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组】半夜

胡八一撩起了床帘,小声地朝帘那边吹气:“嘿,嘿,齐勇!”

齐勇其实没睡着,只是不想搭理他,这人平日里聪明机警,可在自己面前总有些莫名的痴态,零零碎碎的小把戏一撩就着,没完没了。

胡八一低声笑,用一支芦苇,或者系在木枝上的什么动物的毛,挠齐勇小巧的下巴。一个大老爷们,皮糙肉厚板寸头,冒着青黑胡茬,居然有这么可爱的一个下巴,怎么能不叫人怜爱呢?而他藏在薄薄的在阳光下半透明的眼皮底下的黑亮眼睛,简直比这下巴可爱一千倍,胡八一当然想让它睁开。

形容一个汉子可爱,往往是要被打的。但是胡八一觉得这是最高层次的赞美。

第一层次的欣赏,是觉得一个男人帅,一个女人美。符合普遍意义上的生理特征,以大众审美将其作为普通案例进行笼统的概括总结。

第二层次的喜欢,是觉得一个男人美,一个女人帅。这没有什么参考价值,仅仅是胡八一对部分个体的主观感受。一个男人拥有锋利的眉尾,眼睛里却藏着慈爱和柔软,一个女人披着顺直的长发,下巴却扬起坚毅而无畏的弧度,这些都会令胡八一心生感动。当然胡八一绝没有性别歧视,也并不认为慈爱柔软是女性专有,坚毅不屈是男性特供。这个事很难说清楚,总之,推翻封建伦理,作为独立的人,展示与传统性别印象相逆的美德,在胡八一看来,要更加动人心魄。

最高层次的爱,则是忘记对方的性别,而觉得对方可爱。可爱,顾名思义,可以爱,值得爱,应该爱。在这个层次上,一切的体貌形态伦理美德都是没有意义的,完全盲目,完全痴迷,完全信任,完全珍惜。

胡八一的“逗勇棒”虚虚扫过齐勇可爱的随意修理的短发,可爱的印着浅疤的额头,可爱的笔直挺拔的鼻梁,可爱的单薄微裂的嘴唇,可爱的胡茬渐生的下巴,可爱的充满力量的肩膀手臂和可爱的蓬勃跳动的心脏。

不可思议。

如此可爱的一个人。

绒毛抚过脸上,有点痒,齐勇皱了眉头。

胡八一收了手。他满足地安静了,躺回被窝里无声地窃喜。


这个夜重归寂静,窗缝里漏出一丝温和细碎的风声,什么动物怪声怪气地叫了一声,倒衬得世界更加安静。

齐勇有点心虚,他当然知道刚刚胡八一脸上带着怎样的欢喜,对这样的爱意无动于衷,总归显得太过冷漠叫人失望。

于是他小声地喊:“胡八一。”

“嗯?”

“我爱你。”

评论(12)

热度(130)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