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猫与白鸽02

02

凌远等了一天,也没见荣石来领猫。凌院长早上连猫带窝搬进办公室,晚上再连猫带窝搬回家,一天之内吸了两回睛。

这猫乖,虽在家翻山越岭地乱跑,在医院倒是胆子小,只要碗里有粮窝里有球,就不乐意跑出凌院长用柜子给它隔出的一亩三分地。

说到球,这还得感谢李熏然的先见之明。昨晚李警官回了警队宿舍,凌远整理他带来的塑料袋,瞪着眼睛摸出了逗猫棒毛线球。小猫一见晃晃悠悠的羽毛和铃铛就兴奋,于是凌院长也不能免俗地为喵星人所俘虏,撩了一晚上猫。

不得不承认,猫咪有助改善心情。尽管大厅里贼眉鼠眼的黄牛赶走一波又来一波,韦天舒又帮五十多岁的老医生做基础手术,一天连做了三台手术还有一个患者术后情况不容乐观,但凌院长下班的时候总体来说心情非常愉悦。

更值得愉悦的是当他回到家的时候,看见李熏然的小奥迪停在自家楼下。小李警官最近很忙,虽然尚未到熬夜蹲点的程度,但很明显地疲惫了。凌远下车敲他半开的窗户,看见小李警官低垂的睫毛和轻微起伏的胸膛。他迟疑了一下,既想让李熏然多睡会,又怕他在车里睡着凉或腰疼。心里的两个小人还没打出胜负来,李熏然便醒了。

任谁醒来突然看见车窗上一张大脸都不会不觉得惊讶,李熏然肉眼可见地缩了一下,像受惊的猫。凌远努力克制嘴角,尽力摆出礼貌的微笑:“啊,熏然,你醒了,那先起来把东西搬上楼?”

李熏然揉揉眼睛,点了点头。

凌远也搬过几回家,本来已经做好了上下三趟的准备,然而李熏然的行李居然只有两个大箱子。李警官一手拎一个,回头招呼抱着猫窝的凌远:“没别的啦,走吧。”

凌远试图帮忙,被李警官拒绝了:“你说我一身强体健致力于为人民服务的人民警察,在这点小事上还要人民帮忙,这多不好。没事这不重,不是我吹,远哥,像你这样身板的,我扛着你上下六楼不带喘的。”

凌远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腹部隐隐发疼:“别别别,你看你这瘦骨嶙峋的肩膀,我还真怕我那破烂胃给你颠出窟窿来。”

李警官盒盒地笑:“行,我记着了,那到时候我公主抱,保证平稳舒适。”

凌远身上更起粟:“还是别有那么一天最好。”

正说着,已经到了家门口,猫咪从凌远怀里跳下来。凌远摸出钥匙开了门,小家伙立刻箭一样窜了进去。

“说起来,荣石说好了今天就来领猫,这都几点了一点动静都没有。他那人一向是说几点就几点,这不科学啊。”凌远一边往猫碗里倒鱼形小颗粒,一边随口抱怨。

李警官正在卫生间摆放自己的洗漱用品,也随口回应:“荣总跟你说他去哪儿了吗?”

凌远把他的衣服箱子送进打扫干净的客房:“他昨晚只说去出那做彩妆的许总家儿子的婚礼了,不知道今儿还能忙什么事,再忙倒把这小麻烦领走啊,我这带个猫上班像什么样。”

李熏然惊讶地从卫生间探出头:“做彩妆?许总?馨香来那个许锦州?他儿子叫许一霖?”

“对,就是那个馨香来,你怎么知道?”李熏然语气很奇怪,凌远抬起了头。

李熏然皱起眉头走出来:“不可能啊,许锦州今天报警说许一霖昨天早上就失踪了,昨晚怎么可能结婚?”

“失踪?”

 

荣石的电话一直没人接,凌远有点紧张了。

虽然电视剧看得少,可各种大大小小的伤口见得多,打到第四个电话的时候,凌远脑子里已经唰唰唰想出了荣石的十七八种死法了。

李熏然抱着电脑哒哒哒地敲,凌远坐在他身边,照着李熏然查出来的电话号码挨个拨。

荣石父母早亡,有一对弟妹,凌远只见过一次,妹妹荣意是一家咖啡厅的老板,弟弟荣树还在念研究生。电话打过去,荣意只说哥哥这一周都住公司没回家,而荣树在学校里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其余的人,就不该凌远打电话了。

“现在还不能判定荣石失踪,即使报警暂时也无法立案,远哥你想想,荣总还有没有遗留别的线索?”

