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猫与白鸽11

涉及科学的部分都是我瞎吹盒盒盒盒盒盒盒


11

关南和艾瑞克是单线联系,除第一次关南主动联系艾瑞克之外,此后一直是艾瑞克以不同的账号和IP单线通知关南交易的时间和地点,平均间隔期为三周。现在距艾瑞克下一次交易时间还有一周,当务之急是整理并追回关南手中的材料,追查艾瑞克的背景,计划解救艾瑞克手中的被拐人员。

“近年来脑意识成像技术发展非常迅速,不仅局限于人脑功能与反应的应用研究,还扩展到心理学等更为广阔的领域,为大脑的工作机制和人类意识反应的探索也提供了全新的思路。”洪少秋指了指屏幕,看向季白,“三儿,首先使艾瑞克产生兴趣的这一块内容,是不是能对艾瑞克的背景有所指向?”

“可以作为参考,熏然,心理学研究所那边怎么说?”

“我把已经从关南那里追回的那部分材料发回给心研所,唐教授说这一部分材料里面包含很大一部分并不是关南和他老婆大舅子那种级别可以接触到的材料,也就是说,我们不仅得接着追艾瑞克那条线,还得在心研所内顺着关南往上查。”

“操,”洪少秋一脑袋撞在椅背上,“好他妈一盘大棋。”

季白拍了拍他脑袋:“行了出息点别丧。这样,洪哥你们队继续追查关南的材料,查艾瑞克用过的所有账号IP和记录,熏然你跟心研所熟,心研所的线先交给你们队,尽力而为,能查到那儿是哪儿,我们队去挖拐卖团伙,有问题吗?”

洪少秋和李熏然摇摇头。

“开工。”

 

李熏然走进病房的时候凌远正在给唐教授查房。

凌远一开始就是作为医生和李熏然认识的,尽管后来李熏然见过严肃机敏的凌院长,温和体贴的远哥,但是这个亲切严谨的凌医生,始终是李熏然的初心所向。

凌远查完房一转头,看见站在门口的李熏然,惊讶了一秒,又不由自主微微抿起嘴。他们有两三天没见着面,如今在这里相遇,倒恍如隔世。

他刚要说话,便听背后唐教授中气十足地大笑起来:“哎呀熏然,你怎么来啦,你有什么事直接给我发邮件就行,还专门跑这儿来,快过来过来,给叔叔看看,哎呦两年不见这么帅了!”

李熏然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蹭到唐教授床边,把手里的水果放在床头柜上:“唐叔叔,您又笑话我,您身体怎么样了?”

唐教授得意地一晃脑袋:“哎我这,小问题,凌院长都说我这恢复要比一般人好,是吧小凌?哦对了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小侄子李熏然,这是我学生凌远,都是青年才俊啊!”

两位青年才俊同时笑出了声,李熏然顺手从果篮里掰下一支香蕉剥给唐教授:“唐叔叔,我和凌院长认识的,现在我就住他家,咱们搭伙吃饭来着。那个,唐叔叔,实话跟您说,今天我主要是有点儿事,才过来打扰您,实在想请您帮我点忙。”

凌远自觉自动地告辞:“唐老师,我还有别的事,得先走了,您千万记住我跟您说的注意事项啊。护士都跟我出来一下,把门关上。”

“哎好,你去忙吧。”唐教授向凌远挥了挥手,接过了李熏然的香蕉,“好孩子,你说吧,什么事非得过来说?”

李熏然背对着监控摄像头,低声问:“唐叔叔,能不能麻烦您,跟我透露一下,我之前发给您的那些材料,你们所里有哪些人有权限接触?”

唐教授收起了笑容,凝视李熏然几秒,俯身在李熏然耳边列了一串职位。

“……除此之外,这些人的助理也有可能成为泄露机密的缺口。但每个人对助理的信任度不同,助理能接触到的深度也不同,这一块我就没办法给你打包票了。”

“助理?”

