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庄】灿烂人生

送给 @慕似 的李熏然×庄恕

想给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人以爱,使他们永远灿烂下去,做这个世界善意的灯塔

后续【然庄】预谋童话

如果一个人一生中遇到的艰难太多,遇到幸运者的时候他往往会有两种情感,羡慕,或者嫉妒。

前者倾向于呵护,后者倾向于毁灭。

李熏然沦落到相亲市场上,庄恕猜原因可能是刑警真的不好找对象,或者李熏然眼光高,更可能是兼而有之。

但李熏然窝在沙发上嚼着薯片回答他说:“什么呀,遇到你之前,我从来就没想过这事儿,但是我一看到你照片,哇我就知道我想要的人来了。”所以其实不是我沦落到相亲,只是我不太会偶遇。

你看,人生中第一次关于爱的尝试,李熏然就得偿所愿,庄恕从厨房里笑眯眯转头看他一眼,百感交集。

 

李熏然这人吧,真要说,就一个好字。

特别好。

照李熏然他妈的说法,小时候抱出去遛一圈,回家的时候李熏然的帽兜里得揣上十来种小零食。小东西从小嘴甜大方,冲着四十岁的红唇邻居喊姐姐,收来的零食转头就分给广场上踢皮球的小朋友换自己当大王,借花献佛空手套白狼,顶着一张笑脸全世界都喜欢他。

庄恕笑眯眯地陪着李家妈妈翻相册:“那长大了呢?”

李家妈妈特别得意:“嗨,长大了,成绩好,他想干什么咱们也就随他心愿,毕竟人辛辛苦苦一辈子,不就是为了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儿嘛?好家伙,二话不说报了公安大学,当刑警。行,当就当吧,咱老俩口养老退休一点不愁,不指着他养活,哪怕……是吧,我们也骄傲。”话是这么说,眼圈却红。

连最坏的打算都做好,接受一个贤惠温柔,知书达理的男媳妇又有什么呢?

李熏然就是有这样的特质,这样不被理解不被支持的事放在他身上都会让人觉得理所当然。

 

庄恕比李熏然大上六岁,可以抱两块金砖,福气当然也要给他双倍的。

仁合管理良好,庄恕又是外籍专家,不到大事也不怎么劳烦他,因此大多数时候都能准点下班。李熏然一到点就美滋滋地给庄恕发短信:“下班了吗?今天想吃牛肉羹,炒蒲菜和你上回做那个一虾两吃!”

偶尔,好吧不仅仅是偶尔,小李警官丧气地在短信后头加一个哭脸:“哥我今天不回去了你早点休息:(”

这种时候庄恕就要思考一下,警局允许家属送饭吗?

 

小李警官长得好看,所有人都知道。

但是一定没人知道小李警官在家是怎么一副烂泥样子,连他爸妈都不知道。

湿漉漉的穿着庄教授同款白T恤灰裤子的李熏然,脖子上挂着毛巾,一头栽进沙发里,两条长腿一缩就卷成了一团:“哥,要我帮忙吗?”

真的等庄恕把蒜拿来让他剥的时候又要撒娇:“我洗过澡了剥这个有味道。”

“那你装模作样问?”笑着白他一眼,把蒜收回围裙的口袋里。

“客气客气嘛,真的要我帮忙吗?”

“要,过来帮我理蒲菜。”

“嗷……”脸埋进抱枕里,“加了一周班超累。”

庄教授面无表情地勾芡:“你要真累今晚我去客房睡,不打扰你。”

“别别别我一点都不累,理蒲菜是吧?我还可以帮你拆虾!”

蒲菜已经理过一遍,虾也洗干净了,其实也不是真的要他做什么事情,只是厨房里面塞上两个人的时候就会异常充实而温暖,不断发酵的幸福几乎可以从这逼仄的空间里漫出去。雾里看花灯下看人,厨房的灯是浅黄色的,庄恕的脸在水汽里被镀了一层金色,李熏然手上有虾汁,只好凑过去用脸颊蹭一蹭对方的:“哥,你真可爱。”

“什么?”

 

要说可爱,李熏然肯定是比庄恕“可爱”一百倍的。

一个年轻的男孩子,一双圆眼睛,一头小卷毛,腰背总是挺得笔直笔直的,笑起来脸有一点点皱,像酒窝一样。爱笑,嘴甜,一把细细的腰在束进裤子的衬衫里灵活地转动。庄恕觉得这简直是自己见过最可爱的人了,恨不得把他放在手心上捧起来,要什么都给他。

可是这个人一点自觉都没有,非要每天把自己放在这个世界最黑最脏最泥泞的地方,在流动的或者凝固的鲜血里翻腾。

那又怎么办呢,还得爱他。

 

被小自己好几岁的男人按在沙发上,庄恕总免不了有点耻。怀里的抱枕被扯出去,沙发上可没有亲爱的小被子。

李熏然笑嘻嘻地亲他的眉心鼻梁和脖子,在锁骨上小口小口地咬:“哥~”

这种时候说什么都是诱惑,低低的声音从皮肤渗进血管里,爱欲随着疯狂的心跳奔腾不息。

“哥,喜不喜欢?”大男孩小男人总有点不合时宜的虚荣心。

庄恕纵容他:“特别喜欢,啊……”

还是不能纵容,李熏然狠狠往里顶了一下,一口咬在他泛红的肩膀上:“你对我太好了。”

庄恕紧闭着眼喘气:“慢,慢点……”

“你为什么这么好?”

还能为什么呢?“因为特别喜欢你。”

小爱人脸上有一点和动作不相匹配的柔软娇意,他自己都不知道:“听起来我好像无理取闹的小女生。”

“当然不是,是我自己要说的,是我特别喜欢你,我爱你。”

其实还有一些原因,庄恕的脑子也想不太清楚,他太羡慕李熏然所受到的全部爱与善意,这些使这个男人充满了无限的热量与生机,使他足以拯救一切。庄恕从来没有感受过。于是他要好好地保护李熏然的美丽世界,交付全部的美好与爱,让他永生永世地灿烂下去。

李熏然这样存在着,就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信任的希望。

 

评论(28)

热度(134)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