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猫与白鸽10

10

早上七点李熏然接到消息,季队已经发现陈军行踪,派人跟踪到陈军住处,已经确定陈军住在潼城金沙路十二号楼二层,计划实施抓捕。

早饭是来不及吃了,凌远给他塞了一块蛋糕和一只保温杯:“注意安全。”

“知道了!”

 

由于陈军可能持枪,且很有可能挟有人质,霖市刑警队和潼城刑警队及特警中队共同进行了逮捕陈军和解救人质的行动。

便装刑警们分散在十二号楼的四面,全副武装的特警从屋顶翻越而过,行人和玩耍的孩子被小心地劝进屋内。尽管陈军的防备意识较强,相较于一般人而言身手也较好,并使用了枪支进行反抗,但总体抓捕行动基本顺利,无人伤亡,季队的搏击水平也让李熏然开了眼界。李熏然打架,一向以直白的暴力取胜,撑着摩托车飞起一翻身就踏踏实实地将陈军踢到两米之外,胳膊腿都如铁棍一般打哪疼哪。而季白则更灵活些,占领有利地形,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武器,一拳一脚尽往对方的关节上招呼。等季白将陈军摔在地上反扭手臂拷上手铐时,陈军已经被李熏然打得满身青肿。

“陈军,你被捕了!”大鱼落网,季白看起来心情不错:“李副队,下手够重啊。梁宇,你和李副队长一起去解救人质!”

李熏然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一抬头,却看见一个男人从人群之中钻出去,立刻追了上去:“小李你们先去!”

此处地形复杂,那逃跑的男人从巷子里七弯八绕地逃出去,饶是五项全能冠军李熏然也并不占太大便宜,直到男人被堵在了一家住户门口。一个小孩子在门口玩小狗,男人一把抱起孩子掐住脖子:“别过来!退后!”

小孩子在男人的手里慢慢涨红了脸,李熏然一步一步退回巷口。男人慢慢蹭出了死巷,一把将孩子抛到空中,转身拔腿就跑。李熏然接住孩子放下,抬头只见那男人的身影闪进前面的转角处。

“妈的!”李熏然抬腿冲出去,却听见那转角处传来一声人肉撞击地面的声响,李熏然追上去,只见一个英气勃勃的男人反扭了嫌疑人的手臂,将他按在地上。

李熏然出示警察证:“您好,我是警察,这是我在追的犯罪嫌疑人,谢谢您的帮助。”

男人摸出手铐将嫌疑人拷好,站起身来,抹了一把因为打斗而略显松散的短翘毛:“不客气,这也是我在追的嫌疑人,您好,我是国安洪少秋。”

 

被李熏然和洪少秋共同抓捕的犯罪嫌疑人叫关南,陈军同伙,准确地说是陈军的上线。

经审讯,陈军起初是一名无业游民,有盗窃和斗殴前科,一年前被关南拉入人口拐卖团伙。陈军诱拐了妇女儿童之后,条件不好如马蓉蓉者就地卖出,条件较好的则联系关南高价转手。陈军所执枪支也是由关南提供。

除陈军已供出的人口拐卖和非法买卖枪支之外,根据洪少秋已掌握的证据资料,关南还犯了间谍罪。经审讯调查,关南原本是心理学研究所的一名工作人员,后来由于个人作风和工作失误被开除。但关南做事习惯性保留附本,在失业期间,关南根据自己手中掌握的保密材料,在网络上接触并联系了“艾瑞克”。第一次,艾瑞克以四万元人民币的价格购买了关南手中的静息态脑意识成像仪的相关资料,关南尝到了甜头,便一发不可收拾。此后关南不仅大量贩卖自己已有的保密材料,更是以偷窃、诱骗等方法从以前同事和自己同样在心理学研究所工作的妻子和大舅子处不断获取保密材料,卖给艾瑞克。关南交代,自己的枪支来源也是艾瑞克。刚开始自己和艾瑞克的交易只涉及情报方面,后来有一次,关南发现艾瑞克的腰上别着一把枪。此后,关南多次从艾瑞克处购买枪支并进行非法的枪支倒卖。艾瑞克看关南胆子大,便拉关南入人口拐卖团伙,关南从陈军等下线处“收”来的条件不错的妇女儿童,都被运送给艾瑞克进行筛选,选中者由艾瑞克高价买入偷渡出境,未选中者关南自行卖出。