 

临走的时候,李熏然绕到院长办公室打算跟凌远打个招呼。

凌远正在看报表,一见李熏然进门差点丢下钢笔:“哎,你还没走呢?你着不着急?等我一下,楼下有家不错的潮州馆子,咱们一起去吃午饭吧?”

李熏然当然乐意,晃晃悠悠倚到旁边的柜子上给自己倒了杯果汁,伸手去摸墙上的照片。照片墙是凌远自己挂的,本科毕业的凌远,研究生毕业的凌远,博士毕业的凌远,当上院长的凌远,接受奖励的凌远。李熏然轻笑,原来凌远也有这样年轻灿烂青春勃发的年纪,并非一生下来就这么老气横秋。

他光顾着看墙上的照片和柜子里的奖状,一不注意绊倒了一个小箱子,低头一看,是一个凌远代签的快递。林念初?李熏然蹲下身,把箱子扶起来。

正好凌远签完最后一份文件:“熏然,干什么呢,走吧。”

李熏然站起身,心里不明不白地有点儿酸:“不好意思,这谁的快递,没注意把它碰倒了,不会弄坏吧?”

凌远着急来拉他手腕:“不碍事,不是什么易碎品,不管它,走吧再迟没座位了。”

李熏然任由凌远牵着走,对潮州菜毫无兴趣:“你们院里的东西都是请你代签的吗盒盒盒盒做院长真不容易。”

“哪儿啊,念初是我大学同学,特别熟,她在做手术我才帮她收一下,要是别人……”凌远突然停下来,皱着眉看向李熏然,“你怎么突然对这个快递这么感兴趣?”

李熏然歪着头径自往前走:“我就随口一问。”

凌远笑起来,两步追上去拉住李熏然的胳膊:“你是不是……”

“没有!”话还没听完李熏然就炸了起来,“不是说再迟就没座位了吗,还不快走!”

凌远忍着笑顺他后脑勺:“好好好,没有,行了咱们走吧。”

 

潮州馆子的清蒸鱼和锅塌豆腐做得是一绝,酸萝卜干也特别有味,李熏然本来就吃了两三天的泡面和外卖,一闻到这刚出锅食物热腾腾的香气立刻就撑不住了,客气也没客气就一大筷子豆腐往嘴里塞:“嗯!香!”

凌远看着这饿虎扑食的样子忍不住地笑,剔好了一块鱼肚子刚要往李熏然碗里送,手机就响了。

“喂,周科长,是,这是我们的问题,但是这个项目我们正在等着,您想想办法帮我们再重新审核一次,这次我一定亲自盯着,不再出任何问题,哎好,非常感谢。”

李熏然鼓着嘴巴睁着圆眼睛看他:“怎么了这么大火气?”

“我们人事部的老刘,做个报表都能出问题,现在项目审核过不了,真堵得我一头脑的。”

李熏然笑嘻嘻地给凌远夹了一块豆腐:“来来来,这豆腐特别好吃,吃了就别生气了啊。不过说起来,这种事怎么都得你一院长亲自盯啊,也太累人了不是?”

凌远很无奈:“尤其是医院啊研究所啊这种机构,所有的材料全得走院长手里过,出一点问题都得负责,唉,算了,不说这个,咱们吃饭。”

“所有材料都从院长手里过?”

“嗯?怎么了?”

“没事没事,远哥你吃这鱼,可嫩了。”

 

刚刚唐教授对李熏然说,关南那些材料最蹊跷的地方不仅仅是保密级别远高于关南所能接触的级别,更重要的是里面有三处极其隐蔽的错误,其中有一处是唐教授亲自过手的,原数据绝对被修改过,修改手法毫无漏洞,而错误的数据则将导致实际操作南辕北辙。根据关南在研究所里的表现来看,这种修改绝非关南可为。

这些问题提交审核时并没有被打回修改。

心研所内部出了问题。


评论(4)

热度(51)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