“荣石这人一向谨慎,不爱惹麻烦,又从小练散打和拳击,射击也很有水平,照理说现代这种和谐社会里应该没什么能难得住他的事儿,除非……熏然,你说的许一霖失踪是怎么回事?”

李熏然摇了摇头,表示无法透露更多,他正在查询其余参加许一霖婚礼的宾客的行踪,发现除了荣石,所查到的大部分宾客都已经回家,并未发现异样。

“婚礼没有异样,许一霖又已经失踪,那新郎是谁?”

 

面对李熏然的询问,许锦州痛快地承认了:“我们馨香来虽然不是什么大公司,但是多多少少还有点名气,要面子。警察同志我实话告诉您,我儿子和我儿媳妇夏禾在半个月前就领了证,一直不愉快,夏禾死活闹着要离婚,结婚前一天半夜跑了,我儿子就出去找她,什么东西都没拿,电话也打不通。但是你说咱们家婚礼请柬都发出去了,临事了,再给亲戚朋友说,这婚不结了我儿子儿媳妇都跑了,你说我这脸往哪儿搁?我想了想,就跟我亲家商量,找那路边的农民工,挑了个跟我儿子身材长相有点像的,给捯饬捯饬,假装我儿子,又随便找个差不多的姑娘,戴个头纱,上台走个过场糊弄糊弄,反正我儿子身体不好,不爱见人,我儿媳妇更没人认识,别人也看不出什么。”

李熏然翻了个白眼,简直想骂人,但他专业地克制住了:“你儿子和你儿媳妇既然没有感情基础,为什么要结婚?为什么答应了领证又这么快反悔?”

“嗨,这一团破事,我都不好意思跟你说,夏家和咱们家是世交,夏禾她爸和我又是高中到大学一路的同学,当时夏禾她妈和一霖他妈一起怀孕,我们偷偷查了男女,一看一姑娘一儿子,就指腹为婚了。结果这夏禾,越大越不像话,姑娘家家成天在外面瞎胡闹,还跟一小明星勾勾搭搭的,我就跟她爸说,小姑娘不能这么放养……行行行,警察同志您别急,反正我跟她爸想办法把她弄回来,连哄带吓拉她领了证,结果这丫头一回过味来,不就开始闹了,你说现在的小姑娘,真是没教养……”

李熏然忙了一天,累得要死还临时回头加班,听着许锦州这连篇屁话简直气得太阳穴突突地跳:“荣氏集团的荣总参加完婚礼到现在也没有消息,你最后一次看见他是在什么时候?”

“荣总?荣总他贵人事多,婚礼刚一半他就走了啊,我亲自送出门,看着他上的车。警察同志,我可说清楚,我亲眼看着他走的,他要出什么事可跟我半点关系都没有啊!”

走了?李熏然皱起眉头。

最近失踪案频发,前五起失踪案的失踪人员全部都是身体矮小瘦弱的未成年人,案发地点也都确定在市内,而第六起是失踪者许一霖,年龄25岁,身高182厘米,体重约70千克,虽然家住在市区,但和前五起失踪案发生的地点相差甚远,基本可以确定与前五起失踪案无关。至于荣石,年龄31岁,身高185厘米,体重约为75千克,身体强健,不仅暂时无法确定为失踪,更难与其他失踪案相并。

从许锦州这里也再问不出别的内容,李熏然叹了一口气,慢慢开车回凌远家。

他以为凌远大概会紧张地坐在沙发上等消息,或者已经睡下,可一推开门,米香四溢,吸油烟机轰响,厨房里的蒸锅底下开着保温的小火,凌远围着围裙坐在餐桌旁打盹,猫咪窝在他脚下玩球,看见李熏然回来,“喵”了一声。

一瞬间所有的黑暗和疲惫都被忘记了,李熏然长出了一口气,抹一把脸,笑着去拍凌远的肩膀:“远哥,醒醒,我回来了。”


评论(6)

热度(82)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