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猫与白鸽04

04

孙勇的审讯过程说顺利也不顺利,孙勇对自己的杀人行为供认不讳,但说到从犯却一口咬定没有。李熏然问起他如果制造出那台杀人机器,孙勇也拿出了粗糙的几经修改的稿纸。

虽说李熏然依然觉得十分蹊跷,但继续追问也得不到结果。刑警们最近被这一系列案子搞得焦头烂额,李局长大手一挥,给队里放了半天的假,许大家明儿早睡个懒觉。

李熏然欢欢喜喜地拎着包从警局门口的台阶上蹦跶下去,一转身看见李局长的车停在正门口,迎风翘起的卷毛立马趴了一半。

“李副队,今儿赏光回家吃个饭?”

李熏然自觉自动地绕到驾驶座上,心里只盘算着怎么绕过某个大龄单身青年地狱话题。

然而李局长一脸正经:“这个杀人机器的案子,虽然有小唐帮忙,但是你办得还是很不错的,值得表扬。”

李熏然暗暗松了一口气:“谢谢局长!”

“又不是在局里。”

“哎,谢谢爸!”

“熏然啊,听说你从宿舍搬出去了?”

“啊?”李熏然没防着这一出,一时舌头有点打结,“那个,凌远凌院长,您认识的,之前给您治肝的那位,我们认识之后感觉还挺投机,就交了朋友,他说他家房子空,一个人做饭吃饭没意思,问我要不要跟他搭伙,我就搬他家去了。”

李局长撇了撇嘴:“我还以为你开窍了呢,好么,这抱大腿去了。你说人小凌年轻有为端正稳重的,跟你有啥投机的?”

李熏然很无奈:“爸哎,您刚夸过我。”

要不是他在开车,李局长准得戳他脑袋:“我夸你有什么用,你那么有本事,也没见你带个姑娘回家啊?你说说你这二十八九岁奔三的人,到现在还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你说我着不着急?”

“爸哎,这事,您着急,我着急,可还有用?咱们这工作您又不是不知道,您说我上哪儿再找出一个我妈那样的好姑娘啊?要我说,这事还是不能急,看缘分,您瞧凌院长,人三十多岁不也没结婚,照样过得好好的。”

“你们这些年轻人,脑子里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缘分缘分,这自己不争取哪儿来的缘分?你说小凌也是啊,三十几了也不结婚,这一个人过得多没意思,哎我说李熏然,你到人家住,别给人带麻烦,小凌工作忙,你要多照顾照顾人家,别丢脸啊!”

“哎,知道了。”

 

李熏然的妈妈也是警察,民警,这几天没啥事,按时上下班。大小李刚到家门口,就闻见里头红烧肉香辣虾的味,口水立刻大量分泌,两三天来只填泡面饼干小面包的肚子也拼命地翻腾起来。

李妈妈端着一盘西芹虾仁从厨房里走出来,在那爷俩手上各敲一下:“你们俩在外头不知道摸过些啥,不洗手就敢偷嘴?都给我洗手洗脸换衣服去,看着你们这灰头土脸的我头就疼。”

李熏然告饶:“妈,我今儿还回去呢,就不换衣服了。”

“回去?回哪儿去?”李妈妈眉头一挑,“是不是有情况了?”

“什么呀,我现在住凌院长家,跟他一起搭伙吃饭。”

李妈妈立刻反应过来:“哦呦,凌院长,那也是个好孩子呀,不是,李熏然,你跟凌院长?”

李妈妈尾音拖得极其暧昧,李熏然和李局长都是一愣。当警察的什么没见过,但是这事儿放在自己身上,嘶……

李熏然眨了眨眼睛:“人凌院长好好一个人,妈您想啥呢?”

李妈妈拖开椅子坐下来,下巴一扬眼皮一抬:“怎么着,什么叫好好一个人,歧视啊?你说你一人民警察什么觉悟?还有李熏然,你说你这反应也不对啊,你第一时间排除了凌院长跟你在一起的可能,那是不是代表你不排除自己喜欢凌院长的可能?”

李熏然站在客厅和卫生间的拐角处,彻底蒙圈:“妈,您这逻辑不成立啊,我这不是得先……”

李局长从卫生间走出来,特幼稚地甩了李熏然一脸水:“行了别理你妈,她最近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东西,脑子里瞎想,赶紧洗手去吧,吃饭吃饭。”

 

饭吃到一半,李熏然正啃着排骨呢,手机突然响起来,还不是工作专用警报铃声。一时饭桌上三个人都停了动作,直直往李熏然放在桌面上的手机望去。

李熏然有点尴尬:“爸,妈,一个电话你们这么激动干啥?我这也不是没在家接过电话啊……”

李妈妈给他递张纸:“十点的私人电话是一般电话吗,赶紧接。”

李熏然舔了舔唇,划开接听键:“喂,远哥,那个,我忘了跟你说,我爸喊我回家吃饭了……哎,你先吃吧,对不起对不起我下次一定跟你说……我今晚回去,但你别等我了……哦对我没拿钥匙,要不我不回去了?……哦哦那也行,我知道了,你快吃饭吧,好好,那我挂啦?”

