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狗】茨木童子你把我家钥匙放哪了

送给我的茶太 @茶见云 ,远离新型网络诈骗小番外

祝我的茶太越来越美丽,越来越可爱


初春的雨没完没了,风也没个定性四面八方乱吹挡都挡不住,大天狗在家门口收了伞,眉头皱得像打湿的卫生纸。

大天狗住在顶楼,垃圾公寓对门没人住,于是他也懒得再装,吧唧甩掉了湿透的皮鞋,扯掉黏在脚上的袜子,撸起拖泥带水的裤腿,从口袋里摸出钥匙——

卧槽我他妈钥匙呢?

 

落着脚印的地毯被拎起来翻来覆去抖了不下十遍,门框差点被拆下来,垃圾袋都检查过,门卫大爷被问到烦躁:“走走走,真没人把钥匙放我这!”

湿漉漉乱糟糟赤脚露踝的大天狗生无可恋地坐在台阶上,摸出了手机。

 

今天早上天气就不大好,茨木童子临出门又转回身,往大天狗的公文包里塞了一把折叠伞:“大天狗,天气预报说有雨,我伞放你包里你别给丢公司啊,那个,我晚上不回来吃,你随便吃点。”

大天狗故作矜持地接过包,对着镜子最后理了理仪容仪表,状似无意地随口问道:“哦,知道了,你晚饭哪儿吃?”

茨木咧嘴笑起来:“我前两天遇见高中同学酒吞童子,今天约了一起去喝酒撸串。哎我那同学可有意思了,以前在班里回回考第一,可牛逼了,我们本来以为他都能上最好的大江山大学,谁知道他后来为了他喜欢的人,居然没去大江山,跑到平安京来念书。我们以前关系可好了,全校我就服他,他那数学题做得,我跟你说!扑儿费克特!他那……”

大天狗黑着一张脸,咣当摔上了门。

去你的宇宙无敌黑风旋转老同学!

 

对于茨木童子这个人,大天狗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初春的阳光,仲秋的风衣,没有他不会活不下去,甚至生活不会有什么太大改变,可从他莫名其妙又生机勃勃地闯进自己的生活之后,好像自己整个人从里到外都温暖了起来。

房租被强行入住的茨木童子分担了一半,大天狗给自己买了一支长笛。

茨木做饭很有一手,大天狗再也没有嫌弃过自己的便当,而且脸色也越发红润起来。

茨木很喜欢听些节奏欢快的曲子,大天狗起初嫌吵,后来听着听着习惯了,有一次突然发现自己打起了节拍,他一抬头,电脑屏幕上赫然倒映着自己的笑脸。

大天狗承认自己对他与别人不同,可这不同到了怎样的程度,他自己也未必清楚。

他只知道自己从早上开始心里一直不痛快。

 

说到底不就是一个室友嘛。

实在不行也就是室友和他的高中同学嘛。

以前朋友关系好,说起来的语气比较骄傲也是正常的嘛。

毕竟那个同学也很厉害嘛。

一起吃顿饭不是很正常的嘛。

 

去你妈的茨木童子你他妈刚勾搭了老子转脸又他妈去约会老同学还他妈带走了老子的钥匙!

 

大天狗拨通了茨木童子的电话。

“杀马特杀马特洗剪吹吹吹吹……”什么垃圾铃声真他妈难听啊。

“杀马特杀马特洗剪吹吹吹吹……”这铃声真的很难听茨木童子你咋回事?

“杀马特杀马特洗剪吹吹吹吹……”茨木童子你他妈怎么还不接你手机是三星note7吗!

“杀马特杀马特洗剪吹吹吹吹……”茨木童子,操你妈,再说一遍,操你妈,over。

……

“杀马特杀马特洗剪吹吹吹吹……”茨木童子我求你了接电话啊我要饿疯了我脚要冻掉了我衣服都快干了……

“喂?大天狗?你怎么了怎么打这么多电话?大排档太吵我刚刚没听见,一看手机二十六个未接电话吓我一跳……“茨木欢快的声音隔着手机传过来的一瞬间,大天狗心里不知是妥帖安心还是酸涩愤怒。

“茨木童子你把我家钥匙放哪了。”大天狗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他不想让自己听起来太过脆弱或者愚蠢。

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哦!在我口袋呢!要不你等我一会?我们吃着呢。”

大天狗喉咙里莫名地酸了一下,他深吸了一口气,尽量保持一贯的冷漠:“我已经等了一个小时了,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茨木想了想:“我们吃快一点,待会我把他送回家,然后回去行吗?”

大天狗叹了口气:“我有点冷。”

茨木语气温和了些:“我尽快,你再坚持一下,等我会,行吗?”

大天狗从台阶上站了起来,真正地平静了:“那算了,你不用回来了,我自己想办法,你慢慢吃吧。”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大天狗?难道你希望他立刻回来给你开门吗?哪怕是恋人,也没有把对方从饭桌上扯回来专门给你开个门的理由吧?何况你只不过是个不知道关系算不算好的室友。你心里酸什么呢?你用什么样的资格和立场酸呢?这件事明明是你自己的错,谁让你出门不检查钥匙。

大天狗这样想着,把头靠在楼梯扶手上。

很多灰尘,可他一点都不想管。

算了吧,大天狗,自己打电话公安备案专业开锁吧,自己配个十把钥匙每个角落藏一把吧,自己一个人过不要再有什么希望了吧。

可是,放弃等待原来也这么累吗?

 

真的很冷,大天狗叹一口气,搓了搓手,按开了手机屏幕,对着墙面上的开锁小广告缓慢地拨号。

“嘟……嘟……”

“噔噔噔噔……”

“喂?你好我们这里是专业开锁,请问需要帮忙吗?”

“噔噔噔噔噔噔噔……”

“平安京暖春翠庭小区SSR栋601室,开锁。”

“住手!”

大天狗和电话里的开锁匠一起愣住了。

茨木童子气喘吁吁地站在楼梯口扬起头:“别,别找开锁了,我回来了。”

 


评论(24)

热度(129)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