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猫与白鸽01

【凌李】刀与白鸽是我从去年就有的一个脑洞,断断续续写了三次,总觉得不满意。现在整个故事已经被我彻彻底底地重写了,除了最开始的脑洞,结构剧情完全不一样,所以本来的刀与白鸽我解了锁,最后会补一个结局,写得很不好,想看的话随便看一看,当然不看更省事啦。

新的猫与白鸽,整篇文章的最内的东西还是没有变,但是我换了一种更愉悦的心情来写,虽然仍然不怎么样但我写得很高兴,如果有人看到,那么希望看到的人也能更愉快。

剧情案件等对原剧参考很多,医警商等各种细节很不专业,梗也很烂俗,如果有什么问题请随时提醒我,谢谢啦!


01

荣石来的时候,手里抱了一只猫。

一进门凌远就皱眉:“我这是医院,你怎么带猫进来?这哪儿来的猫?洗过了吗?”

荣石低头摸猫,眼皮子也不抬:“刚从路边抱的野猫,不知道在什么泥水垃圾堆里滚过,满身细菌病毒,怎么着,你想要?”

凌远一听头皮都发麻,文件一合钢笔一摔就要赶人:“拿走拿走拿走我跟你说回头打扫消毒我得跟你报销。”

荣石大笑:“我给你送了那么多钱你还跟我计较这点儿?你那批设备我刚给你亲自送来,凌院长,您这过河拆桥的本事够熟练啊?您别怕,我猫儿刚自己舔过毛,干净着呢。”

这尊财神爷故意找事,把猫放在凌远的沙发上,托着腮帮子看猫儿在抱枕上磨爪子,凌远气得牙痒痒,干脆坐在办公桌前不起身:“这沙发你也得报,不是我说,荣石你今儿是不是闲得没事专门来找抽啊?”

荣石摆弄那猫的尖耳朵,拨着小家伙在凌远的抱枕上打了个滚:“我今儿是闲得没事,专门找人给我褪秋膘来的。”

凌远脸色终于好看了些,可还是嫌弃猫,不肯往近靠:“荣总倒是自觉。说起来,我确实又得跟你化缘,前两天给你发的住院日项目的资料你看了吧?”

荣石点点头:“你给我发的资料我全都看过了,虽然这个项目是你们一院本部的改革项目,但是你们本部的名声越好,咱们杏林分院的生意也就越好,所以我们董事会决定,第一期试验性投资用于一院本部的绩效改革。你只管放手去做,无论是本部的改革需要,还是杏林分院的设备和资金,有问题直接找我。”

凌远笑起来:“要不说跟你相处舒服呢……你猫!放沙发上够了别往茶几上放!”

荣石把猫拎回怀里:“瞧你那样,逗你玩的,这猫我刚找宠物店洗澡消毒打了针,脏不死你。你说我跑这一趟为个什么?送设备送钱捞不到你半分好脸色,要不是看在你上大学时候帮我写过情书,我早翻脸走人了。”

凌远起身走近了点儿,歪着头端详猫儿脸:“诶,刚毕业那会我还从车下救过你一命呢,想赖账啊?”

荣石把猫举到凌远面前:“我看这么点儿事你得记一辈,行了我不跟你聊了我得走了,今天晚上要出礼,这猫你帮我照看着,明儿我来领,替我养好了!”

凌远伸手碰了碰猫圆溜溜的脸蛋:“谁家的礼?”

“馨香来许总家小儿子今天结婚,请柬早早发了两三回,我多少得去露个脸。”

“馨香来?哦做彩妆的,面子够大啊能请动你?”

“你看我专门绕路跑到这边来给你送钱讨你嫌,你面子不是更大?猫给我养好了啊,不许交给别人,猫粮猫砂我给报。”

“行行行走吧你,我差你这点钱。”

 

向来端方严肃的凌院长,抱着一只猫走出去的时候所有医生护士都惊呆了,唯独凌院长的妹妹凌欢有胆子凑上来喵一声:“呦,哥,这哪儿来的猫?真漂亮。”

“你荣石哥的猫,请我看一晚上,去,别碰,待会记得洗手消毒。”

“呦,荣石哥转性养猫了?明儿他来的时候哥你给我发个消息,我得过来拍一张男神与猫。”

“我在这你怎么不拍?”

“哥你要点脸成不成?”

凌远正举起手佯怒着要拍凌欢后脑勺,就听见身后一声憋不住的低笑。他回头看过去,李熏然弯着眼睛抿着嘴,朝他挥了挥手:“远哥。”

一见李熏然来,凌欢赶紧逃:“诶熏然哥来了啊,我还有事,你们慢聊啊我先走啦!”

