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猫与白鸽03

03

新的一天,有新换的闹铃声,有灿烂的阳光,有凌远准备的热乎香甜的早餐,有猫咪娇嗲的叫声和软软的肉垫,李熏然精神十足心情愉悦。

除了临出门时猫咪委屈巴巴的眼神让人有点心碎。

荣石似乎暂时没法回来领猫,于是凌院长不打算再把猫带到医院,而李熏然更不可能带着一只猫出去跑线索。于是小家伙只能扒着卫生间的玻璃门喵喵地送别两个临时主人。

 

可能爱笑的男孩真的会运气比较好,李熏然刚上班没多久,就获得了荣石的消息。然而消息并不好。

荣石报警,寻获失踪人员许一霖,并在西郊树林发现藏尸。

刑警队立刻前往搜查。

 

警察到达时荣石倚着一棵粗壮的树坐在地上,非常狼狈,头发散乱,额角有淤青,马甲和衬衫上全是泥土和锈迹。而许一霖裹着荣石的西装外套,带着一身脏污和血迹,脸色苍白地靠在荣石怀里。

李熏然走过去,简单检查了他们的身体状况,帮着医护人员将半昏迷状态的许一霖抬上担架,扶起荣石:“荣总,您有没有哪里受伤?”

荣石摇摇头:“我没事,您先忙,我跟许一霖去医院就行了。”

李熏然从车里拿了一件外套递给他:“我们医生会先送您和许先生去医院进行全面检查,之后可能需要找您了解一些情况,得麻烦您配合一下,希望您理解。”

“没关系,您有事随时找我。”

 

警犬在树林里叫起来,大大小小的尸块被挖出,拼合完整的尸体已有六具,而更多的尸块还在泥土里。不是所有的孩子失踪都会有人为他们报案,李熏然皱紧了眉头,一块黑乎乎的郁气堵在喉咙口,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

李熏然,李熏然,你当初要做刑警,不就是为了让所有被人关注和无人问津的受害者,都获得同样的尊严吗?

 

所有尸块都被带回了警局,经法医初验,那些死者死亡时间最长的是五个月,最短的是一周,平均间隔期约为三周。尸体虽被分割,但所有部位都基本完整,甚至器官和内脏都一块没少。最早的尸体先是被砍断颈部,再被依次砍断左右上肢和左右下肢,伤口处有多次刀砍的痕迹,但最近的尸体,颈部和四肢几乎是被同时砍断,切口平整,更像是利用了某种工具。

“喂,川哥,我是熏然,有件事得麻烦你帮个忙。”

唐川,潼城大学的物理系教授,跟李熏然一个院儿里长大的发小,典型别人家的孩子,成绩拔尖长得帅,身长腿长衣品好,唯一的缺点就是不爱做家务。李熏然打电话来的时候唐川刚用完了一整套杯具里的最后一个咖啡杯,正愁没人洗杯子,于是欣然点头。

等到地面桌面锃光瓦亮,最后一个杯子擦干净放进柜子里,唐川的机器模型也基本建好了。模拟出来的人体躺在操作台上,巨大的刀片横在脖颈和四肢处,唐川将电脑屏幕向李熏然转过去:“犯罪嫌疑人做得肯定没有这么精细,但大致的原理应该差不多。看着不算太难,但要真正做出这样的机器,即使运算得再精确可能也很难一次性完成,因此实验和制造的过程需要大量的金属材料,尤其是受管制的刀片,如果要搜查,建议你从刀片入手,一方面清查刀片的销售记录,一方面清查有进货许可的相关店铺的刀片库存。”

 

从唐川家回警局正好路过医院,李熏然顺道看望荣石和许一霖。

荣石和许一霖都没有什么比较重的内外伤,主要问题是缺水和饥饿。李熏然进门的时候,许一霖打着点滴,已经睡着了。荣石穿着凌远的衣服坐在许一霖的床边,慢慢地削一个苹果。

“荣总,您能说说这两天都发生些什么事了吗?”

荣石分了一半苹果递给李熏然,被拒绝之后给嘴唇干裂的李警官倒了杯水:“那天晚上我参加完婚礼,开车回去的路上路过西郊,突然发现树林里头有求救和打斗的声音,我就下车去看。结果我刚走近,冷不防一个人冒出来,用铁锹把我给打晕了,就是我这个淤青。我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光线很暗的屋子里,手机和手表都被拿走了,不太清楚是几点,但是看光线的方向和饥饿程度,我估计应该是下午到傍晚这段时间。一般我不会睡那么长时间,应该是被灌了安眠药。醒来之后我就挣开了绳子,屋子里面只有一个比较高的排风扇,铁门被反锁了我没有找到撬门的工具,于是我就在屋子里找了一圈,屋子里头堆着几个大木箱子,我从里面找到被绑起来的许一霖。他看起来不太好,我叫醒了他,我口袋里还有几块他爸给我塞的糖,他吃了几块巧克力之后精神了些。他告诉我说他那天因为一些事出门散散心,身上没什么钱就随便找了辆公交车,一直坐到底站。结果他坐的是末班车,没法回去,就自己从公交总站往回走,想走到交通主干道打车,结果路过西郊树林的时候发现有人推着小推车在挖坑埋东西,血腥味很重,他准备报警,但是被发现了,就被打晕了。”

“后来你们是怎么逃脱并报警的?”

“那墙不太结实,我把墙砸了。那小黑屋是单间,西边就是那片藏尸体的小树林,东边不远处是一排厂房,我带着许一霖从树林里穿过去,大概走了一千米之后许一霖说他走不动了,我就把他找了个地方藏了一下,自己先跑出去,方向不太确定,大概跑了三四千米之后找到一个什么张梅百货店,报了警,然后买了瓶水回来找他。他已经不太清醒了,我怕他睡过去起不来,就一直逗他讲话。说着说着你们就来了,基本情况就是这样,还有别的要问的吗?”

“暂时没有了,荣总,您还挺厉害的。”

“别说,那一锹简直人生耻辱。”

“盒盒盒盒。”

 

思路清晰,方向明确,搜查和抓捕嫌疑人十分顺利,李熏然很快抓捕了犯罪嫌疑人孙勇,并从孙勇的小型刀具加工厂里搜寻出他的杀人机器。孙勇供认不讳,他利用这台杀人机器共杀害了九名受害者,目前还有一具尸体没有找到。

巨大的杀人机器被小心地抬了出去,周围的百姓一脸惊讶恐惧,刑警队黄队长站在五金店门口,长长叹了一口气:“一个杀人犯,造出这么个东西,要是给我,怎么也想不出来这种事情。”

李熏然皱起眉头:“我询问过周围的人,他们都说孙勇平时胆小怕事,木讷老实,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暴力倾向,也并没有足够能造出这台机器的科学素养。我觉得这件事没这么简单。”

黄队痛苦地挤出一脸褶子:“你的意思是还有从犯?”

李熏然摇摇头:“不好说。”


评论(10)

热度(73)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