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猫与白鸽07

07

凌远收治了一个病人。

老头子坐在病床上乐呵呵地玩数字游戏,小护士们都喜欢他,因为这老头子说话特别有意思。

“多重人格中每一个人格作为一个完整的自我而存在,他们有不同的性格和记忆,这些记忆和性格有时甚至是完全相反的。哎,比如说人格小红,小女孩,她记得自己七岁的时候住在中国,啊就比如说我们潼城吧,住在潼城的小公寓里,有爸爸有妈妈,所以她活泼可爱性格开朗,唱歌跳舞都特别擅长,但是呢,另一个人格,男孩子,小明,他就记得自己七岁的时候住在乡下,他妈妈一个人抚养他,但是经常打骂他,所以他性格非常阴郁,用画画来发泄情绪,画得特别好。当这两种完全不同的人格存在在同一个人的身上时,我们调查这个人,说,这个人看起来是个小姑娘啊,名字叫王小红,她家户口在潼城,父母健在,就判断这个小红是主人格,那个小明的经历是她幻想出来的。但是这个小明,一定是假的,幻想出来的吗?有没有可能在这个小红的意识里,确实存在着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有一个小明确确实实地活着呢?”

“哈哈哈哈哈,那另一个世界不还是这小红意识里想出来的嘛?”

“那问题就在这里啊,到底我们看到的小红的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还是我们看不到的小明的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呢?如果小明的世界不存在,那是谁教了小红画画?有没有一种可能是,一个叫李小明的人,在意识里创造了我们这个世界,用王小红的名义存在于我们这个世界呢?”

老头子一本正经地讲着,来给他输液的小护士笑个不停。凌远敲门进来,恭恭敬敬地跟他打招呼:“唐老师,下午好。”

老头子,也就是唐教授点点头:“小凌,你今天来得早,不忙?”

“今天不忙,唐老师您今天感觉怎么样?”

这位唐教授曾是凌远母校心理学系的教授,凌远的导师杨教授是唐教授的夫人,唐教授惧内,每次凌远去找杨教授,唐教授就在一边倒茶。有一回凌远去得早了,杨教授没在办公室,唐教授窝在沙发上看论文,满肚子意见无处可发,见着凌远犹如渴牛见了河,咕噜噜就是一阵长篇大论,从此凌远和唐教授就建立了垃圾桶式的友谊。

这回唐教授倒不是什么大问题,一个陈年老毛病,一直忙得没时间顾。最近唐教授手上一个课题刚做完,就被院里领导催着来治疗。凌远没敢怠慢,亲自给做手术管床,查房也异常仔细。

 

李熏然的电话打来的时候凌远刚收拾好东西准备跟唐教授告辞,唐教授接起电话一句“熏然啊”惊得凌远又站住了。

“熏然啊,你说这事不麻烦,这样,我跟我所里学生说一声,找人帮你看一下,好吧?哎好孩子,思路还挺广啊,没事没事,不麻烦,回头有空到咱们家吃晚饭,我让你杨阿姨给你做好吃的啊。哎好好好,好孩子你忙吧。”

凌远等在一边,心里生出微妙的恐惧感来——世界怎么这么小?敢情要是哪天真跟熏然在一起,带到老师面前一看,呦这一屋子全都熟人呐?

唐教授不理凌远心里的翻江倒海,挂了电话一抬头:“哎呀小凌你还等在这儿呢?快去忙吧,我这没别的事了。”

凌远应了一声走出去,酸溜溜地想,怎么没人叫我好孩子呢?

 

好孩子李熏然接到了心理学研究所研究员明诚的电话,对面是一把漂亮的低音炮,温和又礼貌:“您好,请问是李警官吧?我是心理学研究所研究员明诚,唐老师让我到警察局来进行测评,我现在已经到楼下了,得麻烦您下来接我一下。”

李警官理了理衬衫,一本正经抬头挺胸调了一个恰到好处的礼貌微笑,稳重而不失矫健地从警局台阶上走下去,打算给传说中的心理学研究所留个好印象……嚯,楼下这位倚着豪车捏着墨镜西装马甲三件套头上顶着半斤胶的兄弟,简直比演电视还凶残。

行吧,李警官斟酌一下,挠了挠小卷毛,立刻换了一副热情似火的笑容:“明先生辛苦,麻烦您跑这一趟,来来来您请进,先喝杯茶吧。”

明先生被他的热情搞得莫名其妙,一对黑溜溜的眼睛瞪了个圆:“啊?不用不用谢谢我不喝茶,我待会还得回去,要不咱们直接开始?”

自动打开的后备箱里有一套小型仪器,明诚伸手去搬,李熏然赶紧接手:“我来就好,不能辛苦你们这些研究人员,搞研究搞学术的都是国宝!”

明诚被他吹得不好意思:“没有没有,我只是个助理,咱们院里真正的国宝太多,您这么说真是折煞我了,人民警察才是国家栋梁。”

两个人对吹对捧进了警局查看资料,提出犯人之后却一起秒变严肃脸。

 

因为涉及到心理学研究所相关保密问题的缘故,整个的测评过程李熏然并不能参加,警局也不能进行监控监听。李熏然站在门外,天马行空地乱想。

一个人居然有可能控制另一个人的思想,而一个大脑里又会生出无限种意识。我们借助大脑去理解分析世界,大脑也许也在借助我们去探索改变世界。一个世界上有无数个大脑在进行着不同的分析,也许一个大脑也探索着无数种不同的世界。

好吧,这种思想不符合唯物主义,李熏然只打算将它藏在脑海最深处,也就是,忘记。

 

孙勇被带走,李熏然进入审讯室,看到明诚在仪器上飞快地操作。

“李警官,现在基本可以确定的是,孙勇不存在双重人格,接受过催眠,其第一次犯罪行为是受到了诱导所致,但其后则是他的自主行为。具体内容我会在三个工作日内作出报告,到时候我给您送过来。”

李熏然从口袋摸出口袋本撕了一页,唰唰唰写了一串:“这是我的姓名、电话号码,今天辛苦您,以后有空请您吃饭。”

“吃饭就不用了,但咱们可以交个朋友,以后多多交流。”

 

一个不太普通的连环杀人案,引出了一个更不普通的催眠诱导案,李熏然向黄队长报告时几乎怀疑黄队脸上皱起的褶子可以夹死蚊子。

虽然这种猜测来源于自己,但猜测真正被证实后的震惊依然不可避免,这种美剧里才有的奇怪案子突然降临到自己身边,李熏然有点怀疑周围是不是藏着什么针孔摄像头在拍戏。摄像头当然没有,于是他掏出手机,决定寻找一些生活的痕迹。

“喂,远哥,晚上吃什么呀?我路过菜场带点儿回去?”


评论(6)

热度(58)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