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庄】预谋童话

【然庄】灿烂人生后续,李熏然视角

依旧送给 @慕似 


要让李熏然来讲这个故事,就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哇我哥对他自己到底有什么误解?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讨人喜欢?”

 

对一张证件半身照一见钟情,李熏然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

所以一定要去看看那个人,哪怕就为自己一瞬间的鬼迷心窍呢。

李熏然抽了一个下午,跑到仁合医院,人民警察当然不会占用公共医疗资源,他就傻愣愣地站在胸外科的走廊边上,假装在等什么人。

庄恕从他身边走过去,头发梳理得很整齐,表情严肃,眉头微皱,菱形的唇颜色很淡,里面穿一件宝蓝色衬衫,没系领带,最顶上的扣子开着,白大褂仿佛量身定做,腿很细,皮鞋擦得很亮。

用被训练过的刑警的观察力去看一个过分美丽的人,算不算公器私用?

李熏然把脸埋进手掌里。

我的天。

 

相亲这个主意可以说是所有相遇预谋里最最最馊的一种了,然而小李警官对于感情方面一无所知,对庄医生也一无所知,既不打算违反规定窥探公民隐私,也不打算真的和那个人做平行线。

十岁以后就再也没撒过娇的小李警官,眨着眼睛直接对着妈妈发了绝招:“妈,我,我真的喜欢他,你帮帮我好不好?”抱起来转一圈不说,还要在脸上亲一下。

李局长在客厅咳了一声。

 

无所不能的李妈妈借故离席,桌上只剩下相亲双方,李熏然有点紧张:“庄先生,那个,我在仁和医院的专家墙上看过您,真是年轻有为……”

李熏然你在说什么你怎么不赶紧一头撞死在你面前这块愚蠢的提拉米苏上啊啊啊啊啊!

然而庄医生笑出了声。

他笑起来可真好看。

 

当笑容从礼貌变成宠爱的时候,李熏然毫不犹豫地搬进了庄恕家。

庄医生的高超技术可不是坐在沙发上看教科书看出来的,实打实的手术需要大量的时间和体力。李熏然把他拉到沙发上,把他疲惫的脑袋放在自己全身上下唯一算得上柔软的肚皮上,尽管那里也有六块腹肌。

庄恕闭着眼睛浅浅地呼吸,在太阳穴上打转的手指让他舒服得一句多话都不想说。李熏然的指腹缓缓向下,指节轻轻刮过他薄薄的眼皮。一轮刮完重新开始的时候指尖会碰到高高的鼻梁,那里真让人心动,李熏然得极力克制才不至于让手指脱离轨道,顺着那悬崖峭壁滑下去,然后掉落到浅红色的温柔陷阱里。

这样想的时候其实已经被全面俘获了,李熏然俯下身,轻轻亲了一下庄恕的唇。

一下,两下,三下,从此再也跳不出来。

 

庄恕依旧闭着眼,笑着握住李熏然的腰:“真细。”

李熏然的双手撑在他脑袋两边,听见这句话忍不住又俯身亲他一口:“细吗?想不想知道细腰有多大的力气?”

庄恕微微侧过头,他不太容易脸红,这个动作已经属于较高级别的害羞了,李熏然舔着他耳朵笑他:“想到什么了?”

庄恕回答说:“想你呢。”

哎呀,李警官自己的脸倒红了,于是他极尽掩饰地把自己埋进一片松软的土地里,一朵一朵地种出全世界最鲜艳的玫瑰。

每一瓣都要珍藏。

 

关于庄恕的其他事情,李熏然也是慢慢才知道的。

他不想瞒着庄恕做任何事情,也不想给庄恕添任何一点麻烦,于是他直接捏着庄恕的肩膀问:“你想要我帮你吗?”

庄恕犹豫了一下,终于回答说:“不用,我自己可以。”

于是李熏然真的完全忘记这件事,一心一意只要给庄恕一个固若金汤的后背。这个人明明是医生,却要为亲情和正义打一场鲜血淋漓的仗,李熏然当然知道有多不容易。

可是没关系,让他放开去打,无论他拖着怎样的断肢残骸回来,李熏然都有本事把他完完整整地拼回去。

就凭李熏然需要庄恕这一件事,就足以让庄恕无所畏惧又自我珍惜。

 

庄恕有种成年男性无法摆脱的责任感,简单来说就是大男子主义和父爱泛滥。

当然李熏然不可能随潮流叫爸爸,庄恕也绝不可能爱好这种羞耻到顶点的情趣。

他顶多在两吃虾面前对着李熏然“我的妈这个菜超超级好吃”的表情得意地问一句:“你是吃出了父爱吗?”

李熏然完全纵容这种父爱,一步步彻彻底底把自己从里到外全部打开,像一只刺猬露出肚皮,或者猫咪伸出肉垫。刚开始其实是不太容易的,敞开意味着全面的信任和不要脸。对于奔三的大男人来说,前者容易,后者不太容易。

对于递到面前的抹布,李熏然发现,耍赖比立刻接受会让庄恕更愉快。“离了我不行”可以满足所有人类的虚荣心,激发最深处的保护欲,使一切付出都转化为幸福感。所以呢,在庄恕加班的时候,李熏然可以打扫卫生,整理橱柜,缴纳水电费,重新铺床,但是只要庄恕在家,李熏然就一定是天底下最最最娇的小动物。

这只小动物会给庄恕编织一个最最最完美的童话世界,让他知道,这世上真的有爱情,亲情,信任,正义,公平,美好,真的有他想要的一切东西,也真的都能得到。


评论(22)

热度(129)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