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猫与白鸽05

05

猫都睡了,李熏然却还在床上翻腾。

眼皮发粘,肌肉无力,确实是困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李熏然始终觉得脑子里有一根弦绷着。

要不来点酒?李熏然记得自己上回顺手带了几罐黑啤,应该被凌远放进冰箱了。他蹑手蹑脚爬起来往厨房里摸,却发现凌远的房门里透出一道光来。

还没睡?李熏然回头看了看墙上的钟,半夜三点。凌远不是明儿正常上班?李熏然想了想,从冰箱里摸出两罐啤酒,轻轻敲了敲凌远的房门。

“进来。”

凌远的声音很清醒,李熏然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打扰到他。推开房门,凌远抱着电脑坐在床头,表情平静。

“远哥,三点了,还没睡呢?”李熏然局促地站在门口,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逾矩。

凌远在电脑上点了几下,合上笔记本,朝李熏然招招手:“进来吧。”

卧室里没有椅子和沙发,李熏然坐在床边,两罐啤酒在手里倒来倒去:“我还以为你失眠,想着问问你要不喝点酒,我每次睡不着的时候喝点酒就好了。”

凌远把他手里两罐啤酒都拿走放到床头柜上:“睡前饮酒会导致呼吸障碍,降低睡眠质量,影响身体消化和排毒功能,不如换热牛奶。”

李熏然立刻要起身,凌远哭笑不得地把他拉回来:“别急,睡不着,来陪我说几句话吧。”

大脑里的那根弦随着自己手腕上凌远的手不断收紧,李熏然觉得自己可能不太清醒了:“说,说什么?”

凌远怜他那副慌慌张张的样子,笑着放开了他:“今天怎么睡不着?”

睡不着的原因能跟你说吗?我自己还没想清楚呢!李熏然眼珠子一转,只好回答:“案子上的事,一个人,他做出了不符合他性格和能力的事情,又没有从犯,我觉得有点蹊跷,但是找不着证据。”

“那是挺奇怪的,”凌远装模作样地想了想,“被催眠了?或者这人有第二人格?”

其实这句是个调侃,本意在于博李熏然一笑,但李熏然皱起了眉,很显然在认真考虑:“催眠,第二人格,这种东西医院什么的可以查出来吗?”

凌远无奈地摇摇头:“这个咱们医院不太擅长,不然你回头去问问心理研究所的专家?那个,这个事大晚上就别想了,哎,都怪我跟你瞎说,你看你要更睡不好了。”

李熏然摸摸头脑勺:“行吧,明天上班再说。远哥你今天怎么到现在不睡?是在忙吗?”

“睡不着,事又多,干脆起来看报表,看着看着就这个点了。”

“怎么睡不着?心里有事?”

“唉,都是些乱七八糟扯不清的事,说出来也没什么意思。做医生么,左不过是些生生死死,要么尽力一搏,要么无能为力。”

李熏然沉默了一下,突然伸出手,在凌远的额发上揉了一下:“能尽力的尽力就好,无能为力的也没办法,没意义的事咱们就不想了啊,闭上眼睛数羊。远哥你先躺下,我去热两杯牛奶,喝完咱们都去睡。”

凌远点点头,乖巧地坐在床头目送李熏然去厨房。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小孩子,听完了睡前故事,等一杯牛奶。最近事情多,纠缠来去却全在父子上,凌教授好不容易腾出时间做了一桌菜自己却半路回头做手术,那个小明星程明说愿意为父亲捐肝自己却站在医生的角度上冰冷地分析各项指标,当年把自己和母亲一抛了之的许乐山却还有脸来医院堵人。凌远摇了摇头,自己没有一个好父亲,也未必做成一个好养子,以后,更不再有做一个好父亲的机会。

李熏然端着牛奶进来,看见凌远低着头,心里莫名生出无尽的怜惜之情来。他并不了解凌远的艰难,看到的更多的是凌远的光鲜与温柔,然而此时他很想听一听,凌远心里那些扯不清的乱事,即使分担不了,至少也能做一个陪伴者。

他把牛奶送进凌远手里,不自觉地放软了语气:“远哥,什么都别想了,喝完牛奶就睡觉吧。”

凌远接过牛奶送到嘴边,抿了一口立刻吐着舌尖“嘶”出声。牛奶有点烫。

李熏然又抱歉又想笑,凌远的猫舌头属性居然异常地可爱,他忍不住又摸了摸凌远的头发:“对不起,我忘了跟你说,吹吹再喝。”

这一下揉脑袋和刚刚那一下安慰明显不同,凌远板起脸白他一眼:“没大没小。”

 

不知怎么的,下半夜两个人都睡得非常安稳,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李熏然久违地发现自己痛痛快快睡到了十点半,没有做梦。

睡懒觉简直是最幸福的事情,李警官神清气爽地从床上爬起来,发现了蹲在门口的猫:“荣绒,院长给你准备早饭了吗?哦你都吃了一半了,吃饱不挠门的都是好猫。乖,哥哥,哥哥还是爸爸呢,哎反正我要先去洗漱,你先去玩球啊。”

李熏然絮絮叨叨地把猫放回猫窝边上,一回头看见凌远拎着拖把倚在房门口,咧着嘴朝自己看。啊,好丢人,李熏然红着脸在凌院长的目光里转过身,钻进卫生间,啊好蠢好蠢好蠢好丢人。

到底是起得这么迟更丢人还是跟猫瞎聊天更丢人呢?李熏然把脸埋进水里吐泡泡,恨不得变成一条记忆力七秒的鱼。

凌远带着笑的声音传过来:“熏然,还没好?快来吃饭了。”

李熏然把自己的脑袋拔出来,闷闷地应了一声:“来了。”

桌上只有一人份的豆浆和鸡蛋饼,李熏然更不好意思了:“远哥你吃过了啊……”

“嗯,年纪大啦,早上睡不着。”

李熏然把脸埋进豆浆碗:“今天没上班?”

“今天轮休……”凌远话还没说完,手机就响了,得意的声音立刻无奈地低下去,“瞧瞧,难怪人家说财不外露,真是一说一个准。喂,金副院长?”

电话那边的声音李熏然只隐约听到一句“出事了”,凌远立刻站起身,一边往房间走一边迅速回答:“让廖老师先回避,告诉老葛,不用让他有任何顾虑,从现在开始,五分钟以内,不管用什么办法,让他把除了死者直系亲属以外的所有人清出医院。”

李熏然把手里的鸡蛋饼放下,也迅速地扒下睡衣穿上衬衫外套:“我和你一起去。”

评论(11)

热度(65)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