 

李熏然一脚踹翻了休息室的椅子:“妈的,审这么个玩意,简直要折寿。”

洪少秋笑眯眯地走进来,扶起了那只可怜的椅子:“三儿,看着李警官义愤填膺的样子,倒让我很想知道,你二十来岁的时候会是个什么样的小警察。”

这话说得太欠抽,屋里另外两个人都皱起了眉头。季白一巴掌拍上洪少秋的大脑壳:“想知道,你什么都想知道,怎么不想想那个艾瑞克是什么人!”

一巴掌拍得洪少秋龇牙咧嘴,李熏然在旁边看得忍不住笑出了声:“季队,洪先生,你们认识呐?”

季白难得地露出一点可以称得上是温柔的笑容来:“当然认识,他是我爱人。”

李熏然目瞪口呆。

季白踹了一脚显然受宠若惊以至于有点不太安分的洪少秋,对着李熏然挑了挑眉:“怎么?吓到了?”

李熏然连忙摇头:“不不不,我,我只是想到了一个人。”

“在这种时候想起来的人,多半也是你的爱人吧。”洪少秋放弃纠缠季白,转而从季白的包里掏出他的笔记本电脑。

“爱人?不不不,那个,”李熏然这才真正被吓到了,有点气势不足地回答,“朋友而已。”

季白轻笑一声,摇了摇头,极其自然地搭着洪少秋的肩膀俯身去看电脑屏幕。这姿势不算过分,李熏然却莫名地看出一种不同寻常的亲昵意味来。自己会这样搭着季队,黄队或者小李的肩膀吗?当然不会。可是如果这个肩膀是凌远的呢?

李熏然想起昨晚掌心里轻轻颤动的凌远的睫毛,心脏猛地一跳。

原来自己和凌远,早已亲密到远远越过朋友的界限了。

他掏出手机,看到屏幕上的00:48,叹了口气,给凌远发了一条短信。

【我今晚不回去了,你早点睡,不要熬太晚。】

凌远的消息回复得很快:【我就睡了,你也注意休息,记得吃饭。】

吃饭?李熏然被这么一提醒,突然想起来自己到现在还没有吃上晚饭,肚子立马疯狂地叫起来,整个人都委屈了起来:【你不说我倒没觉得,你一提醒我突然觉得自己快要饿到昏厥。】

【真没吃饭?你们能点外卖吗?有家外婆手工水饺24小时营业,送外卖,方便的话可以点。】

【好嘞!谢谢万能的远哥!】

李熏然捧着手机,几乎眼睛发光地问洪少秋和季白:“季队,洪先生,咱们都没吃晚饭呢,要不一起点外卖?有家饺子24小时都送!”

洪少秋和季白极其同步地抬起头来:“好啊。”

李熏然眨了眨眼。

两人对视一眼,季白直起身来凑到李熏然旁边去看饺子店的品种:“洪队来一份牛肉和一份白菜猪肉,我要一份牛肉和一份荠菜猪肉,外面那群小子每人来两份牛肉,李副队你帮你们队也都点上,今天大家辛苦,这顿算我请。”

李熏然飞快地点菜下单:“不用不用,季队,这次我来,实在不行,您请明儿的早饭吧。”

“也行,反正这案子一天两天结不了,机会多得是。”季白苦笑着点点李熏然的屏幕,“哎,这个虾仁三鲜看起来不错,再点两份吧?”

李熏然刚要下单,屏幕上又跳出来一条短信:【饿也不要吃太猛,小心积食。】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看你短信,不过这是朋友而已?”季队长笑出了声。


评论(7)

热度(70)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