李熏然眼中笑意更甚,凌远有点不好意思:“小孩子,瞎闹腾,你别放心上,那个,你怎么来医院了?哪儿不舒服?”

李熏然摇摇头,伸手摸了摸凌远怀里的猫:“不是我,有个案子相关的人在你们这住院,我过来做个笔录,顺便看看你。吃晚饭了吗?”

凌远拎起猫晃了两下:“喏,刚下班,猫都饿着呢我哪儿敢吃饭,你这边忙完了吗?一起到我那儿吃点?”

李熏然笑着摇头:“不了吧,我得回警局交材料。”

凌远假装发愁:“唉,带着猫不能去餐馆,做饭也不方便……”

李熏然看着他演,差点笑出声:“要不这样,我待会下班自己去你家,正好瑶瑶那儿有多余的猫窝和猫粮,我给你带点儿来。”

“好,不用太多,荣石说他明天来领猫。”

 

李熏然拎着猫窝猫粮猫碗猫砂盆敲凌远家门的时候,凌远正踩着凳子努力从书架顶上救猫。

小猫刚到新环境,看什么都新鲜,到处乱跑乱跳,可真卡在书架顶上了,又吓得不敢动,只能可怜兮兮地叠声儿喵喵叫。

凌远在猫叫声和敲门声之间犹豫了一下,到底觉得李熏然更重要些,便转身下来给李熏然开门。李熏然刚踏进门就推开凌远往里冲,凌远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猫栽在李熏然怀里吓得缩成一团。

“哎呦小家伙,不怕不怕啊,以后不许乱爬了啊,猫就算有九条命也不够你这么摔的……”李警官低着嗓子哄猫,细长白直的手指一下下从猫脑袋撸到尾巴尖,看得凌远心里痒痒,又像是那手摸在自己心尖上,又像是那尾巴尖扫在自己手腕上。

李熏然没听见凌远动静,抬头却看见凌大院长站在玄关看着猫儿发傻,忍不住揶揄他:“荣总也是心大,叫你这么个人养猫,真不嫌猫命长。”

凌远回过神来,低头笑一下:“我也觉得是,我从小到大没养活过一样东西,不知道荣石那家伙抽的什么风,非得把猫交给我,唉,看着就头大。”

厨房里飘出鱼汤的香气,李熏然抽抽鼻子:“咦,今晚喝鱼汤?那这样,远哥你先去做饭,我来看猫。”

 

鱼汤端上桌,墙角已整整齐齐放好了一系列猫用品。一人一猫俨然已经交了朋友,滚在地毯上盒盒喵喵地唱二重奏。

凌远轻咳了一声:“猫大王,洗手吃饭了。”

李熏然躺在地上仰着头倒看他:“猫大王是喊谁呢?”

凌远摆好筷子:“谁降得住猫,谁就是猫大王。”

李熏然又盒盒盒盒地笑,爬起来把猫塞进猫窝:“行,从小到大没哪只猫不亲我,这称号我受着倒也不亏心。”

小猫从猫窝里探出半颗脑袋,凌远指了指厨房门口:“我洗过手了,熏然你帮个忙,门口纸杯里是猫的鱼汤,你给倒进它碗里。”

李熏然端起纸杯闻了闻:“有什么不一样吗?”

“猫喝的鱼汤没加盐,诶你没洗手别往嘴边蹭,收拾好快点过来吃饭。”

“哦,知道啦。”

 

一人一猫抱着碗喝得眼亮嘴角翘,凌远心里忍不住得意:“怎么样?手艺不错吧?”

李熏然把脸从碗里拔出来,重重点头:“嗯!香!真香!哎远哥你还缺宠物不?能吃能打当过警察的那种?”

凌远给他又盛了一碗:“缺,正缺一只吃饭看门的,你从哪儿给我找一只来?”

这话从凌远嘴里说出来更添了份莫名的喜感,李熏然“噗”地一声在鱼汤碗里吹出一个短暂的小泡泡,手忙脚乱地拿纸巾擦下巴:“盒盒盒盒。”

凌远等他收拾好抬起头,换了副认真的表情:“我说真的,我一个人住这么大屋子空荡荡的,做饭也总是吃不完,我又不爱吃剩菜,倒了都是浪费,要不,咱们搭个伙?”

李熏然圆睁着眼盯了凌远好一会儿,终于慢慢点了点头:“好啊。” 


评论(11)

热度(152)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