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猫与白鸽06

06

妇产科患者钱小玉患了卵巢癌,可刚摘除肿瘤就怀了孕,一院妇产科专家廖主任为了治疗无奈之下打掉了钱小玉的孩子。可钱小玉流产之后很快精神失常,钱小玉的婆婆也因为失了孙子突发心脏病。如今钱小玉的家属抱着钱小玉婆婆的遗像,拉着横幅请了记者在一院门口又哭又闹,要找廖主任讨个说法。

李熏然已经打过电话给同事,医闹很快被警察带走,局面基本控制住了,他开着凌远的车,听着凌远从律师到媒体一路安排,心里又赞叹又难过。

凌远靠在副驾驶上闭着眼睛打电话:“荣石,有一个城市杂志社的编辑之前就对我们的合作医院发过抨击性的文章,现在又在我们医院医闹现场,你看看那个报社有没有你熟人,给制止一下。”

车里很安静,李熏然清楚地听见荣石说:“那是一家时尚杂志,由几家做首饰服装的商家赞助,其他我倒不熟,只知道一个人,但是不太合适。”

“这种时候有什么合适不合适,你说就是。”

“许乐山。”

李熏然看见凌远愣了几秒,睫毛微微颤抖,嘴唇也下意识地抿紧了。

然而凌远回答:“好。”

电话里荣石的声音瞬间提高了:“好个屁,你这是不反对是吧,那我去跟他谈,我手里正好有一块他要的地皮,之前一直不乐意搭理他,这回正好为难为难他。”

“行……那……”

“别谢我,帮我好好养猫就行,挂了啊。”

 

车开进医院,换上白大褂的凌远显然又变成了另一个人,他冷静地听着金副院长的情况,温和甚至亲切地向患者家属抵上自己行医执照和院长任命书的复印件,坚定地问律师“如果坚持走法律途径呢”,又无奈地得到“尽管廖老师的操作过程没有明显失误,但由于这个患者之前在咱们合作医院的手术病历很不规范,仍然可能被对方律师找到漏洞,很可能两败俱伤”的回答。

门外的家属的喧哗被李熏然制止,但廖老师却独自坐在手术休息室里一言不发。劝说廖老师,同样是一场战役,并且更加难打。

“廖老师,这次的问题您没有任何失误,结果变成现在这样我相信您也非常地难过。但是现在我想跟您解释一下,因为这个病人是从我们的合作医院转过来的,之前在合作医院的病历有一些不太规范的地方,如果这个时候打起官司,很有可能会被对方抓住漏洞,对您造成不利影响。我建议您,在专业机构的鉴定结果出来之前,为了避免他们对您进行无理的骚扰,您先回去休息一下。等专业的鉴定结果出来,我们再明明白白地跟他们打官司,好吗?”

“就是现在,我也没有哪里不明不白,我作为一个医生,我做了治病救人这一件事情,在这个病例上我尽力了我问心无愧!但是凌院长,我不至于愧对家属,我不至于愧对我这件白大衣!我有权利在这个医院里继续工作,有权去见我的患者!”

尽管凌远尽力放软了语气,金副院长也极力劝说,沟通仍然非常不顺利。廖老师抱着白大褂从手术室正门走出去,凌远和金副院长赶紧追去,却见刚才堵在手术室门口的病人家属和报社记者已经散走。李熏然站在手术室门外走廊上,对着凌远笑了一笑。

下午要上班,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而医院里确实也没什么需要自己做的了。李熏然摸了摸口袋,掏出一块巧克力塞进凌远的手里:“我得去上班了,你中午还没吃饭,待会抓紧时间吃点东西,这段时间患者家属和医生的情绪都很不稳定,容易钻牛角尖,你多辛苦,不管他们说什么,你不要往心里去。”

凌远再没什么可说了,他点了点头,向李熏然挥了挥手。

李熏然的巧克力,被他的体温焐得半化,柔软地躺在凌远的手心。

 

荣石做事效率很高,相关媒体对于第一医院不负责任的报道很快被压了下来。正巧今天潼城第一位参加无国界医生组织的第一医院儿科林念初大夫从非洲回来,在飞机上帮助一名孕妇顺利产下一名早产男婴,根据首诊医生负责制,孕妇和婴儿直接从机场被接到了第一医院。荣石得到消息,顺手联系了和第一医院关系不错的媒体,对林念初大夫的事迹进行了采访和报道,也转移了一部分媒体压力。

而患者家属被李熏然劝回之后,凌远安排金副院长联系他们,在专业的鉴定结果出来之前,与患者家属共同回顾病例,允许全程参与,提供不同意见,医院会从专业角度进行详细准确的解释。

一切问题暂时有了喘息之机,凌远回到办公室坐下,才觉出头晕来。原来已经下午三点多了,头晕大概是低血糖,食堂早就关门了,凌远也没有准备零食的习惯,灌了两杯茶才想起来口袋里还有一块巧克力。

凌远体温低,巧克力又凝固成了形状扭曲的固体,凌远捏着这奇形怪状的小糖果笑了笑,放进嘴里。

李熏然啊。

 

李熏然坐在办公室,翻着孙勇的材料给唐川发微信:“川哥,唐叔叔是研究心理学的吧?你能不能帮我问问他老人家,如果一个人被催眠或者有双重人格之类的,他们研究所能查出来吗?”

唐川回复:“你被催眠啦?”

“不是我,是我前天问你的那个杀人机器案的嫌疑人,他是从半年前突然开始制造杀人机器并开始杀人行为的,但是我查了他的资料,他的成长和生活环境一直十分正常,之前也都很安分守己木讷老实,受害者和他也没有任何关系,没有杀人动机。并且,他的学历是初中毕业,这么多年也没有受过二次教育的记录,应该说不具备制造出杀人机器的科学素养。我现在一方面在追查和他接触过的人,排查从犯,另一方面我想从犯罪嫌疑人本身入手,查看他是否有被催眠或者具有双重人格这一类的情况。”

“行,我帮你问问,不过我建议你还是踏踏实实查从犯,第二种情况真的很少很少,如果回头你被我爸骂了我可不敢帮你啊。”

“谢谢川哥!下回帮你洗杯子。”


评论(7)

热度(59)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