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猫与白鸽13

13

 

由于时差问题,艾瑞克的信息是凌晨五点发来的。

香港世纪之缘大酒店,430室,29日。

 

李熏然从床上翻起来,把躺在他房门口的猫咪吓了一跳。

“现在直接去香港?一共去多少人?机票好订吗?主要是人少了我怕安全不能保证,我们跟香港那边是一点都不熟啊。”李熏然夹着手机飞快地把T恤和长裤揣进旅行包,“行吧,没事这不影响,那我过去了啊。”

凌远听见动静从房间里探出来:“怎么了?”

“我得出趟远门,不知道多久,可能手机什么的不方便用,你在家好好吃饭休息不要担心。”李熏然换好鞋子,又回过头来,“等我回来,有话跟你说。”

凌远上前两步拉住他:“现在就说。”

“来不及了。”

“那就长话短说。”

李熏然深吸一口气,一把抱住凌远:“别怕,等我回来。”

 

香港之行由季白领队,为了尽量缩减人员避免引人注目,队中只有李熏然老李梁宇和两位充当被拐少女的警花。洪少秋和其余警员留在潼城继续查拐卖团伙和心研所内部问题。

临走前李熏然交给洪少秋一个笔记本:“标红书签的地方是我对这一系列案子做的笔记,你可以作个参考。能帮你的人我也给你联系好了标在后面,可以放心问。”

洪少秋拍拍他的肩:“知道了,你们千万注意安全。”

 

世纪之缘大酒店名字听着气势磅礴,实际上却是地势偏远不太引人注目的一个小酒店,看起来主要为当地普通居民的红白喜事服务。一般这种酒店知道的人并不太多,外国旅客更不可能随便找到,季白一行人刚入香港就联系了当地警方,对酒店附近的居民进行搜索排查。

意料之中的一无所获。

 

李熏然翻着手机私密相册保存的材料照片,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心研所的材料,尤其是那种级别的材料,应该是会从院长手里过的,虽然错误很隐蔽,但结果相差很大,唐叔叔都能看出来明所长没道理一点都不注意啊……要么这份材料不是从心研所内部窃取而是有人故意改过之后给他……那这个人肯定是知道关南是间谍,知道而不报警却要拿错文件给他,怎么想也说不通吧……”

季白凑过来看他:“还在想呢?这个不是已经交给少秋了吗?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养精蓄锐,配合当地警察搜查可疑人员,为明天的见面作好准备。”

李熏然皱着眉看他:“我总觉得这个艾瑞克,和心研所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但我有点理不清楚。”

季白从怀里摸出纸笔:“不管什么猜测,你写下来给我看看,写着写着就清楚了。”

李熏然点点头,找了一下摄像头的位置,放心地发现季白的身体正好挡住了面前的纸:“首先,在孙勇案子上,明诚顶替了许光明来对孙勇进行意识探测,我猜测明诚对孙勇的情况有着超乎我们预料的了解。第二,错误的材料,无论是提交到科室主任还是院长副院长处,都必然会被打回修改,但从系统记录看那些材料是一次性审核通过的,没有修改过,我猜测,关南得到的材料很有可能不是从系统或者档案处窃取,而是有人故意修改之后交给他,因此我猜测这个修改材料的人对关南及其背后的人有所了解,并且想对他们进行误导。第三,心研所所长明楼,读获心理学博士和数学硕士学位,是明诚的养兄。所以我猜测……明楼和明诚,很有可能非常了解孙勇、关南的相关案件,了解艾瑞克及其背后的组织,并且,和他们有过或正在进行着某种方式的交流和交易。”

“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猜测。”季白紧缩眉头。

“对,都是猜测,”李熏然叹了一口气,“无论我查明楼还是明诚,都一无所获,一点漏洞都没有,我实在不知道他们是真的没有问题我猜错了还是他们隐藏得太深。”

“明楼,明诚……明氏集团的总裁明镜,跟他们是不是一家?”

“是的,”李熏然几乎倒背如流,“明氏集团的上一任总裁明锐东是明镜和明楼的父亲,二十年前明氏夫妇死于车祸,次年明镜成年接管明氏集团,十七年前明家收养了幼弟明台,现在是香港大学的学生,十六年前明家收养了明诚,这些东西基本上都不用翻档案,从网上都能扒得到……”

“等等,明台是香港大学的学生?”

“怎么了?”

“今年刚招的国安人员名单里头也有一个明台,这名字,不太容易重名吧?”

“啥?”

季白烧掉李熏然的笔记:“现在假设,明楼和明诚了解艾瑞克及其背后的心研实验组织,那么他们探测孙勇的意识、修改材料数据就是有意识的安排,很显然,他们的目的绝不是帮助那个组织,甚至是在扰乱他们的实验。但是,如果他们知道拐卖人口和机密泄露的相关案情,他们为什么不报警,而是要通过这种方式去阻止他们?这无论在道德上还是逻辑上都说不通。”

“我觉得……”李熏然刚要开口,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竟似是爆炸的声音。他们落脚的宾馆周围是居民区,如果发生爆炸很有可能伤及群众,一时间宾馆里的队员们全都冲出了房门跑到走廊上观察情况。

一朵小小的黑色蘑菇云从低矮的房屋之间升起。

“季队!那是世纪之缘的方向!”

“你们都回去!李熏然,你把他们带回去,我去看一下!”

“我跟你一起去!”

“行,其他人回房间联系当地警方,保持手机通畅!”

 

爆炸地点不是世纪之缘,而是酒店旁边的一家小杂货店,所幸爆炸时店主被叫出去领一批货物,没有人员伤亡。季白站在变成废墟的店铺前面,向四周看了看。

世纪之缘四楼楼梯间有个身影一闪而过。

李熏然拳头立刻收紧了:“季哥!窗户上的瓶子!里面是汽油!”

两个人拔腿向里冲去。

墨绿色的啤酒瓶倒了下去,浅黄色的液体流出来,在白色的地砖上流出一道小小的河。

“现在酒店里至少还有近百号人,现在必须立刻疏散,拉设警戒带!”

楼梯上白色的油桶也倒了,油液顺着壶口一滴一滴打出小小的水花。

“季哥你在外面帮助群众疏散,我进去看看能不能拖延时间避免爆炸!”

“李熏然你他妈给我回来!”

当地警察陆续赶到,酒店里慌乱的人们拥挤着堵在门口,口哨声与喊叫声乱成一团。

汽油顺着台阶流到了李熏然的鞋底。

“Hi,李熏然,我等你好久。”

熟悉的温和礼貌的低音炮,缓缓从头上砸下来。




职业与专业内容全是瞎吹,有情节需要但是bug非常明显的内容,笔力与脑力不足,非常抱歉。

评论(25)

热度(73)

© 于照 | Powered by LOFTER