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赵】摸骨见心

 @楼诚深夜60分 的美人骨

俩医生吵架吧,要不吵手术方案,要不吵医风医德,像他们这样儿的,没见过。

“我跟你说我上次带你去的那家羊肉串保证是全嘉林最好吃的辣椒孜然地沟油吃上一顿那老鼠肉香味能带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幸福感在你口腔里残留整整24小时!”

“你那羊肉串才开了多久?这家炒面摊已经开了二十八年了,我小时候就吃过,印象深刻,到现在这味道都是一点没变,连豆干都是一样陈年老卤的香。”

“你说你这人有劲没有吵个架也那么慢条斯理的一点生活激情都没有不想跟你吵了我自己去吃我的羊肉串你别跟着我谁跟谁是狗。”

“哎,哎,你说你们八零后这脾气,一言不合扭头就走,能这样吗?”

“不能不能不能你管我能不能!你这一张嘴代沟就跟九天银河似的王母娘娘的簪子都没你手术刀利索怎么着想学牛郎织女啊你再说今晚沙发睡去!”

“好,好,我的错,我的错,你这哪是牛郎织女啊你这是雷公电母,行了咱们各退一步,请你喝牛杂汤。”

“哪家牛杂汤?好喝吗?”

“店家每天现熬的牛骨汤,切上煮的透透的牛心牛肺,正好凑咱俩本行,走吧?”

“你付钱。”

“没问题。”

 

那家店很有特色,店名叫犇,专做牛生意,凉拌牛眼卤牛头,牛骨炖汤烤牛肉,煎炒煮炸样样口味一流。

赵启平一口咬上喷香带汁儿的烤牛肉时已经彻底原谅了庄恕,两眼发着亮地对庄恕笑:“厉害了我的哥,你回来还专门考察过街边美食?我在这城市住了三十年也没发现这么个好地方。”

庄恕非常得意:“那可不,要不怎么说能力强的人做什么都厉害呢?不是我吹,你嘴里这牛肉,回家我就能做出一模一样口味的来。”

赵启平盒盒盒盒嘘他:“一般一个人开始说‘不是我吹’的时候,他就是要吹了,你这也四十多岁了吹得时候可注意着别闪了舌头。”

“吹不吹,下次吃到你就知道了,”庄医生灵巧的手翻来覆去摆弄一根小吸管,“这是干什么的?总不至于拿吸管喝牛骨汤吧?”

“一看就是外行还好意思吹,这是吸骨髓的,”赵启平把敲开缝的牛骨咔嚓一下掰开,“喏,看见没,可香了,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下里里外外的组织?”

庄恕把吸管戳进去:“闭嘴吃你的烤牛肉。”

赵启平得意忘形地拿筷子戳起一片牛杂汤里的内脏送到庄恕眼面前:“不让我介绍那你介绍吧?我记得庄教授今儿做的是肺上的手术?给我介绍介绍肺组织的常见病变?”

庄教授微微抬头白了他一眼,面不改色地把他的筷子尖上的玩意咬进嘴里。

那只骨节分明的手稳稳地缩回去,又伸出来轻佻地刮了一下庄恕脸侧鼓起来的部分。

 

赵启平有一双很漂亮的手,从骨子里漂亮的那一种。

其实应该说赵启平有一整副精致的骨骼,在薄薄的表皮底下撑起了赵启平的全部美丽。

起初认识没多久的时候赵启平就恭维庄恕好看,那时候庄恕微微睁圆了眼睛,说四十多岁满脸褶子还有什么好不好看的,赵启平笑眯眯回答说,“我是骨科医生,美人在骨不在皮,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庄恕想,这种鉴赏能力,可能是从小照镜子练出来的。

 

对镜苦练三十一年的撩妹技术最后全使在个四十岁大老爷们身上,庄恕采访过赵医生是否后悔或者遗憾。

赵医生端着架子眉毛一挑:“辛苦练技术,不是为了一定要一点不剩地派上用场,而是为了在真正需要的时候可以不慌不忙地完成使命,为全世界人民的幸福生活添砖加瓦。”

嗬,瞧见没,都是白衣天使谁还不会吹牛咋地,庄恕克制自己嘴角的笑意继续问:“您觉得您的使命是什么?”

“治病救人。”

“请论证一下撩妹技术和治病救人的伟大使命之间的关系。”

赵启平坐直身子,向庄医生微微前倾,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庄记者很听话。

赵医生慢慢慢慢地朝他凑过去,稳稳地停在他鼻尖前头:“你心跳加快呼吸不畅,”嘴唇贴上去,舌头勾一下,再轻轻吹一口气,“看见没,我又救你一条命。”

胸外教授庄医生任凭心跳沸腾呼吸紊乱:“怎么叫又?”

漂亮的手指从锁骨滑下去一根根拨动肋骨:“第一次见面握手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以后肯定会喜欢我,我要是不喜欢你,你就没命了,所以,你说这是不是第二次?”

低沉的笑在胸腔里震动:“人家摸骨算命,赵医生摸骨见心。”

“我见着的心,可放在庄大夫的胸腔里了,麻烦您,千万给收好了。”

评论(42)

热度(208)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