李熏然挂了电话一回头,却看见李局长李妈妈都盯着自己看:“干啥呀,这室友打个电话问一句你们怎么都这个表情?”

李局长脸色铁青地埋头刨饭,李妈妈似笑非笑地歪了歪头:“你拿你那手机屏幕自己照照,先看看自己什么表情。”

“我没表情啊……”李熏然对着手机愣住了。

自己,笑个啥?

 

直到开着李局长的车往回去,李熏然都有点懵。

喜欢不喜欢这个事,自己没有经验,自然也没有可比较的范本。要说打个电话笑一笑就是喜欢,这也太不靠谱了。自己跟凌院长的交集算起来也不太多,带着爸爸看场病,认识之后吃过几次饭还约过一场电影,那电影是悬疑片啊肯定也算不上约会啥的,所以应该也没什么可以吧唧喜欢上对方的契机啊……

不是,李熏然一直觉得自己挺直啊,在刑警队混了那么多年没有半点那啥的迹象吧?你说这事,怎么想也不可能啊!

李熏然拎着李妈妈特供排骨和香辣虾,晃着脑袋出了电梯,迎头碰上等在门口的凌院长。

凌院长穿着一身居家服,头发软软地搭在额头上,挂着一点微笑,整个人显得温和亲切:“摇头晃脑的干什么呢?”

这表情看着怎么这么瘆得慌,李熏然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凌院长你站着干嘛呢?”

“凌院长”这称呼让凌远有点微妙地不舒服,但他依然保持着自己对着镜子演练多次的表情:“等你啊。”

这话听得也挺瘆人的,李熏然更慌了:“不是说把钥匙放垫子底下吗?”

凌院长表情依旧不动:“李警官,您说那方法安全吗?我要真把钥匙放门外,还能睡得着觉?”

“哦……”李警官想想也是这么回事,便也不再多问,进门换鞋。

凌院长收了表情,讪讪地跟着李熏然进了门,接过他手里的饭盒放进冰箱。

凌欢那丫头说的方法不管用啊!

 

猫咪在客厅里撕一只桃子形状的布偶,李熏然坐到它身边,把它拎到膝盖上摸摸耳朵挠挠下巴:“远哥,这猫荣总说什么时候领走了吗?”

凌远从厨房里出来,一脸困扰:“荣石那混蛋又捡了个人,哪儿还能管这只猫啊。他新带回家的那小男孩身体不太好,荣石怕猫掉毛影响那个小病人,说放我这儿多养一阵子。”

李熏然惊讶地抬起头:“荣总把许一霖带回家了?”

凌远在他身边坐下来,也伸手揉猫:“那许家的事我也不好多说,总之今天在医院里荣石和许锦州闹得还挺不愉快。但荣石是什么人哪?最后还是把那个小男孩带走了。”

“这当众拐带人口凌院长你不能这么包庇吧?”

凌远在他脑瓜上拍了一下:“想什么呢你,那小男孩也二十五岁了,自己要求跟荣石走,不想回家,我要是帮着他爸强行拉他回家,这不成了道德绑架吗?”

“哦……不过我听那许锦州说话也特不舒服,能理解吧。”

“行了吧李警官?这段时间还得劳烦您帮帮忙,一起照顾照顾这只小东西。”

“哦对了,我刚刚正想着呢,要是荣总暂时不领猫,咱们给小猫起个名字?不然整天猫啊猫叫的,多不好听。”

“你想起什么名字?”

“花花?咪咪?”

“可算了吧您。”

“薛定谔?”

“太不吉利了吧?”

“要不……”李熏然看着顺着手臂爬上自己肩膀的小家伙,感觉它软软的爪子踩在自己的肌肉上,“算了就叫猫吧。”

凌远笑出声:“你刚刚不还说猫啊猫的叫不好听?”

“不是,”李熏然一脸认真,“我是说,猫的名字叫‘猫吧’。”

“李熏然你没毛病。”

最后,到底获得一个正经名字的荣绒一头从李熏然肩上栽进凌远的臂弯里,正式成为了此屋的大王。


评论(7)

热度(64)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