蹭蹭诚诚的脸表示安慰:“我们都知道,阿诚是最好的哥哥,阿诚是喜欢弟弟才这么做的,哥哥要向你学习。现在为了阿诚做更好的哥哥,我们来问问明台,明台喜欢什么?”

明台手舞足蹈:“我喜欢牛奶,喜欢青团,喜欢鸡腿,还喜欢彩泥人。”

哥哥笑着问阿诚:“阿诚喜欢什么啊?”

阿诚把脸埋在哥哥肩膀上:“我喜欢花,还喜欢哥哥。”

明台补充:“哦对,我还喜欢姐姐!正好,大姐归我,大哥归你。”

哥哥把两个小肉团子搂进怀里,大笑着滚成一团。

春天的风刚刚暖和起来,带着新鲜泥土的香味柔软地穿过窗帘。复苏的生命和恰到好处的欢喜,在这风里蓬勃生长着。

 

听说了汪曼春为了明楼跪在雨里求大姐的时候,其实明诚有点羡慕她。

他也是刚刚了解自己,知道自己的心已经在某个时候被分成了两半,一半作为弟弟,在过去几年的幸福生活里对明家大哥日久生情,一半作为明诚,在巴黎的夕阳里,在小小的白色公寓前,对提着箱子敲门的明楼一见钟情。

但这喜欢早在十二年前就已经轻飘飘地宣之于口,并将永远不会被正视。没有人会知道明诚有多喜欢明楼。

他连为明楼跪着淋一场雨的资格都不会有。

 

巴黎永远是明诚心里最浪漫的城市。这个城市在时代里摇摇晃晃,却始终有安静的学校,夕阳和白鸽。

明楼抱着书,带着夕阳,从白鸽群里穿过来,带着同十二年前别无二致的微笑。

明诚在这样近乎圣洁的微笑里低下头,觉得自己似乎也如十二年前一般,带着满身愚蠢的泥污。

明楼趁他低头,拍一下他的肩膀,从他身后变出一支玫瑰花:“你从小就喜欢花。”

明诚接过来:“真好看。”

我从小就喜欢你。

衣衫单薄的卖花姑娘抱着同样的玫瑰,从明楼身后走过去。

哦,原来是因为可怜这样的孩子才买了花。明诚的喉咙酸起来,鼻尖贴着不那么新鲜的花瓣,缓缓地深呼吸。

如果不合时宜的爱太多,是会淹死明楼,还是会先淹死自己?

 

明诚带着明楼暴怒的命令去救他们的弟弟。

 “你们两必须平平安安活着回来见我见大姐听到没有!”明楼眼中带泪,明诚看见他的恐惧,痛苦,愤怒,看见自己所能了解的所有情绪。

明楼缓缓放下了抓着明诚领带的手。

明诚转身离开。

那一瞬间明诚想到小时候那株生死不明的牡丹花。等待生死判决的心情是如此令人战栗,无论经历过多少次都一样。而出门去的那个人,是最深刻的希望。

那泪光是明楼的求救。也许明楼自己都不知道。

怎么能让他失望。

明诚在回归平静的树林里将弟弟带回家,他们和小时候一样满身泥土,也一样在门口脱了鞋。

明诚赤脚走进书房,明楼坐在柔软宽厚的被子里,明诚给了他一个微笑。

明楼长出一口气,拍了拍身边空位:“还有一会儿才上班,过来歇一歇。”

于是明诚脱了脏掉的外衣外裤,钻进了被窝。

“牡丹花救活了。”明诚说。

明楼疑惑地皱了皱眉:“嗯?”

明诚不理他,自顾自地说:“我喜欢花。”

明楼回忆起来,笑一笑,摸了摸他的头发:“你从小就喜欢花。”

“还喜欢哥哥。”

院子里的牡丹依旧生长着,弟弟在楼上补觉。窗外的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明楼的唇落在明诚的额头上。

“不要怕,哥哥喜欢水。”

 

评论(38)

热度(317)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